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7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本节有心理虐待情节。


07.Electrallentando

天色慢慢亮起来,路上逐渐有了本地人,他们看着一路狂奔的几个人莫名其妙。

“是我有问题还是他们有问题?为什么他们看到怪物都不跑的?”

“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他们昨天看到我们还不跑我已经觉得很奇怪了。”

回旋镖和冷队一路打着嘴炮,没人敢回头看看那个令人悚然的怪物是追上来了还是哪儿去了。丧钟在下一个拐角拦住了他们:

“回酒店去。”丧钟给他们指了方向,“集合时间到了,告诉所有回去的人留在酒店不要外出。”

“那你干嘛去?”

“我去找幸存者。”

丧钟没有停下脚步,转回头向着岛的边界跑去。

被扔下的两人面面相觑,他们只能暂时听从丧钟的命令。至于回去打倒那个不知名的什么东西?他们宁愿考虑面对十个狂暴化的超人。

“回旋镖?寒冷(Cold)?你们怎么回事?”Harley看着他们莫名其妙。

“我发誓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多的问题。”到了酒店之后回旋镖一头扎进大厅的沙发,然后又猛地跳了起来,“不行,我现在有黑暗恐惧症。”

那个巨大阴影并没有消失,他,还是她/它就站在天边俯视着所有人,鲜活地蠕动着,让人恶心又恐惧。

“太阳出来了,他的影子也淡了不少。”死亡射手站在窗边,不知道是不是在强迫自己观察着那个怪物,“他没有进一步的举动——但我觉得那不是幻觉。”

经过了光怪陆离的一夜,只有自杀小队和雇佣兵们回来了,所有的黑衣调查员都不知所踪,加上很早就死去的Aaron,现在没有任何一个“调查员”需要他们辅助了。按照来时的说法,任务已经可以完全作废,只看领队怎么说。

“你们也差不多了吧?吓人的话最多也就一瞬间,都这么久了还会害怕吗?”Harley趴在桌子上戏弄着瘫倒在地的雇佣兵们。“你们仔细看过吗?那个东西长得就像是很多很多有环状利齿的环节蚯蚓打结缠在一起,还有突出来的像藤壶一样的寄生物,从里面会伸出一团细长的黑线一样的虫子……”

她还没说完,就有好几个雇佣兵捂着嘴奔向了卫生间,回旋镖脸色铁青,强颜欢笑:“我可是从它面前逃回来的都只能看到一团阴影,你为了吓他们也不用编得这么逼真吧?”

“我没编啊,这是事实嘛。”Harley举起了手里的石板,“我在地上捡的,你看像不像?”

黑蜘蛛首先接过了那块石板。说是石板,但板子的材质看上去很奇怪,其表面非常地光滑,黑色的底料中掺杂着点点金银的杂质,似乎是在发光,又像是在流动。在上面有人用非常粗糙的笔法划刻了Harley所说的形象,嵌在“蚯蚓”口里螺旋状的倒钩利齿,从背后窜出来的黑线触手,打结在一起的尾部。过于糟糕的雕刻技术非常直接地展现出了雕刻者的情绪:恐惧,烦躁,崩溃,疯狂,像是雷雨夜晚贴在窗外的脸,或者从球卵中飞泻的蜘蛛群,让人看了就感觉不快。

黑蜘蛛把石板移到窗口与那个巨大的影子比对:

“他在——穿行?”

几人凑过来看。比起石板上的形象,影子的“嘴”显得非常短,它打结的部分变多了。一条触手伸向天空,另一条触手从下面伸出来,穿过那一层肉山,从左边伸出,然后从右边打结,环形肌肉不断收缩,此起彼伏。

正当他们紧绷着盯着那团不断淡去的影子时,房间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几个人猛地回头,看到丧钟肩上扛着昏过去的雇佣兵队长走进了房间。

“阿卡姆骑士回来了吗?”丧钟把队长丢给他自己的手下去包扎伤口。

“没有。”

“他在房间睡觉。”

寒冷队长和Harley异口同声地说道,然后他们莫名其妙地互相看了一眼。

“我没看到他走进酒店——”

“我一回来就看到他睡在床上——”

Harley鼓着嘴在背后用球棒的把手捅了寒冷队长的腰,寒冷队长吃痛倒在沙发上。

“不信的话去他房间看看嘛。”Harley从房门走了出去。

 


Jason站在一片浓雾之中,四周是一望无际的废墟,呼吸时吐出白雾,吸入的全是冰冷的水滴。他慢慢走上面前的阶梯,淤泥和血肉在脚下延伸,巨大的白色骸骨在道路两旁张开,上面附着着枯死的珊瑚。

阶梯的尽头有人矗立其上。

“你是谁,你到底要干什么!”Jason挥开眼前的浓雾,想看清对方的脸。但越是向上跑,距离那个人就越远。那个人转过头来,远远地露出了嘲讽的表情。

“你他妈的!”Jason骂了一句,压抑不住内心的怒火,拔出了枪。这时一只手摁住了他的肩膀,他听过无数次的,熟悉到骨子里,刻意压低的沉稳声音响了起来。

“停下来,Jason.”

不,别来这套。Jason停在原地,握枪的手在不断颤抖。他没有回头的勇气,全身上下的力气都在制止自己,告诉自己这不过是个幻觉。

“老家伙……”

他最终放下了枪,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知何时自己的装甲变成了罗宾制服,绿色的靴子那么刺眼。

“你已经死了。”

“不,我没有。”

Jason转过身,看到了蝙蝠侠。Bruce的脸看上去异常疲倦,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的盛气凌人,沉着有力,而是有些不耐:“我只是为了躲开那些至死都让我不得安宁的反派和你,我并没有真的死去。”

“你是为了躲我。”Jason喉咙干涩,只是重复着他的话。

“你从来都不听我说话。”Bruce说着,“你从来不听我的指挥。这也就算了,在你因为自己的过失而让自己陷入险境,同时我并不知情的情况下,你却迁怒于我,把哥谭市搅得一团糟,害死了许多无辜的人。”

“他们才不无辜……”Jason颤抖着后退了一步。

“你是说哥谭全都是人渣,没有一点你值得留恋的地方吗?所有罪犯,无论犯了什么过错,哪怕只是偷了个面包,也该死吗?”蝙蝠侠逼近他。

Jason在那代表着恐惧的身影下跪在了地上,绝望地看着他。

“你只是个孩子。因为得不到爱而闹别扭的孩子。因为你在一个扭曲的环境里长大,你不觉得自己配得到爱,所以你不想和任何人建立亲密关系,因为你知道自己做不到。”蝙蝠侠走近他,却变成了穿着蝙蝠装的Jason自己。“你想过的事情里最让你绝望的是什么你还记得吗?”

蝙蝠侠Jason掐着他的下巴让他不能避开视线,他对自己说:“——如果是Dick失踪了,蝙蝠侠会不会置之不理。”

Jason带着祈求,慢慢地摇头哀求:“别……”

“当然会。蝙蝠侠会救每一个人,除了你。就像他来救Barbra,就像他把Drake锁进牢房来保护他。如果他身边的人失踪了,他掘地三尺也会把那个人救出来,如果Grayson受到了和你一样的伤害,那么蝙蝠侠盛怒之下可能还会杀了施暴者——但是你看看,唯独你,你得到了什么?”

“他甚至不相信你不会伤害Barbra。”

Jason转过头,看到了在雨中对峙的自己和Bruce。

“Jason,让我帮你。”

太晚了。Jason知道头盔下的自己在哭,所以更加觉得悲伤。他痛恨这个世界的一切,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对他展露笑颜。每天只是为了活下去而奔波,好不容易有了第二次机会——不,那还只是他的第一次机会,就在看到希望的瞬间跌落地狱。

一切都是因为蝙蝠侠。有了他,世界有没有变好没人知道,只有Jason Todd的世界变得一团糟。

那时的自己是这么想的。

“但是不是因为蝙蝠侠,而是因为你自己。是你自己把自己搞得一团糟,还害死了其他不知道多少人。”阶梯上的人走了下来,Jason终于看清了对方的脸——Aaron Alan。

“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Jason看着他。

“不,这都是你的自言自语,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的绝望与自毁太过明显,地狱都不想接收你,所以我只能作为你受害者协会的一员,选择从地狱中回来向你复仇。”Aaron走到他身边蹲了下来,指着场景的另一面,“你看那边。”

哥谭的街道上出现了许多各式各样的人。他们如同行尸走肉一样前进着,浑身是血,残缺不堪,没有眼球的双眼漆黑一片,腐烂的皮肉像融化了一样掉在地上。

“你看看这些,他们都是被你害死的人。”Aaron把Jason的头摆正,让他正对着那些人,“有商店的老板,有街头的流浪儿,有普通的上班族,全都是来不及离开的普通市民,有被卷入战斗的混混和警察,那些在你默许下的抢劫与争斗,安置在城中心的炸弹,喜怒无常的反派们手下的必要牺牲。如果没有蝙蝠侠,我看死的人还要更多——你有什么理由去埋怨他呢?你还有资格说你才是哥谭所需要的吗?”

“求你……”Jason开始流下泪来,他像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样哭了出来——他还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不,你要仔细看着。”

Jason只能闭上眼睛,但那些画面就像是刻在了他脑海中一样,他无处可逃,只能一遍一遍咀嚼着痛苦,站在深渊的边缘无法自救。

在那其中有几张熟悉的面孔,Jason睁开眼,盯着那具腐尸,然后转过头来看着Aaron。线索开始在脑中重合。

Aaron被他的动作搞得不知为何,Jason突然掏出了枪抵住了他的下巴:“你说得对,不知好歹的人就该去地狱,你我都是。”Aaron保持着惊讶的表情被爆了头。Jason咬着牙站了起来。

“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我不能死在这个地方——不是现在。”

他抬起头看着天空,木星沉默地出现在天空的尽头,巨大无比的身影悬停在阶梯的上空,好像在俯视他。

“我知道你要我做什么了。……先把我弄出去。”

 

Jason睁开眼,房间里一片混乱。他把盖在脸上的丧钟的外衣拿了下来,看到回旋镖队长和死亡射手不知因为什么打得鸡飞狗跳,黑蜘蛛和寒冷队长躲在房间一角免受殃及,Harley和一个没见过的人共同阅读一块黑色的石板。丧钟就坐在他身边。

Jason从床上坐起来,Harley马上注意到了他:

“小鸟你醒了?看我们这位婚礼上的朋友还很担心你呢。”

坐在她身边的是他们降落之时正在举行婚礼的新郎先生,Harley说在婚礼上交到了朋友居然是真的。新郎先生见状起身,对着Jason伸出了手:“你好,我是……”

“是你吧,Mr. Alan.”

Jason注视着他的眼睛。


TBC

评论(6)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