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5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本节有身体虐待与轻微血腥场景。

05.Great Old Ones are Coming to Town

“我们没找到AK他们的降落伞,也没找到什么巨大的裂缝和枯树。”雇佣兵队长盯着Jason,“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那你不如等Aaron活过来给你个合理的解释。”Jason大大咧咧地躺在大厅沙发上不屑一顾。

在雇佣兵们把枪口指向Jason之前,丧钟就挡住了他:

“你们用了一个下午就搜索了整个岛?”

雇佣兵队长一边盯着Jason一边慢慢地说:

“并没有……这个岛的实际面积比我们得到的地图要大,它在台风后沉没了三分之二,我们缺失部分数据。”

“那先别急着下定论。”

“这也是我要说的。”队长收起了枪,“现在开始我们分成四个小队,每个小队跟随调查员沿一路搜索至岛的边缘,记录地形地貌收集资料,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别想着逃跑,调查员身上有距离探测器,离开他超过500米你们身上的炸弹就会爆炸。也别想耍滑头,我的人会时刻盯着你们。”

Jason偏了偏头,看到那个最先用枪指着他的雇佣兵对他比了个抹脖子的手势。他不屑地笑了笑。

分配完毕。每一队都有一名黑衣调查员和至少一名雇佣兵,其余死亡射手和Harley,寒冷队长和回旋镖队长,为两队,阿卡姆骑士和黑蜘蛛一队。丧钟还想对Jason说些什么,队长就拉住了他:“我们一起走,找找离开这个岛的方法。”

Jason隔着头盔对丧钟吹了声口哨,回头看到了那个讨厌的雇佣兵,那人状似非常开心地指了指手上的控制器,对Jason摇了摇头。Jason走到他身边,一手搂住他的肩膀:“我该怎么称呼你?”

“Taylor Jones, 怎么?”那人挑衅似的和Jason对视。

“好的,Taylor,”Jason冷笑起来:“我会记住你的。”

 

“我会想你的,小鸟。”Harley路过时拍了Jason的屁股。

死亡射手这一队跟着的调查员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从始至终没有摘下过墨镜也没和他们交流,雇佣兵们也神经兮兮地端着枪,好像草丛里随时会蹦出敌人。Harley把球棒扛在肩上,无聊得打哈欠。

过了一会儿,她终于忍不住,走到死射身边撞了下他的肩膀:“你还记得白天那个婚礼的新人吗?”

“怎么了?”

“他们说晚上会有篝火舞会,还邀请我们去呢。”

“也许他们只是为了表现得礼貌一点,”死亡射手说道,“我们说是来执行秘密任务的,但是这种乱七八糟的组合看起来一点也不像,不被提防已经不错了。”

“哈,是吗?旅店老板还问我们是不是007那种呢。”Harley像是想起来什么了一样,“现在的Bond是谁来着?”

“Roger Moore.”死亡射手随口回答。

“哇哦!”Harley开心地一拍手,“有Tanya Roberts吗?我还蛮喜欢她的。”

“有。要是运气好,现在说不定还有播映雷霆杀机的电影院呢。”

Harley两手搭在死亡射手的肩膀上被他带着走:“我们翘掉调查去看电影吧?”

死亡射手向前一抬下巴:“他们呢?”

“杀了不就行了?”Harley轻松地说道。

他们的聊天完全没压低声音,前面的雇佣兵听到之后猛地调转枪口:“不许去!”

“那你打算怎么办?按下按钮,把我们炸飞?”

死亡射手叹了口气,正想要说两句缓和一下气氛,却看到走在前面的调查员突然蹲下,双肩不正常地抽搐。死射马上打断他们的争执,示意几人慢慢跟上去,但没走几步,调查员突然狂笑起来,一下子钻进灌丛瞬间消失。

“Fuck!”

雇佣兵们还愣在原地,死射已经骂了一句追了上去,同时喊着Harley:“小心500米!”

 

“这人疯了吧!”回旋镖队长上气不接下气地在林中飞奔穿梭,“大晚上的跑什么跑?追丢了我们不就没命了?”

“说不定他们就是想我们没命。”寒冷队长把脚下变成冰路,保持着极高的速度才勉强能追到调查员的身影。

回旋镖队长又一次对着大致方位投出武器,有一种熟悉的命中手感,他还没来得及叫好,回旋镖就像穿透了对方一样从来路的对称线回到了他手里。

“我的天?”回旋镖队长不可置信地看着手里没沾一点血迹的回旋镖,“他减速了吗?”

“没……他分裂成两个了……?”寒冷队长努力辨认着前面的身影。

“什么?”

调查员突然一个俯冲,融入进了更深的黑暗之中,彻底没了踪影。

寒冷队长停在了原地,回旋镖一头撞到了他身上。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人穿梭树丛的声音,虫鸣与鸟叫也听不见,只有浓重的黑暗逐渐包裹过来,探照灯的范围越来越小。

二人面面相觑:

“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黑蜘蛛从树上一跃而下:“跟丢了。”

Jason坐在地上,毫不在意地打了个哈欠:“这事我有经验,今天第二次了。”

“那你第一次是怎么解决的?”

“没用我解决,他自己死了。”

黑蜘蛛哑口无言,他有些无奈地摸着脖子:“希望他能死在500米以内。”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身后的雇佣兵们能追上来,然后大慈大悲地解除距离限制。谁知道呢?那些家伙说不定更乐意看他们炸成烟花。黑蜘蛛一边寻找调查员留下的踪迹一边问了些感兴趣的话题:“那么——你跟蝙蝠侠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让他公布真实身份的?”

黑蜘蛛没有听到回答。他转了个身,刚刚还一直坐在原地的阿卡姆其实就像是从没出现过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又来。

这种事都是今天的第三次了。

Jason倒坐着椅子,下巴靠在椅背上,看着面前穿着罗宾服被吊起来的少年。

少年眼睛被蒙住,浑身上下都是伤。拴住手腕的铁链上满是突起的倒刺,支撑着少年身体的只有勉强能够到地的脚尖。灯光戏剧性地从头顶上打下来,整个场景像是给他准备的独角戏,观看者只有Jason一人。

“猜猜硬币正反?猜对了就放你离开。”一枚硬币从人的手中弹出,在空中打着旋。

开玩笑吧,他像是说得出来话的样子?

“什么东西穿红配绿,半死不活?”从黑暗中伸出的金色手杖挥在少年骨折的小腿上。

是罗宾。Jason替他回答。

阿卡姆的疯子走马灯似的在他面前转过一圈又一圈,然后轮到小丑走上舞台,其他人悉数退场。少年开始颤抖,疯狂大叫:

“求求你,求求你,别——”

撬棍一下一下打在少年身上,惨叫声与求饶声夹杂在一起,在铁制的牢笼里回荡,血与肉飞溅到Jason面前,却被一堵透明的墙挡住。有人出现在他身后。

“小丑的余孽?还是稻草人的信徒?不管你是谁,想用这种东西搞垮我都想的太简单了。”Jason没有回头,背对着阴影里的那个人说道,“稻草人特制的毒气都不觉得我内心的恐惧是被这些渣滓虐待,你怎么就认为我会怕这一幕呢?”

那个人从阴影里走出,脸上被一层黑雾挡住,他只是打了个响指,Jason瞬间被移动到少年面前。

“Well well,让我们揭晓这压轴的序幕吧。”小丑行了个礼,他摘下了少年的面具,那张还有些稚气的脸变换个不停,先是Jason,然后是少年夜翼,最终定格为Tim Drake.

Tim满是伤痕的脸出现在他面前,少年用尽最后的力气抬起头,被打到充血的双眼看着他: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来救我?

Jason立在原地。小丑咧开嘴大笑,歪着头凑上来观察他的表情。Jason掏出枪塞进了他的嘴里扣下扳机。

一声爆响,小丑的半张脸飞了出去,他维持着大笑的表情,像具破布娃娃一样倒在了地上。

“你他妈怎么敢——”Jason暴怒,“你们他妈怎么敢!!”

周围的反派们都变成了小丑的脸,他们扭曲地笑着,像是被上了发条的胡桃夹子,咯咯作响。Jason一枪一下把他们的手脚穿透,如同打西瓜一样爆了他们的头。那些武器上还沾着少年的鲜血,很快就被更多的血给覆盖。舞台变成了绞肉机,灯光变成了血红色。

“我是怎么才从他们手中活下来的……我发了誓一定要杀掉這些哥谭的蛀虫……我说了不会再让他们有机会对任何一个好人出手,不会再有人和我体验一样的地狱——你他妈怎么敢!”Jason打爆了那层透明的玻璃墙,几步冲到蒙面人面前拎起他的领子。“你要知道触碰我逆鳞的后果!我要让你后悔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Jason咆哮着:“现在你就看着!没有蝙蝠侠阻止我能做出什么事!”

手中的人突然膨胀起来,他像是只气球,无限地膨胀了起来。这个“人”从脸上长出了吸盘一样的触手,身上覆盖起了软质的鳞片与光滑的皮;肋骨刺破胸膛钻出,背后的皮剥离扇动,在身后张开如同恶魔一样的肉翅;整栋房子被挤塌,而他还在膨胀。

与此同时,地平线上升起了带着土星环的巨大土星,土橘色的影子投射在半个天幕之上,遮蔽了月光与星辰,挡住了银河与墨空。这颗行星近到能让人数清它身上的巨大条纹,难以言喻的压迫感攫住了心脏。

狭小,面前的一切太狭小了。Jason几乎不能呼吸,差一点就跪在了地上。他回到了那个从下水道逃离阿卡姆的夜晚,他从没离开过那里,他只是一遍一遍走出去,然后不停地被拉回去——

“Jason.”

丧钟突然出现在他的梦境里,他把Jason从地上拉起来,像是那天一样问他:

“你想逃吗?”

“我——”Jason哽咽着,他冲破喉咙的束缚,声音带着哭腔,大声喊道:“想!”

他们开始从土星的影子下逃走,从怪物的身边逃离。穿过森林和小路,就像他们从阿卡姆离开那一天一样。有人在前面,支撑着他最后一口气——

从悬崖上飞跃——

Jason猛地醒过来,头痛到好像要裂开,一片模糊的眼前有几个人影在晃动。他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摘掉头盔,才发现右眼在流血。

周围是他这一队的雇佣兵,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追了上来,看着受伤的阿卡姆骑士不知作何反应。

“……丧钟在哪里?”Jason捂着眼睛踉跄着站了起来。

雇佣兵们面面相觑。

“说!”Jason不耐烦地大吼。

几人被吓了一跳,其中一人颤抖着指向东面。Jason没有理会他们色厉内荏的警告,直接射出钩索,飞过天空。

TBC

评论(8)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