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Love You Like the Movies(番外)

【RoyJay】Love You Like the Movies

 

CP:RoyJay

分级:PG-13

梗概:相遇和秀恩爱之前的故事。

注意:性转AU!!两方都性转!!!百合!!!!

Jessieca(Jason) Todd/Roberta(Roy) Harper,斜线无意义。

特别ooc,非常ooc,无比ooc,就是想写小姐姐,就是想写腻腻歪歪,恨不得他/她俩24小时就在一起睡觉,但是又写了很多有的没的。

诚惶诚恐地打上tag。

 

01.

Jessie是个相当难搞定的姑娘。

在Bruce收养她之前就知道这件事,他们初见时Jessie正在撬蝙蝠车的轮胎,即使在犯罪活动中被抓个正着,她面对蝙蝠侠也毫不畏惧。

“这个世界才不会因为你是蝙蝠侠就保护你的轮胎。”

在得知面前的这个黑发少——年是个女孩还是办好收养手续之后的事情,后来她穿上Dick的罗宾装,面对Alfred提出改变短裤的建议,Jessie以“这很好活动”为由谢绝。反正在反派眼里罗宾都是一样的,只有蝙蝠侠很苦恼自己的眼睛该放在哪里才不称之为冒犯。

Jessie有着清澈的蓝色眼睛,略微瘦小的身体和一头黑发,在Bruce家的那些年也没能把她养胖一点。她要学的东西非常多,十几种语言加上犯罪心理学,鉴定学,毒理药理与痕迹分析等等,足够让一个12岁的小姑娘的24小时都被填满,社交时间就空不出来了。在学校里,她随便就能折断那些用错误方式吸引女孩注意的男生的手,但却不太清楚女孩子之间流行什么——或者说那些不用操心基本生活问题的女孩子。Jessie偶尔也想跟人聊聊自己的爱好,比如摩托车什么的,但是蝙蝠侠不准她骑蝙蝠摩托,女孩的朋友对这个不感兴趣,她和男生也不是那么说得上话——更别提她之前还扭断了人家的手。

这样下来,每天的夜巡时间变成了她最期待的时刻。在哥谭的高楼小巷之间穿梭飞驰,惩戒那些将城市搞得乌烟瘴气的罪犯,立于她面前的蝙蝠侠不再是恐惧的化身而是可靠的导师,这带给她无比的刺激与新鲜感。

 

02.

Roberta就是另一回事了。

她天生活泼,自信开朗,高挑出众,乐于助人,无论谁来都会喜欢上这个有趣的女孩儿。在她成为绿箭与黑金丝雀的养女之前就已经展现了无与伦比的天赋,无论是射箭还是别的什么方面,她的学习和创造能力就像倒入了一壶水的水井可以压出源源不断的清泉,没过多久,她就成为了绿箭得力的助手与伙伴。

诚然,老师和同学们一开始也很喜欢她。面对能解出任何难题的小姑娘Roberta Harper,老师非常满意,她摸了摸Roberta的脑袋,对其他人展示Roberta的作业,并加以补充说明:“这并不是多难的事,你们也能做到。就像Roberta永远能找到方法……”

“不,老师,”Roberta很认真地看着老师,“我能找到是因为我聪明——因为我聪明所以才做得到,不是所有人都可以的。”

没过了多久,奎恩家就收到了一封投诉信,关于奎恩家的养女有多“难搞,顽劣且自视过高”。Oliver非常满意的摸了摸胡子,奖励给Roberta她一直想要的独立实验室,并许诺她可以在家自学。

学校里的东西真的没什么好学的,Roberta每天只是泡在实验室里搞一些奇奇怪怪的发明,不仅给绿箭的箭矢添了很多花样,还经常拿去捉弄泰坦的小伙伴们,比如在Wally的零食里加了很多二氧化碳固块看他不停打嗝,或者送夜翼一个肢体语言翻译器来看蝙蝠侠,对他们的反应哈哈大笑成了Roberta的日常,直到她失去这些朋友为止。

 

03.

综上所述,这两个人的童年过得都与常人不尽相同,而你很难说这是好还是不好。至少她们在学校都没有朋友,但与之相反,在她们的“夜生活”中,就有许多志同道合的同伴了,对于Jessie来说是一大堆等着她去踢屁股的罪犯,对于Roberta则是实验自己的各种小发明的机会。她们在相同的时间跟着自己的导师在不同的城市中活动,蹲坐在滴水兽上远眺着入夜的灯光,在光怪陆离中忘掉了自己的青春期小问题。

Jessie喜欢披风在风中飞起又落下,吹着夜风,对哥谭的一切低语侧耳倾听;Roberta喜欢整理自己的装备,把道具按种类分配,其中不乏Oliver让她“永远不要使用”的违禁品。

然后她们的导师让她们跟上,于是她们射出钩索,在楼层间穿梭飞跃,如同夜的精灵。

而这时她们还不相识。

 

04.

死亡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无论多么无畏的人,在面对死亡的时候还是很会害怕。总有人认为自己是不惧死亡的,那是他们没有直接面临死亡的威胁,没有思考到自己没做完的事情,没有传达感情的人,没想到生活中的那些美好。再烂的人生中也有希望的存在,何况是一般人,或者说小鸟的人生呢。

Roberta在一个夜晚突然疼醒,她窝在自己的安全屋里,本来是舒适的一个醉毒之夜,但是胸口却突然很疼,就像是被人抓出了心脏,随着跳动手掌合拢指甲掐入,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

她呜咽着,茫然地在空荡荡的屋子里寻找疼痛的来源,却一无所获。剧烈的钝痛一下一下击打在她身上,难过与绝望包裹了全身,成为了新的利器,刺破皮肤穿透骨髓。她缩在墙角,与刺耳的嗡鸣抗争着。

Roberta想起来她在当快手的时候曾经被卷入魔法事件被抽走了十分之一的灵魂,泰坦里时为罗宾的Dick Grayson也在现场,很不巧地被那十分之一的能量灵魂击中住了一段时间的院,最后Dick反映自己并没什么大碍反而是罗宾制服变成了什么魔法器具,Roberta翻了个白眼,警告挚友最好用生命保护这件制服。

在那之后怎么样了呢?没过多久Dick就变成了夜翼,之后这件制服应该是退休在蝙蝠洞里安度晚年,那里明明安全得像城中孤堡。但是后来身上时而不时传来不属于自己造成的小小疼痛告知她有人还在用着自己的十分之一,那是后来的罗宾吗?夜翼亲手把这件制服交给他了吗?

Roberta蜷缩成一团,不敢想象究竟发生了什么,十分之一也好,能分担一点疼痛就好,如果只有制服被弄坏了就好。

一阵几乎将她撕成碎片的疼痛袭来的瞬间,Roberta切实有了自己就要死去的实感。她想起了很多事情,她亲手推开的家人与朋友,她一起混迹的雇佣兵,那些美好的小事与美好的人,她还有很多构想没去实现,她还有很多事情没去完成,她还没跟很多人道歉说我爱你们,起码她还没好好为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所做的一切后悔。

死亡是可怕的。她明明还应有大把的人生,去结交朋友,认识爱人,将一切不开心甩到身后,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实现自己的价值。

明明。

她才十几岁,她还不想死。她不能这么死去。

当Roberta回过神的时候疼痛已经结束了,她大口地喘着气,视线聚焦到天花板上,一身冷汗,劫后余生。她重新把自己缩回了墙角,心里模模糊糊感觉到了某个人不可逆的离去,巨大的悲伤淹没了她,她把脸埋进双手,大声地哭号起来。

 

05.

Jessie Todd穿越地狱之门回来了。

最先知道这件事的反而是Talia,她把这个女孩子带回了自己的领地,还归还了她的理智,把她塑造成了更优秀的杀手。Jessie超出所有人的意料,出色的控制住了拉萨路池赐予的疯狂与愤怒,消化掉那些蝙蝠侠不教的知识(枪支弹药火器与毒)之后,Jessie以全盛之姿回到了哥谭。

哥谭的新闻中,无论是有名的韦恩还是以另一种形式出名的小丑都能占据头条,探究到他们的表面行踪真是太容易了。挑一个小丑在阿卡姆,而花花公子跑到隔壁城市的日子并不难,Jessie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小丑的牢房前。

无需多言,Jessie比起死的时候没变多少,她一直留着像她前任一样的短发,这几年她只是长高了,也没之前那么爱笑了。小丑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曾经落到他手里的那只知更鸟。

“真好,真好,小鸟你是从哪里飞回来的?”

“从坟墓中爬出,从地狱中归来。”她双手虚握,从身体里抽出了大种姓之刃,冷漠地走近穿着拘束衣的小丑。“给你带了个礼物。”

小丑在拘束衣里扭动,癫狂地笑着:“你把我杀了,那蝙蝠侠要怎么办呢?蝙蝠侠不能失去我。”

“如果有必要的话,蝙蝠侠由我来成就,不需要你。”

“哈哈哈哈,可那之后你还能回到他身边吗?最爱蝙蝠侠的罗宾鸟?”

Jessie并没有如小丑所料那样露出被看穿的窘迫:“我不像你们那么脆弱,我一个人也能活。我不需要任何人陪伴——比起蝙蝠侠,我才是一路自己一个人生存下来的。”

她用低沉的声音说道,手中的灵刃毫不犹豫地插穿了小丑的心脏。“对付你这种人只是拘束是不够的,一劳永逸地解决掉,消除所有后患才能保证其他人不受害。很遗憾我直到死才明白了这个道理,更可惜蝙蝠侠居然还不明白。”

不过至少不会让别的小鸟死于小丑之手。

大种姓之刃灼烧着他们两个人的灵魂,种种愤怒,疯狂,平静,纠缠着剑身成为纽带让小丑意识到了面前这个年轻的身体中究竟隐藏着多少的痛苦与扭曲,他无比开心地哈哈大笑,笑容至死都凝聚在脸上。

解决了仇恨让Jessie焕然一新。她在阿卡姆震天的警报中跨上机车,红色的头盔在黑暗中非常明显。拐出大门,Jessie对着来迟的蝙蝠侠罗宾夜翼三人组竖起了中指(主要是对蝙蝠侠),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轰下油门扬长而去。

蝙蝠侠先是冲去了疯人院,除了小丑之外所有人都在各自的牢房,没人逃脱,只有小丑的房门有被爆破的迹象。牢房里的小丑已经确认没有任何气息,但是他身上却没有任何外伤,就那么死了。

“魔法武器?”夜翼问道。

一道闪电劈下,小丑惨白的脸上依旧挂着的疯狂笑容就像是被缝上去的一样。而他的眼睛直直盯着墙上——那里有留给蝙蝠侠的讯息。

蝙蝠侠抬起头,墙上有潦草的,鲜血淋漓的笔迹——

YOU ARE WELCOME.

那熟悉的字迹让几人怔在原地,他们都看过这个笔迹写的报告书,和检讨书,那原本属于一个桀骜不驯的好孩子的。

“Jessie.”蝙蝠侠念出了那个孩子的名字如同揭开了封印,远处响起了雷声。

 

06.

Jessie看着渗血的指尖有些恍神,红色的血液缠绕着白皙的手指,就像是流动的蛇。她抬起头让雨水浇灌身体,把血沿着额头抹下去,划过嘴唇和胸口。大雨很快冲刷掉了一切。

 

07.

再被酒吧老板以本店不接待未成年拒卖酒水Jessie就要抓狂了。

说真的,要是算上她躺在坟墓里的那些年,现在来这个酒吧找乐子的青少年们都可以叫她妈了(也没那么夸张)。拉萨路池说的重返青春又不包售后,她现在还一副未成年的样子不能怪她好吗?

她不止一次产生了把酒保从柜台揪出来扔到大街上的冲动,这时候还有人搭讪自己撞到枪口上,就别怪她真的把人摔出去。

吧台的椅子被砸倒一片之后旁边传来了一声轻笑,她皱着眉头看过去,一个有着漂亮的红发和浅绿色眼眸的性感美女笑得弯起眼睛,带着亮色美甲的手指将自己的龙舌兰推了过来。

“平息一下怒火?”


END


//////////////////////////////////////////////////////////////////


前面写太多了让我混个更。

结果我还是没写到谈恋爱(╯°Д°)╯( ┻━┻

评论(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