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A Finally Valentine(5/5/完)

CP:RoyJay


分级:PG


注意:闪点背景。一个老司机水平的刹车。终于写完了,想开车,下次要开车。


05.

Jason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Roy的周围了。

自从那次火灾之后,孩子们喜欢上了Roy,Jason就不再像过去那样围着Roy转个不停,尝试他的“心理辅导”了。当然,最近重建修道院的工作让Roy忙了起来,Jason也要去上学——但是Roy还是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

或许他觉得我不需要他了?

Roy倒在床上,盯着屋顶。即使如此,在任何时候都看不到Jason也有些奇怪。

不知道Jason在闹什么别扭。Roy站起身去给炉子添柴,初春的天气仍有些寒冷,修道院的孩子暂时安置在其他地方。Roy从窗口望出去,修道院内还能用的几间房子早早的就熄了灯,四周一片寂静,只有树叶的影子在作响。

一个人突然从灌丛的阴影中走了出来,Roy吓得后退了一步。

那个人很快走到窗边,伸手敲敲窗。

“Roy,开门。”

Roy看到那是背着单肩包的Jason,他打扮的就像是刚放学回家的高中生,然而这可不是高中生该在外面游荡的时间。

“哇哦,我是说,”Roy打开门让Jason进来,一边啧啧称奇,“第一次看到你表现得符合年纪。”

“得了吧,我也是普通人,我也需要学位。”

“我是说夜游。”

Jason扬起了下巴,他将背包和手里的瓶子一起丢给Roy,然后脱掉自己的“青少年帽衫”(Roy命名),走向浴室:“从别人的生日派对上逃回来的。”

Roy仔细看了看手里的瓶子,双倍巧克力波本,很难说是好品味。他对着Jason的背影表示疑问:“聚会?你们还不到喝酒的年龄吧?”

“嗯哼,这就是为什么我回来了。”

看到Jason走到浴室,Roy连忙跟上:“你要在这儿洗澡吗?这里可有点……”

Jason从后背掀起T恤,把衣服从头上脱下来,露出了赤裸的后背。

“……冷。”Roy飞快的把目光移到天花板上。他听到了揶揄的笑声,这个小混蛋最好对他的所作所为有所觉悟。

“那么,”Roy轻咳了一声掩饰尴尬,他把目光移向Jason带回来的酒,“最近是什么好日子,这是给我的礼物吗?”

“你倒是提醒我了,我可以先来一口暖暖身子。”Jason从浴室折返。

“你还不到喝酒的时候……”

Jason打开瓶子啜了一小口,然后搂着Roy的脖子亲吻住了他,Roy从Jason的口腔中尝到了一丝甜味,混杂着香草的气息,和Jason的味道。这并不是一般的利口酒,但还是甜得Roy头脑发昏,琥珀色的酒液在他们口中荡来荡去,渐渐一滴不剩,柔和顺滑的气息飘荡在整个空间里。这酒的度数绝对很高,Roy这么对自己说,他正把Jason压在墙上亲吻,Jason抬着头任他品尝,少年用力地拥抱他,皮肤相互接触摩擦的地方传来能让大脑升华的快感。

Roy只觉得自己丧失了理智,他亲吻着Jason的脖颈,在上面咬出痕迹,少年发出了一声呻吟,这声从喉咙中发出的小猫一样的呜咽将Roy拉回了正路,他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在做什么。

“好了,到此为止。”

Roy推开了Jason,狼狈地用手捂住额头,后退了好几步直到自己退到墙边。“到此为止,到此为止。”他不敢看Jason的表情。上帝啊,他在做什么,要是Jason没有出声他肯定不会住手,天知道他刚才满脑子的欲望都在叫嚣着让他几乎要把这个孩子吃掉。

“是我先开始的……”Jason的呼吸还没有平静下来。

“不是谁先开始的问题。我是成年人,这必须要由我来喊停。”

Roy始终低着头,抗拒着直面对方。Jason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然后Roy听见Jason摔上了浴室的门,还有浴帘被大力拉扯的声音。

 

“Jason,你生气了么?”

Jason在浴室里耽误了好久,但是Roy并不站在可以想象他做了什么的立场。他只能裹着毯子坐在火炉旁的床上努力把各种绮念驱逐出脑海。他还特意加了很多的煤让屋子暖和起来,最好也能让二人之间的气氛缓和下来。作为一个,天杀的,成年人,他要做好大人的典范。

穿好了衣服的少年坐在Roy身后,用屁股拱拱Roy示意他让开一点位置,并在Roy挪动的一瞬间靠了上去,将赤裸的脚收回两人分享的毯子内。

“你在看什么书?”

Roy听到了书页的声音,被当作靠背而无法回头的他还在努力寻找话题。

“《呼啸山庄》。”

“嗯。”Roy终于得到了回应,把自己的毯子让出了更多的部分,透过衬衫传来的温度有些凉,这让他想起刚刚少年嘴唇和身体的触感。

“在修道院看的话会被打扰。”Jason多加了一句解释,“这本书看得我很郁闷。”

“是吗,还好我对软绵绵的爱情小说不感兴趣。”

“你不是在针对我吧?”Jason抬起了下巴,转身将胳膊肘压在Roy肩上,但是由于体型差距,这看上去根本不是那种“你再说一遍啊bro”的动作,反而有点——可爱。

少年的体温更多的传了过来,Roy收起了自己的心猿意马,直接抓着Jason的手臂,把他拖进自己的怀里。

“我说了这里很冷,”Roy让Jason安顿在自己腿上。 Jason的后背和他的胸膛只隔着两层衣服,凉凉的触感让Roy打了个冷战。“你还一定要留下来。”

Jason轻轻撞了一下把头搁在自己颈边的人,语气放缓了一些:

“刚刚是你把我推开的。”

“是的,我还用了好大的劲才冷却下来,现在的我是无害的。”

Roy用喉咙轻声哼着歌,他的胡子在Jason脸上蹭来蹭去,终于让他的小男孩儿笑了出来。Jason躲避着胡子攻击,合上书全力参与战争,并且成功地制服了Roy。他盯着Roy的眼睛,露出了那种得意又可爱的笑容,然后在Roy的唇角留下了一个吻。

“情人节快乐。”

少年说完就把自己藏进了毯子里,藏得滴水不漏。Roy回想起自己那次见到Jason,在一座发霉了的陌生城市里,度过一个严苛的冬天,饱受小丑与蝙蝠侠与各种帮派之扰,然后他遇到了Jason,一个固执又有趣的孩子。谁知道他会该死的迷恋上了他,迷恋到不行。他需要什么呢?Roy需要的是一个归宿,一个朋友,还有一个心灵伴侣,这些全都是Jason给他的,在他甚至不知道自己需要的时候。

好吧,他完了。Roy给自己判了刑。

 

当那辆气派的跑车停在修道院前面的时候Roy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是从车上下来的那个人,和他的车一样气派的金发与山羊胡在Roy面前亮相的时候,Roy如同被毒蛇咬到一般吃惊。他后退了一大步,瞪着面前打着慈善的称号跨城而来的Oliver:

“你是怎么——?”

Oliver举起了手里的报纸,哥谭市民报上刊登着孤儿院失火的消息,上面照片的一角是和Jason跳出窗外的自己。

“好吧。”Roy无话可说。没错,要想永远隐匿自己,只能一辈子不与任何人有联系。他自己也是知道这一点的。

“回来吧,Roy,我知道我之前对你的关心不够,你得到的东西太少了。”

“不,你不知道。”Roy叹息了一声。“反而是我得知的东西太多了。”

“你忘了我们曾经的理想吗?想一想我们的研究,那可以改变世界。”Oliver就如同之前一样,自信满满,笑容发光,“战争已经发生,我们不能坐以待毙,看着那群人在我们的土地上为所欲为。”

“至少现在还不是在我们的土地上,”Roy冷冷地说,“而我们研究的东西,现在还看不出来有什么能够制止战争的,反而一直在不停地加剧伤亡。”

“强有力的武器就能成为威慑,而这需要你的头脑。”

“我是不可能回去的。”Roy摇摇头,他搬起修道院重新粉刷的油漆桶走进里面,拒绝再与Oliver交流。

“如果你就甘于此,Roy。”Oliver临走前说着,然后他对着Roy的背影喊道:“欧洲已经沉没了。”

 

走到后院的时候,Roy看到Jason坐在那辆老旧的福特车的前盖上,手里玩着Roy一直在用的扳手。

Roy放下油漆桶,摘掉脏兮兮的棉织布手套向他走过去。

“怎么,你也会修车吗?”

“不。虽然不会,但是我卸个轮胎还是很快的。”

“卸轮胎,好吧。”

“那你要教我吗?”Jason坐在车前盖上,偏着头看Roy,露出一个微笑。

Roy感到自己被调戏了,只能像是青春期的小鬼一样羞涩地转过头。这个笑容让他想起那个美好的晚上和吻,Roy只能不去看着面前少年的嘴唇,以防自己再越过那条线:

“你最好快点长大,你也不想把我送进监狱吧?”

“我怎么也不可能比别人更快。”Jason如是说。他把头埋在Roy的胳臂里,Roy能感觉到升起的热度。Roy觉得自己曾经的远大志向可能要就此化为乌有了,他想留在Jason身边,哪怕只是做个管理员。要是Jason最后在城市定居,他就在那里随便开一家汽车修理部,只要闲暇时搞搞geek的东西就足够了。他都已经有个天使了,还能奢求些什么呢?

“但是世界可能不会让我们这么安稳。”Jason的叹息让Roy意识到自己把心声说了出来。Jason抓着Roy的外套,把玩着拉链:“你还没问过我那场火灾的细节对吧?”

没错,Roy只知道那是超级英雄打击反派时误伤了修道院而已。

“我就像平常一样,你知道,在熄灯之后溜出去找你。抱着一堆DVD,想着要分出胜负,再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复仇女神——灾难几乎是瞬间发生,一道火光从我头上飞过,我看着它击中修道院,然后大火吞没了房子。

“那时我已经到了你的门前,但是你却不在,一片漆黑。神父没说他和你出门会很晚才回来,我以为你又离开了,一片混乱。我只能跑回去,打开大门,拼了命地把大家叫醒,疏散人群。能帮助我的人不多,大家都忙着应付战争,和那些灭绝人类的罪恶。我们只能自己救自己。

“如果你曾因为没能帮助别人而失望——那么我告诉你,在那个燃烧的房间里,你拯救了我。我见过人最坏的样子,那绝对不是你。世界会因为超级英雄而振奋,但是他们会拯救到每个人吗?不可能的,能让世界变的更好的是我们,是我们普通人。是你和我。

“如果这个世界有什么不对劲,那么把它变好是我们的义务,因为这是我们生活的地方。我有能力救一些人,我们就要去救。让好人不至于堕落,让坏人不逃脱惩罚,把被战争扭曲的地方矫正回来,找到终结这一切的方法。”

“所以你会去吗?”

Jason抬起头,坚定的目光一如既往。Roy紧紧抱住了Jason,他亲吻着Jason的头顶,眼眶湿润。他知道,他知道面前的这个孩子有多坚强,又有多善良。

“这世界充斥着恶魔。”Jason说道。

“是啊,我们都努力抗争着。”Roy也附和着。

 

“我该跟你好好的道个别,但是我怕我会不想离开。”Roy坐进车里之前拉住Jason的手,他看着Jason的双眼,“等我回来之后,我们再一起看星际迷航,到时候你或许愿意和我讲一讲你的过去。我还要教你修车,或者先教开车——我们都做最大的努力,像你说的那样,然后等着我好么,我会回来找你的。”

 

但是Roy没回来。

亚特兰蒂斯与天堂岛的战争还在持续,整个东海岸沦陷于战火之中,这是一场大战,将要终结一切的战争。世界确实变得更疯狂,人们追求和平的努力变得不值一提,但是抗争从未停止。

Jason踢开躺了一地的打手,走到一边,半个身子靠在墙上,从口袋中抽出一根American Spirit叼在嘴上,虽然他既没有带打火机也从没抽过香烟,但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从烟丝中流过的空气就可以麻醉人的精神。

Jason对于科波特与韦恩掌控这座城市的犯罪与治安并无不满,同样不敢对黑夜的法外者蝙蝠侠有所怨言,毕竟他曾将Jason从小丑的手中救出来过一次——这件事Jason曾经想告诉一个人,但是最终错失了机会。这两位大佬是哥谭还未被摧毁的唯一原因。不过自己的地盘要自己保护,这一点总是没错的,他这些年学的东西除了教义还有如何去抗争罪恶,这是在哥谭的必修课。

“这世界充斥着恶魔,Roy。”

Jason吹了吹额前的白发,将整只烟揉碎了丢在地上。他把关掉保险的手枪插回大腿外侧的枪套,宽大的神父袍遮住了武器而烟草盖过了手上的火药味,这样至少回去的时候不会吓到孩子们,他还要给他们准备晚饭。

他看到有个女孩儿在耶稣像前哭泣,他走到她身边,脱下外衣罩在她身上:

“糟糕的一天,不是吗?”

 

END

 

////////////////////////////////////////////////////////

几个混合着官设的私设背景:

1.神父Jason出场于闪点世界这本漫画中,能使用魔法的女孩Traci为了阻止因家人死亡而疯狂的父亲消灭亚马逊人和亚特兰蒂斯人四处求助,在教堂前遇到了Jason,为她指明了方向;

2.闪点世界中Jason说自己曾经死过一次才成为了一名神父。Martha Wayne变成的小丑又因Bruce的死亡有诱拐小孩的恶行,所以私设把Jason的遭遇改为被小丑抓住,失去了朋友又差点死去,患有小丑型PTSD;

3.私设收留Jason的神父也叫Tomas,和老太爷同名;

4.私设缩小了Roy和Jason的年龄差距;

5.闪点的绿箭并不是超级英雄之一,他只是收集反派所使用的科技与能力加以研究,却导致反派进攻不同地区的研究所造成了大量伤亡。私设Roy比Oliver早知道这一切,因为良心的谴责离开绿箭企业(Oliver的企业)到处流浪;

6.闪点里没有超人,钢骨作为政府的代言人比较活跃,所以私设Jason用“我是钢骨我无所不能”来讽刺;

7.闪点里亚特兰蒂斯和亚马逊的战争打到欧洲都沉没了一部分,私设这是Roy打算阻止战争,回去和Oliver并肩作战的原因;

8.最后Roy死于Oliver私生女的复仇行动。名为绿箭的导弹并没有取得应有的效果,附带着这枚导弹的飞机由Hal Jordan驾驶,他甚至没能接近战场中心。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