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6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本节仍有部分身体虐待要素。


06.High Flying Bird

就算是按照小丑的标准,这次也太过了。

丧钟在疯人院中穿行的时候经常能听到撕心裂肺的惨叫,还不止一次。没日没夜,从不停止,令人心惊的惨叫声。那个被折磨的人还没有经过变声期,掺杂着神志不清的求饶和嘶哑无力的示弱,让人怀疑他是不是下一秒就没气了,或者还不如早点死去比较好。但是也许是小丑控制得当,在经月累日的折磨之后,少年还活着。

虽然丧钟也不喜欢蝙蝠侠和他的小跟班,但是真要到了对上的时候,丧钟只会一刀给他们个痛快,绝没有一点一点折磨他们的爱好。

这一次的毒打比哪一次都狠,少年已经完全发不出声音,出气多进气少,蜷缩在地上不停地呕血。

“他还活着吗?”丧钟路过的时候问了句。

“布丁说他这次差一点就逃出去了,要多给他点教训。可怜的小家伙。”Harley的眉毛扭成八字,“谁让小鸟被剪了翅膀还是总想着逃跑,真没办法。”

“布丁说他有点玩腻了,谁知道呢?可能下次他就死了吧。”Harley说着摇了摇头,离开了“牢房”。

丧钟站在双面玻璃前看着少年。

少年的手被绑在身后,和脖子上的铁链拴在一起,很艰难地蜷缩着。从他痛苦的呼吸来看也许是断了几根肋骨,还伤到了肺。裸露的小腿上有骨折未愈的痕迹,全身没有一处可以称得上是好的地方。

他突然睁开了双眼。

那双眼睛中蕴含着排山倒海的仇恨与愤怒,丧钟有一瞬间以为他是在看自己。虽然他马上就开始呻吟着蜷成一团,因为伤痛而瑟瑟发抖,但是那些强烈的情感已经暴露了他的内心。

丧钟打开门,走到他面前。少年瑟缩着埋下头,他身上展现出来的恐惧同样货真价实。

丧钟蹲在他面前,抓着他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跟自己对视。

“你想逃吗?”

少年愣了一下,目光闪烁不定。丧钟能猜得出来他在想什么——是不是小丑派这个人来折磨自己的?钓出自己的真实想法之后再来一顿打?或者这次就干脆杀了他?

但是——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几率的话——

“我……”少年声音嘶哑,他清了清嗓子,咽下嘴里的血,“我想。”

“我想逃!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少年疯狂地喊着,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他呜咽着,声音在空旷的房间荡起回声。

丧钟站起身,抽出背后的武士刀。少年倔强的咬着牙,紧盯他。

“低头。”丧钟举起刀,切断了他脖子和手脚的锁链。在金属项圈之下的皮肤异常苍白,几乎是唯一没被抽打,切割的地方,柔软,且脆弱。

“罗宾,”丧钟走在前面打开了门,一刀放倒了门口的守卫:“想逃的话,自己跟上来。”

“Jason,Jason Todd.”少年——Jason强迫自己爬起来,这并不容易,他现在就像一团破布一样。但他还是捂着自己骨折的肋骨,用不知伤了多少次的腿支撑起了自己。他看着丧钟:“别叫我罗宾,SLADE.” 




“Slade!”Jason手臂的装甲上弹出了钢爪,狠狠割开了车门。变形的车挂在树枝上摇摇欲坠,看样子里面的人凶多吉少。

丧钟从短暂的昏迷中睁开眼,看到的是血流满面的阿卡姆骑士正在表演徒手撕车门。

“你吓到我了老家伙,我以为你和这个车一样变成了U形管。”Jason看到丧钟没什么大事顿时松了一口气,开始拆解前车门把不省人事的队长从里面拉了出来。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

人救出来之后Jason一脚把汽车从树上踹了下去,砸在地上发出巨响。

“他弄了一辆车,打算从桥上冲出去。”丧钟踢了踢昏迷不醒的队长,“但是我们每次接近桥头,就会被扔回出发地。直到刚才那次,车子好像是跌进了深渊,一直在下坠。醒过来就看到你了——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Jason脸上的血怎么擦也擦不干净,只能用手捂住充血的右眼。

“这个地方有问题。我觉得让我们来的人就没打算让我们活着回去。”

他坐在报废的汽车上详细地对丧钟讲述了到这里之后发生的种种怪事,包括莫名死去的Aaron与那些千奇百怪的梦,像是星球日报那么高的泥脸与杀人鳄的混合体怪物,降落的行星和腐烂的沼泽,还有无边的血///海与祭祀。

“我不知道你能相信我多少,”Jason烦躁地又抹了一把头上的血,“但是有个很显然的问题:那些把我们聚集于此的人对我们知根知底,而且充满敌意。”

丧钟并没有如Jason所想地提出质疑,反而肯定了Jason的想法。他从腰带里拿出绷带走进Jason,而Jason也终于放弃了胡乱地擦掉那些血,放下手让丧钟帮他包扎。

“你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吗?嘶……”Jason被酒精棉激到小小地哼了一声,“别告诉我这个鬼地方只针对我一个人。”

丧钟把手里的绷带打了个结,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梦到刚见到你的时候。”

“什么?我和蝙蝠侠一起阻止你护送军火那次吗?”

“是你在阿卡姆只剩一口气那次。”

Jason安静了下来,他抬起头看着丧钟,微微张开了嘴唇,像是想说什么,但是又什么也没说。他前倾着身体对上丧钟的视线,眼中倒映着的月光沉静如海。

丧钟揭开面具,弯下了腰。他熟悉Jason的这种表情。在他们单独相处的那一小段时间里,Jason经常这么看着他,欲言又止。他们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心照不宣的默契没人打算停下来,只有——

“轰隆——”

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爆炸的巨响,伴随着爆炸声,还有一个欢呼的声音从爆炸区划着抛物线降落在他们所在的区域。

“我说了你能做到的!冰冻和加热需要的能量一样,只要调转一下极性——tada!我们逃出升天!”回旋镖队长那一点也不掩饰的开心惊呼传了过来。

他们两个坐在一个用树枝编成的简陋筐子里接着爆炸的冲劲飞了出来。

“我讨厌火。”寒冷队长把身上的衣服裹得更紧了。

降落的同时筐子也散了架,回旋镖队长摆了一个满分的落地动作,可以给自己打9.9分那种。他看到了前方的丧钟和阿卡姆骑士,正想要挥手,发现他们两个挨得无比的近,就像是丧钟把阿卡姆骑士压在了车前盖上一样。

“呃……”回旋镖心里开始打鼓,“我打扰到什么了吗?”

Jason掏出枪:“把你的脑袋洗洗干净拿过来!”

丧钟拉住了Jason,在那两个人看不见的角度轻轻亲了Jason的耳朵,然后若无其事地走开询问他们两个状况。Jason捂着泛红的耳尖蹲在了原地。

“这些人没有一个好玩意,就是要搞死我们。”回旋镖队长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你说如果像以前那样,比如生化辐射变异的超能力大反派,沉睡千年的女巫王,或者即将要钻入地心爆炸的核弹什么都行,好歹知道需要打什么东西。现在我除了跟着这群调查员到处乱逛之外什么都做不了,跑也跑不掉,留着也没用……”

寒冷队长打断了他的牢骚,把话题转回正途:“丧钟,你也什么都不知道?你可比我们都高一级。”

“我只被通知要看好你们,和那些雇佣兵合作协助调查员,完成任务之后领我的报酬就行了。”

“也许他能知道什么。”寒冷队长发现了躺在地上的雇佣兵队长,“让我看看一发速冻弹能从他嘴里撬出多少东西来——”

他摁下冰冻枪的扳机,从枪口冒出一股火舌来。

“……”寒冷队长盯着自己的枪,看上去心情不太好。

队长被火焰灼烤,一下子就醒了过来,他飞快脱掉被烧焦的衣服,躲到了废车的后面。他摸向自己的右手臂,发现炸弹控制器已经被他们拆下来了。

“我有一个想法。”丧钟出现在他面前,“除了你之外,其他人都不是什么雇佣兵。那些家伙充满敌意,不服从命令,抗压能力又差,你觉得能骗过谁?”

队长刚要拿出枪,丧钟飞出一把胁差就将他的手钉在了地上,同时一脚踩住了刀柄。丧钟正要继续刑//讯,队长突然停止了惨叫,他的视线从丧钟身上转移到了他背后,脸上的表情由愤怒转变为惊恐。

“真的?这招连我都觉得老套。”

队长嘴唇不断哆嗦着,他疯狂地挣扎起来,像是要硬生生把自己的手从胁差上拽出来一样,伤口被扯得鲜//血//淋//漓:

“放开我,放开我!我在深渊中看见了那只怪物!我们都会死!……放开我!”

丧钟意识到不对,巨大的影子笼罩了半个树林,他回头看去,一个如山一样的身影出现在桥的对面,它,或是他/她俯视着整座小岛,沉默而富有压迫力。阴影的边界有着无数挥动的触手,它们高高在上,拨弄星辰。天边的启明星才刚刚升起。

寒冷队长拍了拍回旋镖:“这就是你要的‘具体’反派。”

“我看得到。”回旋镖愣愣地注视着那团触手叠加的肉山,“这已经超越恶心的范畴了——我们还不快跑!!”

另一边的雇佣兵队长早就挣脱了丧钟的刀,带着几乎被剖成两半的手发狂似的大叫着逃进了森林深处。丧钟也从最开始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他跟着队长跑的方向前行,同时叫着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没动静的人:

“Jason,快走……Jason?”

Jason并不在这里。所有被怪物的阴影覆盖的地方,都没有他的踪影。


TBC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