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1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

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Summary:

“你知道对一个神秘莫测到每个调查员都有去无回的地方该怎么办吗?”

“你有解决方法了?!”

“方法就是不要再他妈派调查员去了。”阿卡姆骑士对着电话大吼。

 

01.Dying Dripping City

阿卡姆骑士最后一次被大众目击是在变成废墟的布鲁斯庄园前。

目击者详细向警方描述了这个身着装甲,恐惧化身的反派雇佣兵头目是如何一步一步地失控:他是怎么从直升机上跳下来,对着一片废墟大喊大骂,胡乱射击,然后又是怎么跪在地上恸哭不已,那声音听起来简直是被人把心掏了出来一样。

“我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那么绝望的样子,与之相比,蝙蝠侠的真实身份都没那么让人吃惊了。”目击者说道。

警方认为这是能一举击垮阿卡姆骑士和依旧盘踞城中的恶势力的好机会,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扫荡了哥谭废墟下的每一寸藏污之地,关进监狱和阿卡姆的坏人不计可数。其他居民——那些被哥谭的重力锁住的居民,和还对生活抱有希望的人一起开始了重建工作。艰辛,缓慢,仍在进展。

那之后阿卡姆——哥谭骑士去哪里了仍是个谜。他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有人猜测他也是“蝙蝠侠的牺牲产物”之一,比起之前动不动就拿火箭炮炸大楼,在没有蝙蝠侠之后,他就像是溶进水里的棉花糖一样消失在了一般人的视野中。

一般人的视野。

特警踹开门之后马上做好了战斗准备。他们调用了十倍于可能敌人人数的兵力来围住这栋大楼,这次的抓捕是势在必得。阿卡姆骑士众叛亲离了,你得承认,没人能在那样失态之后还能得到下属的爱戴,这让人觉得阿卡姆骑士根本不在乎。

如果还有一些死忠围绕在他身边,那么战斗就会变成死斗,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稳中求胜。但是得到了明确的线报,证实阿卡姆骑士就在这里的房间却空无一人。

特警们只留下一个人警戒这个顶层房间,其他人分散在各处寻找骑士的踪迹。留在这里的家伙是个全副武装的新手蛋,他正安心于自己不用冒着迎面撞上那个可怕佣兵头子的风险之时,就听到了外面接连不断传来的惨叫声。每一声惨叫都代表着一个人的话,从这安静下来得能听见弹壳落地声音的环境来看,他的前辈们已经全军覆没了。

 门吱呀一声打开,像蝙蝠一样漆黑的身影像是死神的镰刀一样笼罩在这个新兵身上,在这沉重得让人膝盖发软的压力之下,他颤抖着用尽全部的力量吼叫出声,手却不听使唤,扳机一毫米都没有扣下去。

阿卡姆骑士的脚步没有停止,他走到新兵的面前摘下了头罩:

“你是来抓我的吗?”

听到这个声音新兵醒悟自己还活着,他死死瞪着阿卡姆骑士的脸无法移开视线。头罩下面没有多米诺,也没有任何别的能遮住脸的东西,通缉犯堂堂正正地露出了真面目,一侧的脸还有个字母J的烫痕。虽然这种行为像在找死,但是他怎么也不能相信面前这个还带着稚气的面庞属于那个杀人魔王。

“不要让我问第二次。”

阿卡姆骑士面容疲倦眼角发红,打着哈欠把枪抵在了新兵的头上。

“是……”新兵充满恐惧地回答道。

“那好。”阿卡姆骑士扔掉了手里的枪,他把手腕并在一起递给这个年轻的小特警。“也跟你的同事说一下,下次不要见到人就开枪。我一不小心可能会把你们都干掉。”

 

就这样,如今的阿卡姆骑士被送到了Amanda Waller的桌上。

“我还以为就算不是阿卡姆,我也能进黑门监狱。”阿卡姆骑士环视四周。事实上他能动的部位不多,在被铁链锁了两层的情况下还要穿拘束衣,脖子被沉重的项圈连在桌子上,面前坐着一位严谨而怕死的女性。

“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做什么?”

Amanda没有马上回答,她翻看着手里的资料,等着对方焦躁起来。这是一个谈判。对双方都是。

“阿卡姆骑士……不,Jason Todd.”她没有等到阿卡姆骑士的负面情绪,决定抛一个重磅炸弹。对面的少年皱起来了眉头,于是Amanda继续下去:“Bruce Wayne的第二个养子,在我们知道他是蝙蝠侠——还是你告诉我们——的情况下,你就是前罗宾。不幸被小丑抓走,还被开具了死亡证明。事实上我们查找你的真实身份还是有点困难的,也多亏了你表现出来的对蝙蝠侠那种疯狂的执念,让我们想起来要排查一下因他而死的人选名单……”

“够了。”Jason低声发出警告。

Amanda并没有过多的刺激他,她将两份资料同时推到Jason面前。

“一个三十年就被台风摧毁的小镇,被浓雾与海风包围,与大陆连接的桥断掉之后没有任何人能靠近它。我们派出的调查组全部石沉大海,没有任何人能活着回来,或者传递一点信息。”

“一个普通的镇子有什么值得探索的?”

Amanda不置可否:“在我们损失第一个调查员之前确实没什么好探索的。”

Jason往后一倒,靠在椅子上:“所以你们现在到了山穷水尽要用死刑犯去填无底洞的地步?”

“不,我们只是判断相比较一般探员或是特工,有些特殊能力的你们的生存几率更大一些。”

Jason低声嗤笑起来,他都记不得自己上一次笑是因为什么了。政府这些人太有趣啦,一方面忌惮英雄们的超级能力,一方面又对罪犯的剩余价值虎视眈眈。如果可以的话,那些超级英雄全都犯点事才好呢,这样就给了官员们充足的理由给他们套上项圈。

“你跟我用什么交换?”笑够了之后Jason回到正题,“减少刑期吗?那东西对我可没什么吸引力。”

“针对每个人我们有不同的糖果,保证可以让你不得不心甘情愿为我们效力——我可以告诉你蝙蝠侠的计划。”

Jason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变得像是一块冰块。

“蝙蝠侠还活着。”他用的是肯定句。

“不,这个我们还不知道。”Amanda回答道,“我们得知的是,从Bruce Wayne的关系网推出那些义警的身份不难,从那些蛛丝马迹中我们可以看出蝙蝠侠对你未来的期许……”

“蝙蝠侠他妈的还活着。”Jason暴起怒吼着砸开了手上的镣铐,他掀翻了桌子,自己却被脖子上的锁链带着摔倒了地上。门外的特警冲了进来,保护着Amanda离开审讯室,其他人冲过去压在Jason身上,Jason把他们一个一个踢开。

“他他妈还活着,然后这世界上每个人都他妈知道,他的小朋友和他的搭档和不知道哪里来的警犬们!就我不知道!就我还在开心自己终于杀了他——!”

“蝙蝠侠死了。”

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Jason停止了挣扎,抬起头看着门口。带着半边涂装成橘色的金属面罩的雇佣兵正靠在墙边。

“他的尸体残骸被挖出来了,DNA,伤痕检验,全都通过,我还去看了一眼。”丧钟走向Jason,从背后抽出武士刀,“Amanda不告诉你是想多一个筹码。”

Jason伏下脖子,后颈的头发滑落在一边,露出了把他栓在桌子上的镣铐。丧钟看着他信任而顺服的样子皱起了眉,一刀斩开了铁链和拘束衣。

“你也被他们收买了?”Jason活动着自己的脚手腕,目光扫过四周还端着枪的特警。

“合作关系。”丧钟敲了敲自己脖子位置的装甲,上面并没有佩戴项圈。“你的打算呢?”

“至少这段时间我不会无聊了。”他捉住丧钟伸来的手,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


TBC


///////////////////////////


820

评论(11)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