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甜文写手挑战(5/5/完)

【RoyJay】甜文写手挑战(5/5)


用虐文句子做结尾写甜文的挑战。

梗概:有一点点辅导级的车。


05.而今他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人的内心是有恶魔的。

他不知潜藏在何处,时刻可能出现在你面前。在那些年重复的噩梦中,在雨后零落的水洼深处,在未知的下一个拐角,剥离出你内心的七宗罪,显现出他的恐怖本身。

Jason从爆炸的噩梦中惊醒。那种痛到撕裂身体碾碎骨头的噩梦最近时常侵袭,他抬手覆上额头才发觉自己浑身冷汗,盯着天花板大口喘着气。恶魔在那之上凝视他,就像噩梦的余韵一样真实——即使你知道你醒了,你安全了,但情绪还浸泡在恐惧之中,思维在梦与现实的深渊之间徘徊。

爆炸的声音太真实了,真实到就像是发生在隔壁一样。

Emmmmm……隔壁?

Jason坐起身来,耳朵在寂静中捕捉到一点声响,有人在对话。这种荒郊野外的废弃房屋也有人来吗?他是指,除了自己和Roy之外?

对话的声音小了下去,仿佛是两个人沟通之后陷入了短暂的尴尬期。其中一个是Roy吧。Jason揉着太阳穴强迫自己清醒,掀开被子打开了门,通透的冷风让他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在面前这一望无际的荒野废墟上,原本的仓库消失无踪,只剩Jason的卧室如孤岛一样矗立其中。银色的月光为土地镀上了一层霜,微风吹拂的草地之上,一位黑发少女和一只猫背对着他坐在一起,他们互相交谈着,如同走入了纳尼亚传奇的世界。

少女发现了Jason,她回过头来,碧绿色的双眼中闪动着光芒。

“你好。”她说道。

“Roy!”Jason对着地上爆炸后的废墟踢了一脚就好像弓箭手在里面一样。“你终于开始搞英灵召唤了吗?”

 

“也就是说,”Jason举起了一只猫两只重的橘色猫,“这是Roy。”

“没错。”

“然后你是Roy的女儿。”

“没错。”

自称Lian的少女一边吃着冰淇凌,一边对着Jason的问题不停点头。

“准确地说我是Roy在别的世界的女儿。在我死亡之后一直以量子幽灵的形式存在于各个世界的夹缝中。因为刚刚Roy的实验对空间产生了影响,导致我和这个地球的频率谐振了,所以我才出现在这里。”Lian看上去非常镇静,好像这是重复了几百次的家常便饭。这让Jason的“我很抱歉”不得不咽了回去。

“由于我的影响,Roy暂时变成了这只猫。”Lian指了指那只带着小绿帽穿着红马甲的橘红色猫,“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不会太长,等空间稳定下来一切就会恢复正常了。”

Jason看看猫看看Lian,两人(?)过于相似的绿眼睛仿佛在说“这就是事实啊”。确实,Lian所说的一切找不到一点逻辑漏洞,就算追问,那些细节也毫无破绽。而Roy乱搞把自己变成各种东西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就算有什么问题,也要再观察一段时间看看。

“好吧。”Jason拖长了声音表示暂且认可。那边Lian又从倒下的冰箱里翻出一盒冰淇凌,她看着盖子提出了疑问:

“为什么你们家的冰淇淋都是无糖的?”

Jason噎了一下:“额,体脂需要?”

Lian若有所思地撕开了盖子和猫咪一起分享,Roy猫只是用舌头碰了一下表面就嫌弃地转到一边舔起了爪子。Lian叼着勺子听猫喵喵叫,仿佛在聆听什么神谕。过了一会儿她转过头来:

“你宁愿说自己跟节食期的小姑娘一样吃无糖冰淇淋也不愿承认因为你没注意一般和无糖的区别所以趁减价买了很多回来?”

“好的好的我信你了!”Jason大叫。

 

安全屋被毁,Jason不得不把猫和人带到市区,带着第一次来到这里的Lian逛了整天。吃饭,看电影,咖啡馆,在电器城看Oliver Queen的采访和正义联盟的新闻。而到了晚上,适合小姑娘住的地方只剩下一个选择。

Jason刷卡进门之后正好看到管理员太太在大厅浇花,她笑着和Jason打了招呼,又把目光移到了抱着猫的Lian身上。

“这是……Roy的女儿。”Jason解释道。

“哦~”管理员太太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展现了夸张的欣慰笑容,“你们领养了一个孩子!”

“不!”Jason拒绝到用两只手臂摆出了一个叉:“这是Roy的女儿!Roy的合法亲女儿!”

管理员太太的眉毛撇了下来,她有些难过地伸手拍了拍Jason的肩膀:“他是个双性恋还结过婚?真遗憾,你明明这么爱他……”

一点都不质疑Roy哪儿来的这么大的女儿?

“我们,不是,一对。”

“哦抱歉!”管理员太太用手捂住嘴,正当Jason以为她理解了的时候,她小声地凑到了Jason的旁边:“你们还没跟这孩子出柜?”

我解释不清楚了!一股绝望袭上Jason的心头。

而一旁的LIan憋笑憋到肩都在抖,发出车胎漏气一样的噗噗声。

进电梯之后Roy猫跳到了Jason的肩膀上,不停用自己毛茸茸的下巴和耳朵大力蹭着Jason的脸,最后在Jason大吼着“Roy你什么毛病”才被Lian强行抓了下来。

Lian抓着不断挣扎要扑到Jason身上的猫,看着Jason旁边的位置。

“你们关系这么好?Roy还说你不怎么喜欢他。”

“他这点没说错。”Jason飞快地确认。

 

恶魔又出现了。

Jason在齐胸的洪流中艰难前行,不断地被激流冲倒,又站起来。他的手中握着大种姓之刃,目标是漂浮在天上的恶魔之脸。

恶魔在嘲讽他,血红的口一张一合。

“你……会……失去……”

他在说什么?Jason努力辨认着他的话语,同时像是要反驳他一样大声地质问。

“你说什么!”Jason大吼。

“你……会……失去……你的……朋友……”

恶魔咧开嘴,猩红的口中分成两半的舌头流出鲜血。

“——”Jason倒吸了一口冷气从梦中惊醒,他因为喘不上气咳嗽了好几声才停,手拍上胸口,却摸到了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Roy……

Jason把猫从自己胸口上拎到眼前,一人一猫对视着,“Roy”很开心地用爪子的肉垫去摸Jason的脸,Jason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

天花板上的恶魔无趣地转了个身,甩一甩尾巴消失在了空中。

“我要睡觉了,不要再趴在我身上。”Jason把猫推出了门外。“陪你女儿玩了好几天,晚上还要出去夜巡,就现在,让我睡个好觉吧。”

锁上门之后猫还在外面挠着墙,大有不进来不罢休之势。Jason捂上了耳朵:

“不行,Roy,说好了我们有‘不准随便踏足对方房间’的协定的,你变成了猫也一样。”

猫在拍了一会儿门之后安静了下来,Jason疲倦地爬上了床。惊醒之后很难继续入睡,Jason从床边摸到Roy上次留宿丢在这儿的一本Playboy,看了几眼之后对Roy的品味彻底失望,丢开杂志自己动手。

Jason咬着被子不让自己弄出太大的声音,他把脸埋进枕头里,放空思绪抚慰着自己。肌肤与床单摩擦仿佛谁的亲吻,好像有人握着自己的手摸着自己,热烈的触感与冰冷的身体相贴合带来了温度,逐渐升起的欲望松开了他自我钳制的枷锁,幻想中的一切开始清晰。

“……Roy……Roy……”Jason蜷成一团,不自觉地漏出了声音,他加快动作,让自己泄了出来。满足后的余韵带来的睡意让人疲倦,Jason伸手去床头拿纸,但刚刚一回头,就看到一个巨大的猫形影子在阳台蹲坐。Roy变成的橘猫从客厅的阳台跳到了这边,把他的肥脸紧紧贴在Jason的窗户上。

“@#¥%……&*)+(!!!”Jason睡意全无,吓得差一点从床上跌下来,他以最快的速度清理好之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给Roy猫打开了阳台的门,Roy猫趾高气昂地迈着猫步走了进来,然后在Jason的床上卧好,脸上还带着狡猾的满足笑容。

 

“早。”

“早。”

Lian乖巧地坐在长桌旁吃着可丽饼,她看着一脸倦容的Jason有点担心:“没睡好?”

“问你爸。”Jason咬牙切齿。

“我爸?看上去很开心……”Lian看了看Jason的身后,然后她哦了一声:“你是说这只猫,我真蠢。……事实上,这也是我要跟你坦白的一件事。”

Lian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其实……这只猫不是Roy。它是我的同伴,说他是Roy变的是我瞎说的,Roy是真的不见了。抱歉,我不知道他掉在哪个空间夹缝了。”

你……会……失去……你的……朋友……

Jason呼吸一滞,整个人如坠冰窟。

“骗你的。”Lian突然大笑,“Roy也不是真的不见了,只是你看不见他而已。”

LIan指着Jason的身后:“猫只是他的映射,他一直都在,只是由于我的存在变得不稳定了。他就像是被关在一个对外不透明的玻璃房子里一样,只有我能看见他,当然他可以看见其他的一切只是不能干扰。等我离开了他就可以出来了。”

Jason在一大段话中捕捉到了一个信息:“你说猫是他的映射?”

“对,这几天一直是Roy在哪里猫就去哪里,它还蛮喜欢各个世界的Roy的。”

听到这句话Jason想起了昨晚猫无论如何也要进他的房间——还有猫一直以来躺的位置——好了现在Jason开始思考人有哪几种比较快的死法了。

“我快要去下一个世界了,猫还我吧”Lian从Jason手中接过那只重得要死的橘猫,笑容灿烂地挥了挥手,“能见到这个世界的爸爸活得这么没心没肺我很开心,不用为我们难过,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还能再见呢?”

Lian选择了从大门离开,她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在走到楼梯之前就消失了。反而身后有了人的气息,越来越鲜明,如同Jason的记忆。

Jason打算先下手为强地头都没回就要夺门而出,但是Roy像是预料到了他的行动一样迅速地抓住了他。

他的脸现在一定红到爆炸。Jason心想。明明不应该这样的,他怎么会像青少年一样停在这里扮演烧开的水壶。他应该做的明明是把Roy揍到失忆,或者,没错,把Roy杀掉这样就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Jason超凶地回头,看到的却是Roy比任何哪一次都开心的傻笑。

 

人的内心是有恶魔的。

人心的恶魔随时可能从哪里走出来,出现在Jason的面前,赤裸裸的将他的内心演绎出来,对着他露出可憎的獠牙,让他不得不面对自己真实的想法如同必须要直视被剥离面具的脸。

Jason以为一辈子都摆脱不掉那个恶魔了。

——但——

而今他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END

 

 

恶魔:他现在变成你的男朋友了惊不惊喜?


评论(10)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