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08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过渡章节。


08. Awakening of the world's doom

每年的七八月份是台风高发期,这时渔民们一般都会密切关注天气,在适当的时机收船回港,做好防范的准备。现在同样也是观光客剧增的时节,很多人会跟着游船一起出海,钓鱼,享受自然风光。赫莱亚就是有吸引人的魔力,这个坐落在西部海岸线上的小岛,是一颗令人无法抗拒的明珠。

然而Janet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地方,她想说服丈夫搬出去。她不喜欢狭小的地方,也不喜欢这些人自由散漫的生活。她早就受够了“垮掉的一代”,像她父母那样得过且过的生活,她更倾向于有条理有规划,积极向上,掌控在自己手中的人生。所以Janet跟着丈夫来到了他的故乡,虽然令人失望的是,她在这里也没能找到归宿。丈夫从来不透露他是做什么工作的,恋爱期间就时常离开数月,但她还是最终和他结了婚。

这就是爱情吧,爱情的力量能让人偏离正轨,却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

门外传来孩子的打闹声,她掀开窗帘,看到几个孩子正在围攻一个流浪汉。

“让他一个人好好呆着吧!”Janet推开门对着他们大喊道,“你们没有点别的事情做了吗?为什么要欺负一个老人?”

“哎呀,新婚太太您好。”几个孩子中最大的那个像模像样地脱帽致意,“您误会了,我们是在让他交出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是不是,懒人(Lazy)?”

“这不是我偷的。”流浪汉紧紧地抱住怀里的东西,“我是在海边的山洞捡的。”

“你骗人,海边根本没有山洞。你在哪里能捡到这么好的东西?”大孩子反驳道。

一个小个子趁流浪汉不注意从他手里抢夺下了那个东西——一块像是用黑曜石还是什么东西雕刻而成的石板,在阳光下透出闪闪发亮的颜色,看上去确实很值钱。

“我们要去交给治安官!他会来找你的,懒人。”几个孩子飞奔着一拥而散。

流浪汉忿忿地对着地上吐了口水,Janet看着那群孩子的背影摇了摇头。

“事实上我是来找您的,太太。”流浪汉走上前来,“Robert在家吗?”

Janet后退了一步:“不在,他说出门找人,还没回来。”

流浪汉耸了耸肩:“好吧。”他从怀里掏出了另一块石板,“Robert让我打探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所以我把这个带来了,等他回来记得告诉他。”

Janet并不想接过那个东西,她扫了一眼石板上面的图案,上面篆刻着一片不知所云的混乱线条,好像是一团乱线,但是又有实体。在中心的是散发着放射线的圆球,外面第三圈的轨道上的圆点被一些触手样的线所缠绕,其他轨道上的圆点好像在围观。楔形的笔触嵌在光滑如镜的硬质表面上,让人不禁好奇到底是什么工具才能在这石板上刻画下痕迹。

“我会,我会通知他的。”Janet感到喉咙干渴,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却无法从石板上移开视线。她伸手去拿石板,但是流浪汉却不肯放开,而是伸出了另一只手。

“五美金,太太。”

Janet有些生气地瞪着他。

“Robert每天都神神叨叨,我们也挺不容易的。你看,我刚刚还被小孩子围攻了。”

流浪汉最终从无奈的Janet手里拿到了他的报酬,他亲了一口纸币上的林肯头像,今晚可以在小酒馆喝个够了。临走时他对Janet挥了挥手,Janet还在看着那块石板。怪人一家子都是怪人,对神秘现象好奇能有什么好处呢?

“祝您好运,Alan太太。”

 


“Kamal Jones,金三角出身的毒枭,哥谭市有名的黑道医生,周旋在意大利和俄罗斯黑帮之中的风云人物,第一个被阿卡姆骑士干掉的恶棍,我怎么能忘了他的脸呢?”

Jason走到坐在地上的Taylor Jones身边,一脚踹向他靠着的墙壁:“我听说他的儿子是个跟他完全不一样的优秀企业家——你怎么敢来搅这潭浑水?”

“既然你都知道了为什么。”Taylor虽然疲倦但还是和Jason对峙着,“别忘了你的命还在我手里。”

“算了吧,经过惊魂一夜,大家都说实话比较好,你还想再被怪物追着跑一次吗?”

“不用你说,我至少能保证你死在我前面。”Taylor激活了炸弹控制器。

回旋镖和寒冷队长说悄悄话:“哥谭人是不是都比较不怕死?”

寒冷队长:“他们天天面对的是小丑和蝙蝠侠,你说呢?”

“我听见了。”Harley伸手搭上他俩的肩膀插进他俩中间。

阿卡姆骑士转身对队友们做了一个我尽力了的手势,然后回头一拳把Taylor撂在了地上,他手里的控制器飞了出去。“哇哦。”伴随着Harley的叫好,Jason把Taylor从地上拎起来压在墙上,面具上蓝色的光眼眯了起来:
    “你想试试你父亲的死法吗?他死的可是一点尊严都没有。”

一个缩在墙角的雇佣兵冲过去捡起了控制器,对着Jason大喊:“住手!”

Jason一手把Taylor卡在墙上,另一只手拿枪指着那人的脑袋:“你敢?”

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Jason回头看去,黑蜘蛛在冲他摇头:“可以了。”

“你要救他?”Jason晃了晃手里的人质,“这可是你最讨厌的黑心企业家啊。”

“不是,”黑蜘蛛举起了手里的针管,“我碰巧带了点吐真剂,没想到能派上用场。”

他们一起看向Taylor,Taylor不自觉打了个寒战。

 

“你们都是疯子。”Taylor哆嗦着退到角落,“Amanda明明说只要有控制器你们就不敢乱动……”

“结果我们这一届不好带,是吧?”Harley贴心地接道。

“这事果然跟Amanda脱不了干系。”回旋镖踢了一脚桌子。

“不,我不这么认为。”死亡射手说道,“出发前她说了这次是迫于‘上级’压力,让我们自己注意点别被暗算。”

“哈!所以她把我们的命交到一群不知底细的人手上,还要我们自己注意安全?”回旋镖讽刺道。

死亡射手没有理会他,转而看向Taylor:“这群人就是所谓的‘上级’?”

Taylor突然激动起来,他指着几个人的鼻子开始大骂:“你们这些杀人犯!我们商会是无数死于你们手下的受害者的亲人朋友组织起来的!你们觉得犯了罪,再帮政府做点见不得人的勾当就算完了吗?不把你们送上断头台我们的活动是不会停止的!我们的力量超乎你的想象,提希丰(Tisiphone)将代替法律来惩处你们——”

“所以你把我们带到这个岛上来?”黑蜘蛛蹲在他面前,“在拿到控制器的那一刻起不就能直接杀掉我们了吗?干嘛要等这么久?”

“你们必须要为所做的事情忏悔——”在强力的药效下Taylor的双目开始涣散,他一字一句地回答着提问,“Aaron要把你们带到神殿去进行审判,让你们沉浸在无边无际的痛苦之中,再送你们下地狱。”

“前来调查的这些人都是你们那个什么商会的?”

“是……”

“神殿在哪里?你们打算怎么用痛苦折磨我们?”

Taylor咯咯地笑起来,没有回答。黑蜘蛛无奈起身:“看来他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

“那么关于这个岛的传说呢?三十年死了上万人什么的都是假的?”回旋镖叫道,“难道我们看到的怪物是幻觉吗?”

“不,那个是真的。”Jason回答道,“死去的人,被逼疯的人,这座岛的问题,全都是真的。”

“你怎么知道?”死亡射手看着他,“从一开始你就没跟我们一起行动,反而是和Aaron一起降落;在路上也经常消失单独行动;还有那个被你关起来的Robert Alan,他又和这一切有什么关系?难道你才是掌控内幕的人?”

几人之间的气氛紧张起来,他们不自觉地互相防备,身体紧绷。Jason的视线在他们脸上移动:“我不想解释这个问题,因为我还有没搞明白的地方。不过你们首先要告诉我——”

他举起手里的黑色石板:“你们是在哪里拿到这个的?”

“这是我捡的。”Harley下巴拄在球棒上,“我和死射在森林里迷路,突然听到了爆炸声,一路找过去看到地上被炸出了一条大裂缝,旁边散落着很多的碎石块,翻了翻就捡到了这个石板。——爆炸是你们搞出来的吗?”Harley拿球帮捅了捅回旋镖。

“是我们炸的……”

Jason突然起身,走向门外:“带我去看那个地方。”

Harley从椅子上起身,哼着歌走在了Jason前面。回旋镖在他们身后喊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大家都是‘脖子里有炸弹’组合,就不能都坦诚点吗?我们怎么才能信任你?”

“不。”阿卡姆骑士背对着他们,“你们只是别无选择。”

 

丧钟刚刚把几个被打昏过去的雇佣兵捆好,Jason突然闯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直接奔着自己的武器箱而去。

“怎么了?”

“跟他们吵起来了。”Jason埋头于整理装备和子弹,“关于提希丰的事你听到了?”

丧钟对此不置可否。他看了眼脚下躺倒一片的佣兵:“这几个人留着怎么办?先杀了吧。”

“不!”Jason猛地冲过来摁住了丧钟的刀,停了一会儿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慢慢放下了手。“不,先不用杀他们。”

丧钟收手,坐在床边看着Jason回去补充弹夹。

“你上次做梦的时候为什么在哭?”这个问题让Jason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摇摇头:“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说?”

“总有一天。”Jason目光飘远,像是看着虚空,又像是没有了焦点。他突然回头看着丧钟:“你相信我吗,Slade?”

“你想让我信你吗。”Slade反问。Jason慢慢地拖着脚步走近他,在床脚坐下,他将冰凉的脸颊贴在Slade的手背。

“我想,Slade。”Jason低头沉吟着。

“你一直在救我,从某一天起……我经常能梦到那一天,你拯救了我无数次。”

“所以这次不用了。”


TBC


七夕快乐

评论(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