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罗伊变蛋了[前篇]

【RoyJay】罗伊变蛋了[前篇]

CP:RoyJay

分级:G

梗概:罗伊变成蛋了,所以他还要重新长大一回。又名与君相恋100次(不是。

注意:被官僚形式主义搞到爆炸写出来报社的(不是。脑洞ooc,又蠢又傻,乱七八糟,不包售后。

 

Age 0.

一般来说,中点奇怪光线或者魔法,变猫变狗,变大变小变漂亮这种事都是发生在人气角色身上的。比如当初的正联集体变小孩事件,或者蝙蝠侠变猫那次,或者罗宾与曾罗宾一起变鸟那次,顺带一提杰森靠自己的体型优势把其他几个兄弟压在了屁股底下只留个头;或者蝙蝠侠失忆变成8岁那次。

蝙蝠家的中奖率还要更高一点。

那么你是怎么回事啊罗伊?

杰森小心翼翼地托着手里那个巨大的蛋到了泰坦,他们之前正在古老神秘什么锅都可以背的东方执行任务来着,罗伊走进了一个明显就是什么魔法阵的中心,一阵白光过后,罗伊不见了,原地只留下了他的装备和一个画着红色弓箭的蛋。渡鸦对罗伊为什么变成这样一点兴趣都没有,手在离蛋十公分左右的位置一晃,直接解读出了结果。

“这是古巴格斯人使用的一种古老秘术,在他们受了严重的伤或者需要休养的时候就会施法变成蛋,在绝对安全的环境中重生,消除所有受过的伤,不仅无害反而好处多多。从蛋中孵出以后人会从婴儿开始一天长一岁,直到长成他现在的年纪。”

“一天长一岁?”

“一天长一岁。”

杰森掐指一算。

杰森怒道:“我要照顾这小子一个月?”

“好消息是你不用从头教他基本常识,他会自动获得那一年的相关知识和记忆。”

“要是让我教我就直接把他丢在垃圾桶里,不可回收物。”杰森翻了个白眼。骗人的,他才不丢呢。

“想象一下兄弟,”提姆拍了拍他的肩,“你可以重新参与罗伊从小到大的人生,他还身心健康没有创伤,一个月之后,你就有了一个brand new的处男男朋友!”

“才用不了一个月。”

杰森和提姆边点头边露出了那种男孩子之间才有的心照不宣的笑,旁边的人争先恐后去捂住康纳的耳朵,还有人捂住了罗伊蛋(?)。

“别出来了,罗伊,别出来了,这个龌龊的世界不适合你。”

 

Age 1.

杰森拒绝了几人劝他亲自孵蛋的建议,把罗伊蛋丢进了他自己买来积灰的恒温箱里。他还在里面放了个婴儿监护器——好队友,我这可算是对你仁至义尽啦。

半夜时分杰森放在床头的父母机突然警铃大作,之前杰森为了防止出壳声音太小听不见还调了最大声加震动模式,这一下直接把杰森从床上震了下来,清脆的小鸡啄蛋壳碎裂的声音在整个房间回响。

嚓,咔嚓,嚓嚓嚓,咔,咿——

罗伊这是变成什么生物了?

杰森迅速翻身起来打开了灯,冲到隔壁的房间打开恒温箱拉出底盘(嗯?像用烤箱烤曲奇?)他看到一个婴儿咿咿呀呀地躺在碎成两半的蛋壳之中,身上沾满粘液——蛋清,羊水,whatever——而婴儿的手中握着的,用来凿开蛋壳的居然是!

一个红色的箭头。

日你哦罗伊!

杰森用早就准备好的棉质婴儿毛巾把罗伊身上的蛋液擦干净,柔软的红色短发服帖地贴在婴儿的脑袋上。刚出生的孩子有那么小,杰森感觉他还没有布鲁斯变成的猫大。

小小的一团小小的手,婴儿罗伊丢下了箭头转而握住了杰森的手指,他亮晶晶的眼睛一直盯着杰森,然后抱着杰森的手指吸了起来。

杰森感觉大事不妙。他环顾周围,有婴儿毛巾,婴儿衣服,帽子鞋子纸尿裤,但是好像少了最重要的什么东西。

靠北,忘了买奶粉。

 

Age 2.

杰森怀疑这孩子有健忘症。

他昨天教了罗伊一整天不要叫他爸爸(不,罗伊,叫妈也不行),但是罗伊还是乐此不疲的“papa”“papa”跟在他身后,像企鹅一样左右摇摆,快摔跤的时候还要靠杰森眼疾手快把他捞起来。

“Papa.”罗伊咯咯笑着,用胖乎乎的手臂亲亲热热地搂着杰森,在他的侧脸印上一个湿乎乎的吻。

“不要叫我爸!……算了你随意吧。”

杰森放弃了。

 

Age 3.

今天的宝宝罗伊醒得比杰森早,杰森一睁眼的时候就看到罗伊趴在离他非常近的地方,如同铬含量超高的宝石一样澄澈的绿色眼睛反射着第一缕晨光,他就这么看着杰森醒来,像仓鼠一样从嘴里把沾满口水的小拳头拿出来,然后“啊咿”地一声糊在了杰森的脸上。

杰森在迪克打电话来了解情况的时候说了这件轶闻,迪克在电话那头很夸张地拍起了桌子:

“我要去看我要去看!”

“不给不给。”杰森把几乎要从电话里钻出来的迪克摁了回去。

 

Age 4.

罗伊不用抱就可以走很长一段路了。

所以杰森听取了芭芭拉的建议,给罗伊穿戴上最时髦的儿童小衣服,带上罗伊风的蠢帽子,在小罗伊的脖子上挂好他出生就带着的箭头,带着罗伊去了时下最火的母婴互动乐园。

“如果,芭芭拉,如果这里没有你需要的情报,我就去把迪克打个半死。”

芭芭拉笑得无比开心。

杰森和罗伊两人爷俩好地一人拿一个甜筒在玩具区闲逛,罗伊还牵着杰森的小手指,把自己吃成了一个花猫。路过的主妇和店员都对他们报以欣慰与和善的微笑,还有些年轻女性对着Q弹可爱像天使的小孩和看上去年轻帅气有爱心的单亲爸爸散发桃心光线,杰森友好的对她们眨眨眼,露出一个绅士应有的微笑。

然后杰森感觉小罗伊抓了一下他的小拇指。

罗伊一边专心地啃着甜筒,一边握紧杰森的手指,含糊不清地宣告主权:“我的。”

“好好我是你爸好了吧,你记得长大以后也这么叫。”杰森身心俱疲。

    

Age 5.

谁能搞懂小孩子到底为什么哭就能拿诺贝尔奖。

倒不是说真的不知道小孩子为什么哭,但是这玩意!能不能哭得有点逻辑!罗伊因为想用他出生自带的红色箭头吃麦片结果一片都没捞上来就哭到了天昏地暗,这是为什么啊?我给你勺子了啊!这不是你自己要的吗!!

杰森处在精神崩溃的边缘。

“你再哭我就亲你了。”

杰森本来想放狠话,但是面对这么小的孩子他又不得不放软,这就导致他说了一个不明不白的威胁。

罗伊宝宝听了这话哭得更厉害了,他一边嚎啕一边偷偷看着杰森的反应。但是哭了好几分钟之后杰森还只是坐在一旁皱着眉头不知所措,罗伊哭到打嗝:

“你怎么还不来嗝……来亲我呀……”

杰森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嘴很不体面地弯成了^型,像是忍着不表现出他已经被萌化的事实。他慢慢走过去抱起了罗伊,嘴角还在抽搐。

罗伊拿杰森的衣服擦鼻涕,然后一边抽噎着一边不停地在杰森脸上亲来亲去。

这是什么可爱的生物!

 

Age 7.

“我叫杰森托德,是你的队友。你中了缩小光线失去了大人的记忆,过几天就能好,现在,洗漱,换掉睡衣,过来吃饭。”

杰森花了好几天才搞清楚每到新的一天罗伊的记忆就会被清零,他不得不在罗伊听得懂英语之后就每天早上做一次自我介绍,防止自己被当成拐卖人口的特殊爱好者。

上帝啊,如果不是前一天的罗伊太黏人谁会和精力旺盛四处折腾的小孩一起睡?

罗伊穿着格子睡衣站在门口,满脸的不高兴。不知道那个extremely intelligent brain有没有理解自己的处境,他只是抬起眼睛看了杰森一眼就没再和他对上视线,安静如鸡地坐在餐桌旁边举止优雅地啃着三明治。

对于小罗伊一反常态地没有咋咋呼呼或者黏黏糊糊的样子杰森感到非常奇怪,他联系了罗伊的队友们再度把她们请来看看罗伊有没有出毛病。一番检查之后渡鸦和莉莉丝都说他非常健康,但是罗伊还是你酷我也酷,酷得像冰块,就是一副中二期的青少年的样子。狗屁,他今天年龄还没有到两位数。

杰森无奈耸肩,他被支使去给女孩子们买零食,唐娜看到罗伊的视线飞快地扫过杰森,坐立不安的倾向门口的方向,直到杰森关上了大门阻隔了远去的背影,罗伊的目光里还充满了依依不舍。看到女孩子们在看着他,他又把耳机塞进耳朵里,接着坐在窗边装忧郁。

啊,这是那个什么,在喜欢的人面前故意装酷来吸引对方注意力,男孩子真好(s)懂(b)啊。几个女孩了然于心地鄙视着罗伊。

“他明天也可能是这个样,你就忍着吧。”临走时几人毫不同情地拍着杰森的肩膀。

 

Age 9.

“你要是再不听话!”杰森怒吼着抖了抖手里的外套,“我就把你送回你爸妈那里去!”

“Pbbbffftttt.”

罗伊做了个鬼脸,从刚刚被他炸开的隔墙跑开,脖子上还挂着成年罗伊的护目镜像泰山一样荡到里屋,一点悔改之意都没有。

“收拾你的东西!我这就把你送给黛娜!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收留你!”杰森把罗伊拎了下来,他把这孩子杵到衣柜面前:“带着你的衣服离开我的哥——安全屋!”

罗伊的眼泪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成小河流,他一步三回头地看着杰森,但是杰森不为所动,皱起的眉头没有丝毫变化,威吓的表情甚至不允许罗伊哭出声。

罗伊用手臂抹着眼泪,把衣柜里明显不属于他的成人衣服拖出来塞进包里,那个背包快赶上他高了,加上箭筒,整个把罗伊淹没在了其中。

杰森有点担心,他绕过弓箭手乱成雪崩爆发现场的衣服,看到小罗伊正在努力背着背包,但是却站不起来,坐在地上,小脸皱成一团,委屈得像只快融化的雪娃娃。看到杰森的腿出现在视野里,罗伊可怜巴巴地抬起头,一开口就收不住哭声:“杰杰,我听话好不好,不要把我送回去好不好呜呜呜呜呜……”

“我不想,不想和你分开。”罗伊抽泣着,“我只有一天的时间可以和你在一起,我不想和你分开。”

“好的,不送了不送了。”杰森败下阵来,把这个红彤彤的脑袋抱进了自己怀里。他怎么能对这么小的孩子生气?一分钟前的自己是人吗?

罗伊把自己埋在杰森胸肌里抽噎,然后偷偷皱起鼻子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

TBC

////////////////////////////////////////////////////////////////////////////

小剧场

成年的罗伊把杰森操进床里的时候坏笑着凑在他耳边叫了一声“Papa”,

杰森捂着脸想和罗伊同归于尽。

评论(17)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