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3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本节有轻微恐怖要素。

03. Spin spin spin

    赫莱亚小镇原本是个渔村,挨近西海岸,与大陆仅一条海峡相隔,是加州寒流的必经之所。三十年前后,在台风与海底火山喷发的双重破坏下被淹没了大半,现在岛周布满暗礁,大小船只都被隔断,原本繁华的港口废弃,已无人问津, 

没人提及的话,谁也不会想到这里曾经吞噬过如此多国家执法机关的公务人员。至于这件事的真实性……

“他的话你信多少?”阿卡姆骑士一边装作清点着自己的武器弹药一边靠近丧钟。

“视情况而定,做最坏的打算。”

“你比较想遇到异形还是铁血战士?”

看着一脸戏谑的Jason,丧钟伸手拉开他的衣领向里面看了一眼,“身体没事了?”

Jason捂住自己的脖子后退了一步,咬着嘴唇沉声道:“Slade.”

“好吧。”丧钟摊开双手。他扣好面具,单手抓住机舱口的扶手,对后面互系降落伞的几人举起了手里的探照灯。

“看好了,跟着我的信号降落。马上就天亮了,雷达还是探测不到这个岛的情况,下面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落地之前不许内讧——我在说你,回旋镖。”

回旋镖队长瞪着死射的目光转到了丧钟身上。

“再重申一遍,任务是保护调查员,协助侦测采集,对抗一切可能出现的危险情况。两天之后会有直升机来接,如果那个时候某些人还活着的话。”

说完,丧钟松开了手,直直从飞机上落了下去,身上的信号灯在空中划出一道直线。

“确实看不清下面的情况。”死亡射手敲了敲电子眼,关掉了红外线。“雇佣兵负责看着调查员,我先去侦察地形。”

自杀小队的人一马当先地陆续起跳,Jason把自己的补给箱先踢了下去,Harley从后面走了出来:“小鸟,你把头盔落在卫生间了。”

“坏掉不要了。留着做纪念吧。”Jason扯下脸上的多米诺,扣上了新的头盔,跟着补给箱降落伞上的灯光直线下落。

“小鸟?”Harley探出头去寻找Jason的身影,但代表着他的蓝色标识灯只在空中一闪就消失了。

“?”

后面的人在催她赶紧跳伞,Harley弯腰行礼做了个请的手势,雇佣兵在机舱门口刚刚站定,Harley就从他手里夺下了冲锋枪,然后狠狠踹向了他的小腿骨,雇佣兵惨叫一声头朝下栽了下去。

“你在做什么?”

Harley开心地大笑,张开双手向后倒去。她在空中转了个身,空气中冰凉凉的水珠打在脸上让人睁不开眼,穿过层层乌云与浓雾,黎明的曙光恰好从地平线的另一端钻出来。

她把刚刚落下的雇佣兵的伞当作垫子,毫不费力地从地上蹦了起来,举起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她看到的第一个目标,在花环拥抱下正在狂欢面前的人群:“HAHAHAHA……LET’S PARTY!”

死射拦住了她的枪口指了指天上。“怎么?”Harley正想抱怨一下,突然发现了哪里有些不对。她如大梦初醒一般抬起头,明晃晃的太阳挂在天上,阳光明媚,风和日丽,微风吹拂着青草地,她看到的“目标人群”是正在举行户外婚礼的新人们,穿着礼服的宾客们看着这些不请自来全副武装的人瞠目结舌。

吃惊的不止有他们,自杀小队的人同样不知所措,他们抽出了各自的武器摆好了战斗姿态,但是面前却没有作为攻击目标的巨型怪兽,只有一群一脸傻样看上去就是一般民众的家伙。

“我看到的东西是你看到的吗?”回旋镖队长用胳膊肘怼了怼黑蜘蛛。

“如果你说的是我们降落在了充满鸽子和鲜花的婚礼现场,那么就是了。”

“我们同时被催眠的可能性有多大?”寒冷队长在地上打了一发冰锥,回旋镖队长抱着自己的脚跳了起来:“Ouch!你干什么?这真的很痛!”

“看来不是做梦。”

“下次拿你自己去试!”

Harley再一次举起枪:“不管怎么样,你觉得这种地方会有正常的人类吗?直接开火就好了嘛——”

“不要开枪!”

从灌木丛里钻出来一个人,他浑身是血,手里挥舞着和自杀小队一样的行动徽章。

“不要开枪,他们就是普通民众……不要开枪。”

说完他就倒在了地上。

丧钟走上前去,把人翻了过来,正是的Aaron Alan。他捂着胸口的枪伤,嘴里不断冒出血泡:“不要开枪……我被袭击了……小心AK……”

丧钟皱了皱眉,回头寻找Jason的身影。雇佣兵和黑衣人们陆陆续续地降落,他们对眼前的状况面面相觑,有几人过来照看Aaron的伤势——唯独不见Jason。

“嘿,”Harley踢了踢落在不远处有AK标识的武器箱,“小鸟箱在这里,那么小鸟在哪里?”

 

落地的一瞬间Jason就从背后摸出了双枪,俯下身子警戒四周。这一带的树林全被浓雾包围,可见度不足十米,脚下陷入了柔软的泥地——是沼泽。先他一步落下来的人都不知所踪。抬头向上看,也没有人降落的标识灯,通讯器频道沉默。青色的黑暗笼罩着小岛,这和在外面见到的并无不同。

空气中有股粘腻的腥味,是Jason非常熟悉的血的味道。他深吸一口气,顺着风来的方向走去。看来大家都走散了?先找个不那么潮湿的地方升起火,试着联系上其他人……

Jason?

Jason猛然回头,他听到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但是四周空无一人,连鸟都没有一只。红外线下的视角格外诡异,好像这周围的一切都蒙上了一层血雾。Jason摘下了头盔,开始后退。

Jason……

“谁他妈在那儿?”

第六感为他敲响了警钟,Jason退到树的后面,拉开了枪的保险。空气越来越潮湿,树冠的露水落在他脸上,模糊了视线,Jason揉着眼睛靠上树身。

Jason.

树干突然突出一张扭曲的人脸,在Jason的耳边叫着他。Jason大叫一声一拳把那张脸打个粉碎,木制的眼珠和碎屑飞溅得到处都是,只剩下一张嘴,嘴里的舌头伸得老长,不断地舔舐眼鼻中流下的鲜血。

Jason……Jason……

另一棵树中又突出了一张人脸,这次Jason看清了,那是他父亲的脸。男声和女声交替着叫着他的名字,树身中还挣脱出手来,像是要拥抱他一样拼命伸向他。

Jason一枪爆了“他父亲”的头,不断地又有新的头长出来,像是肿瘤一样填满了视野,遮蔽了天空。他们脸上有着各式各样的表情,或忧愁或愤怒或悲伤,无数的负面情绪倾泻到Jason身上,令他恐惧又恶心,他对着那些“人”疯狂扫射,整个树林中回荡着呻吟与惨嚎。

血雨劈头盖脸地淋了他一身,Jason仰起头努力辨认着天空的形状,却只看到了无数残破的尸体被穿在树枝上,手脚交叠在一起,像是被剥了皮的火鸡。

树枝向天空伸展,如同对着神明祈祷——树根是它们跪下的双脚,树冠是它们低下的头颅,它们献上祭品,像是拧抹布一样把那些人身体里的血液拧出来。启明星降落,拖着迟缓的身子走着,展开巨大无比的身体,伸手指向西方的星空——

“Jason!”

Jason猛地醒过来,他几乎快要窒息于幻想中的血海,摘下头盔大口呼吸。

过了半分钟他才从恐惧中挣脱出来,意识到旁边坐着的是谁。Aaron Alan,脸上依旧挂着那令人讨厌的虚假笑容,怀里紧紧抱着箱子——Jason一眼就看出了那里装着遥控他们的爆炸项圈的开关。

“你还好吗,阿卡姆骑士?我看你好像做了噩梦。”

“这里是哪里?”Jason揉着太阳穴。“我们怎么在这儿?”

“我落下来就看到你昏迷了。好像挺不巧的——我们掉进坑里了。”

Jason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了看,上面是延伸了十几米的覆盖着碎石和杂草的缝隙,他们的降落伞卡在一边,中间的天空已经泛起了鱼肚白。

“只有我们偏离预定降落路线,其他人应该都在一起吧。”Aaron盯着雷达看,“这里信号很差,我们只能等待他们搜救了。”

“你在这儿待着。”Jason重新带上头盔,刚刚幻觉的痕迹还在他眼前漂浮,闭上眼就能看到遍地的尸骨。

Jason射出钢索从坑里爬出去,外面的浓雾散了一大半,隐约能看到晨光。只可惜四周的树木基本上都快要枯死,没办法爬上去看一下四周情况——这就是在大城市与小岛的区别了。Jason有点想念哥谭的滴水兽。

他向着降落伞挂住的地方走过去,希望能找到点什么装备。路上有很多断掉的树枝,被踩碎成两截发出了刺耳的声音,Jason不耐烦地低头看着脚下,却发现了一截白骨。

他蹲下来,小心地清理掉周围的土渣,从下面拔出一根完整的骨头,Jason用自己的手臂丈量——是成年男子的前臂尺骨。

“你在看什么?”Aaron气喘吁吁地从坑底爬了上来。

Jason没回答,继续挖掘。他很快得到了和尺骨配套的桡骨,肱骨,和一部分的腕骨。看样子这具尸体被埋在这里很长时间了,骨头已经变得干干净净,不知道还能从上面提取到多少DNA信息。

正当他继续推理的时候,手里的匕首挖在了一块金属之上。是一个缠绕在手掌骨上面的金属链子,下面挂着一个铭牌。Jason吹了吹上面的土,把铭牌翻过来查看。

Aaron Alan.

上面刻着的名字是Aaron Alan。

“这是谁的尸骨?”Aaron的声音从耳边传来,Jason猛地一回头。Aaron就站在他身后,弯腰看着他,和他手里的牌子。

Jason合起掌心,把铭牌扯下来。没有人能悄无声息地靠近他而不被发现。“没谁……你是怎么上来的?”

Aaron依旧保持着那虚假的笑容:“这是谁的尸体?”

他们就这么看着对方,直到Jason拔出枪来。

“这是我要问你的。”Jason用枪抵住Aaron的脑袋,“你他妈又是哪一具尸体?”

TBC

//////////////////////////////////////////////////

赶上了.822

评论(6)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