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4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04.Have yourself a scary little solstice

Aaron看了看直指他额头的枪,收起了笑容。

“你要干什么?”

“问你自己。”Jason把手里的铭牌扔给他,“解释一下,这个死人和你同名?未免也太巧了吧。”

Aaron翻看着铭牌,然后把它捏在手里。“同名又怎么样?你就凭这个怀疑我在搞鬼?我倒觉得你是想趁着周围没有其他人想从我这儿抢炸弹控制器。”

眼看着他就要打开箱子,Jason一枪打穿他的手臂:“不准动!你不会想试试你的手快还是我的枪快。”

Aaron闷哼一声,死死瞪着Jason。

“那就说第二个问题。”Jason慢慢向前走,“你怎么知道我的真名?”

在Jason昏迷的那个时候,Aaron是叫了Jason的名字把他唤醒的。

“别跟我说是Amanda告诉你的,关于我的真实身份,我们可是签过保密协议的。”Jason沉声道,“看样子你把我们的底细都摸得很清啊——你把我们弄到这个荒岛上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Aaron突然摇头一笑,他猛地把手中的箱子扔在Jason脸上,身形一晃钻入了森林之中。

“Fuck.”Jason骂了一句,抓起起箱子追了上去。Aaron似乎非常熟悉这个森林,几次变向差点就让Jason追丢了。随身带的子弹快被打光了,但是除了最开始打断了他一只手之外就再没打中过。

所有的武器都被丢在箱子里了,箱子又去哪儿了?

Jason在下一个拐角又追丢了Aaron,他烦躁地停在原地。天空已经完全大亮,浓雾也散去不少,树木也越来越繁盛,完全看不出这是个荒岛。一路追过来视野越来越清晰,但偏偏还是追丢了。

这时前方的灌丛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他大踏步走了过去,用箱子拨开遮挡的杂草,从树林中钻了出去。

豁然开朗。

面前是一大片干净的草地,其中零星生长着白色的花。不远处是缠绕着花藤的拱门,下面站立着身穿白色礼服的新人们,台上的牧师正在念着新婚祝词。

WTF?

Jason还呆在原地,旁边突然有人走了过来,居然是丧钟。他一手搭在Jason肩上,另一只手从背后摸走了他的枪,同时大声问道:“你没事吧?”

“我?我没事。”Jason愣了一下,然后冒出一大堆问题:“你们怎么在这儿?那群(正在办婚礼的)家伙是什么情况?这不是荒岛吗?怎么搞出来这一副歌舞升平的景象的?不对,最重要的是,你看到Aaron了吗?那家伙……”

“说到Aaron,听说你们被袭击了?”

我们?

一个全副武装的雇佣兵走了过来,他浑身警戒着,端起手里的枪直接指向丧钟:

“你确定听到Aaron的遗言是‘我们遭到了袭击,小心森林’?”

遗言?

丧钟微微用力捏了捏Jason的肩膀示意他不要说话:“没错。我们落地之后发现这种异常情况时,”丧钟指了指受到安抚后回归平静的婚礼现场,“本来打算直接攻击,Aaron突然浑身是血地从草丛中钻出来说不要开枪。”

“他说这些人确实是普通民众,然后说‘他们’遇到了攻击——鉴于当时只有他和AK不在场,我们只能认为是他俩的降落出现了偏差,遭到了什么东西袭击。之后他就咽气了。”

咽气了?!!?

Jason无比震惊地张开了嘴巴,所幸他带着头盔所以别人看不出来,雇佣兵半信半疑地看着他们,然后丧钟示意Jason把手提箱还给“支配者”们。

“好吧……我们确实是遭到了袭击,我们掉进了一个深坑里,那里的树木突然就疯掉了,开始攻击我们,上面长出了很多人脸,我们在半途中就逃散了——我对这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Jason半真半假地讲述了他的幻觉和真实情况,然后举起双手让雇佣兵队长给自己搜身。

“你说树木开始攻击你们?可Aaron死于枪伤。”

Jason明白丧钟为什么拿走了他的枪。他毫不在意地耸耸肩:“那就更不关我的事了,我所有武器都在那个我的箱子里。”

队长拿走装着炸弹控制器的手提箱,直接把控制器戴在了手上,然后指挥着其他人一同离开了现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Jason跟着大部队的最后面,他随手拉住了死射开始发问。“Aaron死了?那些人又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一点也没有荒废小镇的样子?”

死亡射手答非所问:“你的电脑系统有时间显示吗?”

“当然有。”

“你自己看看时间。”

Jason调出头盔的内置系统,进行时间流校准后,在界面的正上方显示出了准确的日期:7月21日——

——1985年.

还没等Jason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就看到死亡射手正在用一只半自动手枪对着他:

“我听到了Aaron的遗言,他说的是小心AK而不是小心什么见鬼的发疯的树。虽然我也看不惯他,不过你现在是一个比他更不稳定的因素。Amanda不会希望看到你杀了她的合作伙伴的。”

 

Jason泡在热气腾腾的浴缸里吹起了泡泡。

按照死亡射手的说法,他们是突然回到了三十年前,那时的赫莱亚还没被台风摧残,作为一个繁荣的港口城镇有着很多的居民,处处还很繁荣。只是小岛的周围被奇异的电磁场包围,他们无法离开这里也没办法向外界传递信息,真是字面与物理双重意义上的被困在孤岛。

大概是这些年见识了太多奇怪的东西,Jason一点也没觉得吃惊。整个队伍的人都是一副既来之则安之的态度,Harley还在白天的婚礼上玩得很疯,其余的人跑到镇上唯一一家酒店包下了整层之后就没再有任何进一步的行动。

Aaron死了,身上有很多的跌撞伤痕,胸口有枪械的贯通伤。说真的,看到那个伤痕Jason觉得他还能说遗言简直是个奇迹。难道是在追逐中其实射中他了?但是Jason非常确定自己瞄准的都是不致命的地方。如果这人是唯一的知情者,那杀了他什么信息都得不到了。

Jason躺进水里,睁眼看向天花板。透过水纹看到的景象全都被扭曲了,声音与光线都被削弱了不止一层,外面的世界开始变得灰蒙蒙,浴室的灯闪了两下后突然灭掉。

一双手突然扼住Jason的脖子,把他死死掐住摁在了浴缸底部。Jason拼命挣扎,用力抓住湿滑的浴缸边沿呛了好几口水。肺内的空气被一点一点挤压殆尽,呼吸道像被火灼烧一样剧痛,那种临近死亡的恐惧让Jason想起了曾经被关在阿卡姆的无尽黑暗——

“Jason?”

浴室的灯突然亮起。Jason猛地惊醒,他发现自己居然睡在了浴缸里,差一点就要淹在水里了。

磨砂玻璃门外是丧钟的影子,他敲了敲门:“你还活着吗?”

Jason抹了抹脸让自己清醒,从手掌中发出闷闷的声音:“还行。”

“那就出来吧,已经很晚了。”

Jason起了恶作剧的念头,他拉开浴帘,手撑在浴缸壁上,歪着头看着门外的影子:“进来一起洗呗?”

浴室门外没了动静。Jason哼着歌从头顶拿下浴巾,突然听到外面稀里哗啦脱装备的声音。不多时,门被打开,丧钟只穿着紧身衣走了进来。完美的身材比例和肌肉线条让Jason吹了声口哨。

“我早该给自己找点乐子了。”Jason懒洋洋地盯着丧钟脱掉衣服,一脚跨进浴缸。他翻了个身让自己压在丧钟的身上:“我们干点飞机上没干完的事?”

“你是说让我看着你给自己的脖子来一刀,然后帮你把纳米炸弹挖出来?”

“总得有点参与感,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起码你知道了那种炸弹的引信是怎么操作的,以后就算真的被拴上项圈也不害怕了。”Jason像是抱怨丈夫的待产妻子,他开始在丧钟身上亲来亲去,“而且,我这不是来补偿你了吗?”

丧钟轻哼一声,抓住Jason的手腕,把他反压在墙壁上,看着那双浅色的蓝眼睛:

“和以前一样?”

“和以前一样。不接吻,cha到射。”

他们就像默契的搭档。丧钟的爱抚很快让Jason软成了一团,只能把自己的体重压在对方身上好不倒下去。刚刚扩张过的地方轻易地让对方的手指挤了进去,指节在xiaoxue里弯曲转动,Jason面色飞红,搂着丧钟的脖子呻吟起来。

外面忽然传来了门铃声。

回旋镖队长又重重敲了两下门:

“丧钟?AK?队长让我们去大厅集合。”

对于这不识相的打扰Jason怒火中烧,他对着门外大声喊道:“我屁股里还插着一根J//B你让我怎么去集合?”

丧钟和回旋镖队长都被噎了一下(丧钟:还没),过了好一会儿门外才传来“反正我通知到了”的嘟囔,接着是离开的脚步声。

“算了。”Jason愤愤地从水里站起来,擦干身体,接着转过头来面对丧钟:“你欠我一次。”

TBC

/////////////////////

人有多大胆,更新拖多晚。823

评论(9)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