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2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Summary:“你知道对一个神秘莫测到每个调查员都有去无回的地方该怎么办吗?”

“你有解决方法了?!”

“方法就是不要再他妈派调查员去了。”阿卡姆骑士对着电话大吼。

02. R'lyeh emerged from water

“谁能管管AK?他霸占厕所已经1个小时了。”

“冷静点Owen。这个队里一半的人都跟他有仇,他不想留在这儿也是情有可原。”

“谁跟他没仇。那怎么办冷队,飞机还有一半路程才落地,你让我打开舱门迎风尿尿?”

二代回旋镖在机舱内迈开大步来回走动,拿起餐车上的香槟一饮而尽。

在黑蜘蛛“想上厕所就别喝了”的忠告下,他焦躁地丢下酒杯,一屁股坐回原位。

“这个多米诺面具怪人的前列腺是出了什么问题?还是他有厕所情结?”

“Nahahah,我亲爱的回旋镖。”Harley Quinn翘着双腿躺在椅子上,伸出一根手指在他面前摇了摇,“你猜丧钟去哪儿了?” 

“他不就在——”回旋镖队长从座位半起身往前看,丧钟的座位是空的,旁边的娱乐室也空无一人。回想起一个小时前是谁先离开的座位,回旋镖队长来回指着丧钟和阿卡姆骑士的座位目瞪口呆:

“他们??——真的假的——Fuck——!”

死射掀开脸上的毯子:“闭嘴吧,不然我就把你挂在机翼上见你老爸。”

“你他妈还敢提我爸的事?”回旋镖队长一下子炸了起来。

死亡射手皱了皱眉:“Harley?”

Harley吹了个口哨:“没理由只允许你爆人家老爸的头却不让我说。”

黑蜘蛛:“嘿,朋友们,落地之前不准内讧,还记得吗?”

气氛越来越紧张,坐在前排的黑衣人和雇佣兵都掏出了枪,这时卫生间里发出了巨响,门“砰”地一声被撞开,阿卡姆骑士踉跄了一下靠在走廊墙上,然后一边扣上腰带一边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往外走。他注意到了机舱内剑拔弩张的气氛:

“你们在干嘛?”

回旋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冷队就用枪柄在他下腹膀胱的位置怼了一下,他嚎叫一声窜过通道,把阿卡姆骑士和丧钟全推开,用力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为什么不用机组人员的卫生间?”阿卡姆骑士在急切落锁的声音中自言自语。

Harley开心地对Jason挥舞着双手:“嗨小鸟(birdie),你要来点吃的吗?”

她手里拿着一个苹果。

“不,刚刚已经吃得够饱了。”Jason意有所指地擦了一下唇角,他向Harley走过去,“我错过了什么好戏?”

“如果猩猩吵架也能叫好戏,”Harley耸了耸肩,“顺带一提,你还是不戴头盔比较好看。”

“别在我身上找那个疯子的影子,连蝙蝠侠都死了。”Jason躺在座位上闭目养神。“到地方了记得叫我,老搭档。”

丧钟随手把毯子丢在他头上,坐在窗边看起了云层。

 

“要我说,”Owen Mercer手里拿着回旋镖不断敲击着桌子,“这是我们进行过最简单的任务。没有要毁灭世界的Boss,也没有邪恶的超能力罪犯,更没有持续妨碍我们的蝙蝠怪,只要把这些人,”

回旋镖队长一挑大拇指指向坐在前面的几个西装男:“把这些人护送到那个神秘岛上就完事,为什么要出动这么豪华的阵容?”

Jason把帽檐推上去,从睡眠中分出精力来听他们的对话。

“我听到你们的疑问了,很显然,对你们来说是这样。”前排的西装男之一走了过来,他亲切自然地融入到了几人之中。“我是Aaron Alan,这次行动的领头人。很荣幸能和几位一起进行这次旅行。据我所知,各位都是各自行业内的高手。”

黑蜘蛛大声地发出了嗤笑。

Aaron并没有退缩,他一一对这些著名反派致意:“死亡射手,世界上最致命的人……Harley Quinn,小丑的幸存者(Harley:你是不是把我和谁搞错了?)和追求者(这个倒没错)……寒冷队长和回旋镖队长,无赖帮的领导者与核心成员,请允许我向你们致意……阿卡姆骑士,哥谭的犯罪头目,摧毁了蝙蝠侠的人……黑蜘蛛,强大的单兵作战专家……”

他打开了手里的箱子,对着每个人纳米炸弹启动开关旁的名字赞扬他们的“丰功伟绩”,这并不是什么让人感觉良好的体验。

“落地后我一有机会就先干掉他。”回旋镖在寒冷队长耳边说悄悄话。

“还有我们的领队,丧钟先生,也向您致意。能和大家一起行动我非常荣幸,毕竟我们面对的可能是美国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最神秘,最危险却也最不受人重视的项目了。”

“这次探索项目从某次USN(美国海军)的船舰消失在那附近海域开始启动。”Aaron笑容满面地解说道,“当时是非常时期,军方怀疑是苏联搞的鬼,正准备派出军队进行搜索的时候,就发生了让美国损失无比惨重的台风灾害。救灾与重建占用了政府大量的精力,一年之后才有人重新提出将此事是苏联间谍活动的行为而重启了调查。

“赫莱亚(Herlyr)小镇被特工定为暂时的落脚点,那里居民不多,在台风中损失严重已成废墟,但同时又靠近本土,是间谍组织可能选择的最佳地点。然而那个特工一去之后就此消失,再没有任何消息。他的上线和朋友前去寻找,同样石沉大海。

“由于相关的知情者一个一个地投了进去,整件事情开始变得不为人知。在那之后,只有每一次FBI更换领导人整理陈旧档案的时候才会被提起,跟其他的任务一样安排工作,派遣特工,所有的消息来源全都断掉,然后再一次被尘封。整理档案的人从来拿不到新的信息,甚至有一些还得了失心疯,没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无论什么时候去查询,都只一味那是一次简单的船舰失踪。”

“那么你是怎么知道的呢?”还是有人听进了他的故事。

“问的好,寒冷队长先生,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问题。很不幸,第一位失踪的特工正是我的父亲。”

几人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没错。就是这么巧。我父亲从未告诉我母亲他做的是什么工作,在他失踪的三十年之后,我却和他选择了同样的职业。要不是我在档案馆里偶然看到了他的名字,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那个抛妻弃子的男人去了哪里。

“知道了我父亲的去向,我开始调查这个这个籍籍无名的小镇到底有什么名堂。这一下可就精彩了。我原本好奇为何我是唯一一个调查事件真相的人,其他的人呢,其他调查员的家人与朋友呢,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所有相关人士基本都死掉或是疯了。”

Aaron轻描淡写地叙述着可怕的事实:

“调查员本人,他们的后援,发布命令的上司,关系密切的朋友,会追查他们下落的家人,全部失踪或是进了医院,警察束手无策。三十年间,有近万人直接或间地被卷入到这个事件当中,因为他们的所在地分散,出事的原因也全不相同,没有任何直接证据显示他们有联系,而一直没被重视。知情者也全都是受害者,幸存者全都漠不关心。只有几位老道的特工劝我收手,可惜那个时候我已经走得很远了。

“至今华盛顿还认为我是被害妄想症,虽然给了我调查权限却没有提供什么实质上的帮助,所幸我得到了有远见的Amanda女士的支持。……有时在半夜我会被噩梦惊醒,如果我在有能力保护自己之前就发现了这个阴谋,如果当时我的母亲执意追究我父亲的去向,如果更多的人再被这个漩涡吞食……”

他拉开舱门,冷腥的海风灌了进来。Aaron在狂风中对着所有人呐喊:

“来看看吧,这就是那个被诅咒的小镇!”

飞机盘旋的黑色云层之下,大海如同巨兽一般张开了漆黑血口。

TBC

评论(7)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