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甜文写手挑战(4/5)

【RoyJay】甜文写手挑战(4/5)

用虐文句子做结尾写甜文的挑战。

梗概:没在谈恋爱但是Gay爆了的两人。

////////////////////////////////////////////////////////////////////////////

这里也百粉啦,感谢同样喜欢Jason的大家的厚爱(๑>ڡ<)☆

按理来说该开放一个点梗?

不,该说的是我快没梗了,请大家给我一些梗或歌吧|・ω・`)

////////////////////////////////////////////////////////////////////////////

04.我该回去了。

“让我猜猜——我和超人是敌人吗?”

“那要看你怎么定义。Emmmmmm……算是吧?”

“那我知道了,我是Lex Luthor!”

“很遗憾你答错了。”

Jason不可置信地盯着坐在对面一脸得意的Roy:“‘我’很有钱,‘我’有套装甲,‘我’的父母都已经去世,‘我’有非常强的原则,‘我’和敌人有个儿子,‘我’还和超人是敌人‘我’不是Lex Luthor是谁……哦我操。”

Jason一脸阴沉地把头上的纸条拽了下来,看清上面的“Bruce Wayne AKA Batman”后转向了Roy:“真的?你连写三次蝙蝠侠?”

“不管怎么样,你也输了三次了,喝吧。”Roy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指向了Jason旁边那满满一杯无添加剂鲜榨柠檬汁。

Jason努力咽下因为十分钟前的记忆而冒出的口水,视死如归地举起手里的杯子,捏着鼻子一口气灌了下去,天杀的Roy还在对面鼓掌。Jason痛苦地捂着脸,生理性泪水从指缝间落在地上,他泪流满面口齿不清地指控搭档:

“Roy我恨你。”

“我也爱你。不过Kon要是知道你管他叫Lex和超人的儿子会不会抓狂?”

“我哪里有说错?”Jason抬起头瞪着他,很可惜那泪水涟涟的双眼并没有任何杀伤力。

恶作剧风波刚过去一个月,两个人又迎来了月休日,在那个全楼住户都认为顶层住着一对非常恩爱的同性恋人的公寓楼杀时间。两个大男人一起生活就是这点不好,他们必须要为一些整理房间谁去采购不要炸房子以及不要对着墙壁练枪之类的琐事吵架,这他妈真的gay爆了。搬来第一天对Jason和善微笑的红发女孩在看到Roy之后笑容中就添加了别的意味,而Roy追过的楼下面包房的工读生至今都以为他是要和她做好姐妹(Best Girfriend Forever!)。

但是他们还是在搞一些gay爆了的事情,比如晚饭后为了电影的选择权玩起了猜词游戏,赌注是柠檬汁,不设输赢上限,谁先受不了谁算输。

“到我了。”Roy指着头顶:“我是Jewel Klicher吗?”

Jason沉默了一秒,愤而起身把沙发的靠枕摔在地上:“不玩了!”

“你可要想好了,你的放弃意味着我们要看回到未来123而不是壮志凌云了。”

“我想好了。”Jason磨着牙,“刚刚我们都有空去买了好几斤柠檬,为什么不再买一台BD播放器?”

Roy被这个睿智的问题问住了,他沉思了许久。

“也许是因为我们破产了?”

“感谢你的卫星!每隔30秒向我手机传输一张贴着瞭望塔舷窗的照片!”

“不,你该感谢我。你永远不知道为了应付PTA我删除了多少辅导级的照片……咦你要干什么!”

Jason凶神恶煞地冲了过去,坐在Roy的腿上捏着他的嘴开始往里灌柠檬汁。Roy就像是要被强上一样疯狂挣扎,手脚乱挥,但是Jason铁了心要让他好好尝尝这种特制饮料,也用了全身的力气来压制他,柠檬汁还是不容置疑从Roy的喉咙流了进去,Roy也开始哭到梨花带雨,他在最后一口的时候及时挣脱,强行反哺了Jason一口,两个人一边忙着咽口水一边指着对方红红的眼睛大笑,然后又滚做一团。

结束这场世纪大战后两个人筋疲力竭地倒在客厅的地毯上,立式台灯在刚刚的大战中阵亡,只剩蓝色的月光和凉爽的微风从落地窗间铺在他们身上。Jason看着皮质沙发上飞溅的柠檬汁,脑袋里第一个念头居然是现在去擦沙发的话一定能擦得很亮。啊不行不行,这不是他的活,单月是Roy值日,这是规矩。

Jason伸手举过头顶碰到了Roy的额头,他从上面拿下那张纸条,借着月光看着上面的名字,提出了疑问:

“为什么你总能猜到?”

“哎,Jason,你真应该多花点时间,像我看着你那样多看看我。你上次还掉的书的作者?国家地理追逐的羚羊群?你最近听的歌手?这太简单了。”

“屁,你出了三把蝙蝠侠,我要怎么样关注你才知道你有蝙蝠情结?”

“你才有。……你要是多看看我,就知道刚才后面两轮我都没写新纸条。”

Jason对着天花板比起了中指:“Fuck You.”

“Anytime, anywhere.”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Roy说:“那我们看星河战队吧。”

“好啊。”

然后他们都躺着没动。

“你为什么不去找碟片?”

“是你先提出来的。”

“是你同意的。”

“我现在胃酸过多。”

Roy确实无法辩驳。

“那你要苏打水吗?”

“……要。”

之后的一分半钟之内还是没有人动,最后Roy叹了口气从地毯上爬起来,到冰箱里搜索了一番,然后报告了一个坏消息:“我们唯独没记得补充苏打水。”

“你去买。”

“好,我去买。”

“不,你去……嗯?”Jason捂着胃抬起头来,Roy已经走向了门口。他这么听话不得不防,果然Roy走过大门时猛地一拍客厅灯的开关,大叫一声:

“灯光攻击!”

Jason躺着的视线正好直对顶灯,他呻吟了一声用手挡住刺眼的光:“你多大了?三岁?”

 

Roy拿着胃药和苏打水跳着踢踏舞走到公寓楼门口,边刷卡边嘀咕了一句“阿拉霍洞开”,然后感应门在他面前缓缓打开。

“Roy?”一个甜美的女声从旁边传来。

Roy僵了一下。呜哇,傻缺时刻被别人看见可太尴尬了。但他很快就放过了这一点点的尴尬,用刚刚同样的姿势转了个圈,面前是刚刚下班的面包房工读生。老天好久不见她还是一样的辣和甜。

“嗨,我有什么能效劳的吗?”

“呃,我事实上是想为之前的误会道个歉。你的同居人,就是那个黑发的帅哥(cute guy)——”

Roy点头,嗯他是很cute啦。

工读生继续说着:“之前邀你出去玩的时候真是不好意思,美甲店什么的……你的朋友特地跟我澄清好几次说你们不是那种关系,是我会错意了。”

“没关系我也觉得美甲店很好玩。”有趣的部分在于之后趁杰鸟受伤昏迷的时候给他做了超级亮闪闪贴片彩绘甲,天知道看他醒来之后想揍Roy又动不了的时候有多好玩。

“所以我在想,作为之前我误会你们的补偿,要不要——如果你有时间的话——去喝两杯?我知道几家不错的酒吧。”

Roy看了一眼顶楼的灯光,无奈地勾起了嘴角,他哼笑着对着工读生耸了耸肩,举起手里的袋子:

“不,我该回去了。”

TBC

/////////////////////////////////////////////////////////////////////////////

818

生日愿望是某位太太能回来写一点点RJ,我最近五行缺可爱(n.)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