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甜文写手挑战(3/5)

用虐文结尾写甜文的挑战。

梗概:犯了幼稚病的两人。

 

03.“对不起。”

“Roy?!”

Roy听到这个蕴含怒气的声音就条件反射往桌子底下钻,但是他忘了自己还带着电焊面罩,钻到一半就被卡在了桌子和椅子之间,不得不保持这个姿势努力思考着自己最近做了什么惹恼Jason的事——啊那可太多了。

Jason拿着什么东西从门外走进来,Roy保持着折成一个V字的造型干巴巴地打了声招呼:

“嗨。”

Jason看到这幅情景一时忘记了原本的目的:“……你在干嘛?”

“我在思考。”Roy后仰着头看着Jason。

无语的搭档直接把他从桌子下面提了起来,在他来得及说声感谢之前,Jason就把手里拿着的几支铅笔递到了他鼻子底下。

Roy对着长短不一的铅笔眨了眨眼:“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问得好Roy,”Jason用上了低沉的蝙蝠声线回答,“这是我用来画画的铅笔——本来是我的,但是却被别人拿去用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这么在意,这铅笔很贵吗?”

“不是贵不贵的问题你这个白痴!”Jason怒吼道,“你为什么要从有标识硬度的这一头开始削铅笔!这样你怎么看黑度?!什么样的人会从标识这头开始削!”

Roy后退了一步:“呃……所有不画画的人?我猜?”

看得出来这句话让Jason差一点就把铅笔变消失在Roy的脑壳里,他甚至开始评估用多大力才能穿透电焊面罩。但是Jason最终没这么做。干得好,杰鸟才不会输给七宗罪里最没营养的暴怒。Roy偷偷在心里给搭档加油。

Jason把铅笔全都丢在了Roy的工具台上,竖起了中指:“祝你画工程图的时候永远只能拿到炭笔。”

    

Roy从第二天开始才感觉到不对劲。

他想试着打开迷你折叠弓的接口上一下油,在工具箱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常用的0号米字螺丝刀,倒是锥子多了不少。

Roy沉思了这其中的因果关系,他一脚蹬在桌子上,借着惯性滑行到工房的门口,对着另一边的房间大喊:“Jason?”

Jason许久才从另一个房间的门缝中露出鼻子来,两个人隔着门缝开始对话。

Roy:“你知道我可爱的螺丝刀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Jason:“你可爱的螺丝刀们发生什么事了?”

Roy:“他们被这个万恶的社会被磨平了棱角。”

Jason:“磨平了棱角反而更显锋利。”

Roy:“你知道吗他们是大马士革钢,能磨平需要很大力气吧?”

Jason:“我说的呢。你有病吧螺丝刀用大马士革钢订做?”

Roy从椅子上抬起屁股,打开门走了出去,走到Jason面前。

“你这么幼稚的?”Roy还是有些吃惊。

Jason也打开大门:“那是你没看过蝙蝠崽子们幼稚起来什么样。”

Roy本来已经对Jason画到一半的素描被他乱削的铅笔毁掉而心生歉意,但是现在他心里混杂着不想道歉和想要恶作剧的双重心情。就像在双方互相道歉时一方说是我不好,另一方应该说我这边也有不对,但是就是不想说。

Roy啧了下舌,拿着螺丝刀像要使出悬停咒一样在半空中点了点:“你先开始的。”

Jason也难得微笑道:“不同意。”

 

接下来的事情要是画成漫画就是个名为“无限战争”的大事件。首先是出外勤时Jason的枪射出来的不是子弹而是“红头罩有Daddy Issue”的小旗子,红头罩首次在小喽啰面前落荒而逃;然后是Jason把Donna和Wally约会时的照片调成结婚照尺寸挂在了Roy卧室的天花板上,Roy半夜惊醒泪湿枕巾;之后是Roy毫不留情地刷爆了卡,Jason冷漠道“这也算整蛊?和平时有什么区别”后发现Roy搞出了一台红色涂装的卫星丢在了瞭望塔的同步轨道上,那无比接近红头罩嘲讽的表情被全正义联盟观摩,成员纷纷打来电话问他有什么阴谋(Seriously?);最后以Jason伪装成Roy的样子穿着无比蠢的T恤(上面印着Oliver Queen登上时代周刊的那期封面,手比出枪形抛媚眼外加露出一半牙齿的那张,旁边还有“要当我的儿子就要好好学习”的字样)回奎恩集团转了好几圈,和见到的每一个人握手并且亲切自我介绍(“我是Oliver的宝贝儿子哦”),还约了每个部门的漂亮姑娘到Roy的隐藏安全屋吃饭而告终。

在两人竭尽全力妨碍对方的任何正常生活和任务,结果导致人力物力全空的情况下,两人进入了短暂的休战期,休战场所是“普通人”公寓。所以除非必要,他们都在这里进行日常吃喝拉撒防止被暗算。

Jason夜巡先回来洗澡(这是规矩),正洗到一半,他听到窗口有动静,于是对着客厅的方向喊了句:

“Roy?浴巾递我——提醒你现在休战期,不要再把邻居家的狗递给我了。”

一个沉重而熟悉的脚步声跨过客厅,打开了卫生间的门。Jason冲掉脸上的泡沫回手接住对方递来的东西,柔软正确的触感让他放下了心。

“好吧,看在这次的份上我备用方案的糟糕前三就不使在你身上了——嗷!”

睁开双眼的时候Jason发出了一声不体面的尖叫,正站在浴帘外面的居然是蝙蝠侠?!蝙蝠侠将恐惧植入人心的技能不是白练满的,Jason发誓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心脏都停跳了。

老家伙正低头看着他,好像坐着洗头发的Jason有多滑稽。在蝙蝠侠张嘴之前Jason用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擦干了身体抱着衣服飞一样冲出了阳台,一边在楼顶上单脚跳穿裤子一边接通了Roy的通讯频道,边逃跑边咆哮:

“说好的承诺不先动用老家伙的?我他妈现在都快跑到墨西哥去了!”

另一边反而压低了声音充满埋怨:“你才是怎么回事?现在黑金丝雀和绿箭一起来找我谈谈?我现在躲在星球日报大楼的那个尖上大气都不敢喘——啊,我不是——”

Roy的声音就像被拖走了一样渐渐从频道中消失,Jason无比惆怅地躲在废弃大楼的储水器里,直到巨大的蝙蝠阴影笼罩了他。

所谓最怕家长突然的关心,他们如同更年期一样随时可能出现,怒气冲冲,充满忧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双方的家长进行了亲切友好的会谈,在会谈中指出,让这两个熊孩子凑在一起是危害正联成员及其秘密身份的极大隐患,希望双方能加强合作,积极进取,重视起下一代的心理健康,管住自己家的,不插手别人家的,力争构建更和谐稳定的双边关系。

最后达成共识的PTA把他俩捆在一起丢给了某个万能的人际关系处理机——

布鲁德海文的Richard Grayson警官。

听闻此事的Grayson警官笑到了桌子底下,台面上的R&A却还在吵架。

“你还要继续玩下去?在你没出生的时候我就开始整蛊,Ollie都我捉弄了无数次。”

“In your face! 你是没看到老蝙蝠被我搞得焦头烂额的样子。蝙蝠侠比绿箭侠难搞多了所以是我赢。”

Roy皱眉思考了一下。

“我大于绿箭侠,你大于蝙蝠侠,蝙蝠侠大于绿箭侠,并不代表你大于我,这里面没有逻辑链。”

“存在逻辑链,因为蝙蝠侠一根手指就能制服你。”

“也能你。”

“够了。”Grayson警官打断他们。然而没完没了的搭档们就是要幼稚鬼到底。

“我说够了!”

好脾气的Dick都气到大叫,可见他们还是有点过分。

“我这里不是调解法庭!不提供婚姻咨询!要么给我点实际证据我把你俩凑做一堆丢阿卡姆,要么就互相亲亲抱抱举高高和好然后回家去!”

给个台阶就该下了吧。

Dick敲敲桌子:“回答呢!”

两个人盯着天花板,慢慢地伸出手拍了一下对方的指尖。

“对不起。”

TBC

/////////////////////////////////////////////////////////////////////////////

0817

评论(5)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