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12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

06终于被放出来了,虽然在tag看不到但至少能在主页显示;

论持久战的长足进步;

强迫症治愈,无催更感谢。

//////////////////////////////////////////////////////////


前情提要:

由丧钟带领的自杀小队参加了造成了上万起伤亡事件的废弃小岛赫莱亚的调查,进入岛上后却发现来到了三十年前,而且他们无法离开。这里居民好客,表面一派和平,只有Jason一人经常看到可怕血腥的景象。在夜晚的调查中,调查员相继失踪死亡,海面上出现了巨大的令人恐惧的怪物身影。

Jason发现这次调查其实是自杀小队成员的受害者们对他们的一次报复,提希丰们宣布会让犯罪者们生不如死的堕入地狱。同时曾经发生在岛上的惨剧也是货真价实的,天灾为祸,伤亡无数,Jason认为这其中有着更深一层的阴谋。

席卷一切的台风提前逼近,调查队成员兵分两路,一队去疏散人群,另一队去阻挡怪物的攻击。所有人都在尽自己所能拯救他人,然而他们自己却注定无法逃离。

 

12.The Haunter of The Dark

“所以现在这里是三十年后(2017年)?”Jason看着阶梯的尽头。

“没错。或者你可以称之为——现在。”Aaron从浮在半空的阶梯一步一步走了下来,他身后有笼罩在迷雾中不知为何的生物,跟着他的脚步缓缓移动。“毕竟你们就是从这里出发的。”

“出发去哪里,地狱吗?”

“或者称之为你们这些罪犯的归属。”

Jason不屑地冷笑:“你打算要替天行道?”

“不,这种事情轮不到我来置喙。”Aaron已经走到了Jason的面前,但他的同伴依旧隐藏着。“这是神的旨意。”

“那你的神就代表了真理吗?”

“这也不是我该评论的。神这个概念太伟大了,我只是在聆听神的教诲。”Aaron微笑道,“不过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在这方面我有很好的老师。”Jason答非所问,他环视了四周,指了指四周亮起来的神殿:“也许你不介意先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

 

红色的血雨在空中连成了线,一点一滴地渗入了地下,柔软的腐烂泥土被剥离开来,露出了黑色的石质表面,石板的纹路如饥似渴地啜饮血液,逐渐亮了起来,串成了一副长卷。

被吞噬的行星,缠绕其的触手在空间中游荡,它/他/她发现了另一颗星球。上面原本栖息的巨型生物被诱骗和毁灭,大陆被啃食得四分五裂,成为唯一支配者的她/他/它成为地球上的神明。被打扰的古神们齐力将破坏者关在了海洋之下,旧日支配者的身躯太过庞大以至于海平面上升淹没了陆地。虽然循环的漩涡抑制了不断增殖的破坏者本能,但古神们也厌恶这种只有本能的虫子,所有的神明都离开去往了其他的行星。新的纪元开始了。

 

Jason用脚踩着那些没被石板覆盖的地方,那大概是寒冷队长他们炸坏。上面缺失了古神们的去向,但是Jason知道。

“他们在天上。”

Aaron也抬起头看着天空:“没错,他们在天上——但现在我们的神更强大。”

“它算什么神?只是普通的怪物而已。”

“不。如果不是他,人类就无法出现。”Aaron脸上露出了憧憬的笑容,“他让古神们离开了,所以才能有弱小如人类的生物在大地上繁衍生息——你看看太阳系其他的行星怎么样?古神们只是按照自己的喜好在建造居住地,人类无法与他们共存。”

“人类就能与‘它’共存吗?”

“是只有造物主才有资格来审判人类。”

“人类自己就可以审判自己。”Jason握紧了手里的枪。

“人类太愚蠢了。”Aaron摇头,“如果人类能正确量刑,那么为什么蝙蝠侠一直不杀死小丑?”

Jason呼吸一滞,他沉声道:“愚蠢的是蝙蝠侠,我不会犯这种错误。”

Aaron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你不犯错误?所以无差别的杀死所有人?不不不,你比蝙蝠侠还要愚蠢。没有原则的人总是比有原则的人要愚蠢。”

Jason沉默了下来,这是他自己透露给敌人的弱点。

“你还记得因为你的复仇行动害死了多少人吗?就算不是你亲自下的手,就算你有意杀死的都是那些肮脏的人渣,你仍然害死了无数不应死的人。”

“这世上没有不应死的人。”Jason说。

“是啊,有罪的人都该死。”Aaron感慨道,他身后的雾气散开,无数的人从地底的裂缝爬了出来,移动的活尸体长着可憎的脸与尖利的爪。Aaron退入了黑暗之中,只留下他的声音:

“你做好准备了吗?”

 

丧钟斩断了无数的触手,但是总有新的冒出来。它们就像手掌一样紧握着岛屿,杀掉还会再生,而且越来越多,战斗陷入了僵持。血的气味不断从地底蒸腾上来,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其他人并没有追上来,但是周围充斥着窃窃私语的声音,就好像一草一木上都长了嘴。他听到了Jason所说的,那些“叙述着悲惨事实”的声音。空气中的致幻剂浓度高到连丧钟都受到了影响,他捂着疼痛欲裂的头蹲了下去,现在只剩下他高速运转的代谢自愈能力在与之对抗。

那些细碎的声音最终合成一个,像是在爆炸余波中第一个听到的声音那样清晰。

“爸爸?”

“不,最好别是这个想杀了我的。”丧钟抬起头。

Rose Slade翻了个白眼:“eww.”

她抱着手臂,却没有拿着任何的武器。

“我猜我们要好好地上演一出家庭和睦的把戏了,然后我还得给你个拥抱,捅你一刀再把你丢给黑暗吞噬。”

“听上去像是哪部电影。”丧钟从鼻子里发出轻笑。

“不,好不容易见上一面,让我们停在拥抱之前那一步吧。”Rose后退一步让开了道路,“等下次不是幻觉的时候,我们试试心平气和地聊两句。你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

远方降下阴影,地平线上出现了星球的影子。

“也许我该感谢那些行星。”丧钟望向远方。

“快走吧。”

丧钟和女儿擦肩而过的时候击了掌,如同砂一样的质感消散而去。幻听也随之消失,丧钟斩断了飞速刺来的触手,拨开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枯的灌木,终于到达了神殿的正上方。

“XXXX.”

面前的景象让丧钟也不禁爆出了粗口。不知何时从地底钻出了巨型的黑色建筑,厚重的黑色石板围墙突破天际,就像是要倾倒一样压住了头上的天空。在神殿周围的石板上钉着无数枯萎的活尸,从神殿顶部无休无止地涌出来大量的血色肉块与活动的触角,一边吞噬着尸体一边蠕动着从高台上爬下来。

“这就是她啊!”

一个突兀的声音从丧钟身旁传来,他回头一看,之前被他们绑住的Robert不知什么时候也跟了上来。他在浓雾中却保持着难得的清醒,身上没有被攻击的痕迹,像是一路畅通无阻一样。

“这就是她,这就是母神的神殿!”

Robert跪下亲吻了土地,他极其兴奋,跌跌撞撞地奔向那几乎没有尽头的台阶,手脚并用地爬着。

丧钟紧随其后冲了上去,却迎面撞进了一片黑暗之中。随着石壁边活尸们吟诵的镇魂歌,脚下的台阶亮起血色的光芒,组成了他们之前在石板上看到的画面。脚下黏在鞋上的质感就像是积了千万年的石油,在道路两侧还能看到像利齿一样张开的巨大生物的骸骨。

这就是Jason说的地狱一样的景象。

不知走了多久,丧钟忽然听到了枪声。那是Jason最常用的半自动手枪,改装了撞针后的爆响穿透了层层浓雾传了过来,丧钟找到了方向。

“Jason.”

丧钟看到了一个几乎是踩在悬崖边的身影,他一把将那个人拉了回来。正是Jason。但是Jason看都没看他一眼,回手将枪口直接顶在他头上扣下扳机。

“咔”

丧钟在千钧一发的时刻用短刀卡住了枪的保险,用力掐住Jason的手腕卸下了他的枪。

“你疯了吗?”

Jason抿着唇,看着被丧钟捉住的手腕:

“你是本人吗?”

“你认为呢?”丧钟伸手抹掉了从Jason脸上的伤口流下的血,看了眼遍地的子弹壳与空弹夹,“你刚才在跟什么东西打?”

“这里是30年前……好的……我还没出生,这是最好的地方了……我不需要杀——”Jason长叹口气,四处环顾,眼睛里那疯狂的红色还没有褪去,“哥谭的人……罪犯……还有市民……别问了。”

“你杀了谁?”丧钟捏着他的脸让他面对自己。

每个人,你是最后一个。”即使面对着丧钟,Jason空洞的眼中也没有焦点,他慢慢摇摇头。“你不是最后一个,还有Aaron……我要去杀了那个异想天开的小子。”

“古神们(Great Old Ones)没有帮助你吗?”

“三十年后的这东西能力更加强大,古神能做的唯一事情就是把来龙去脉印在你的脑子里。”Jason变得有问必答,“神殿已经升起,剩下的只有我们。如果一切失败了他们可以逃走,人类不能。人类只是用之即弃的工具。”

“Jason!Jason!听我说!”丧钟发现Jason一直无意识地想去神殿的最上方,他用力地摇晃着Jason的肩膀让他停在原地,“你承受的信息量太多,精神快崩溃了,你必须马上冷静下来——你是在小丑手中活下来的人,你不止这点能耐。”

“不……我不需要鼓励……”Jason很烦躁地想挥开他的手,“我知道我能做什么,我就算崩溃了也是最理性的人,我不需要冷静。”

“那我就还有一个问题。”丧钟撩开Jason额前被血染湿的头发,露出了他那双蓝眼睛。“你想逃吗?”

Jason终于回望起Slade,不知是疯狂还是理智的光芒慢慢回到了他的眼中,他皱起了眉头,大笑了起来,他疯狂地笑着,用手捂住脸,笑到站不稳蹲在地上。笑声渐渐停下,Jason抬起头,伸出了手:

“这次你也能带我逃出去吗?”

丧钟握住他的手:“取决于你的开价了。”

 

Robert似乎是走到了神殿的最顶端。从他的视角看,整座岛小得就像是一张装饰画,很多的人通过大桥去了另一端,像是掉在了边框外一样消失不见。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他在下面时看到母神。那他上来是干吗的呢?一直在下面待着还能够瞻仰母神的实体,在她的威严下瑟瑟发抖,怀着感激的心成为她的食粮。

在大殿的神座上放着一块石板。这块石板和其他的都不一样,比例与平面更加完美,完美得令人生畏。在石板上面刻画着星辰的运行,Robert看看天,每一颗恒星都能被嵌入到石板恰到好处的位置,就像是石板预言了千万年后星座运行。绚丽的星云变化中,实与虚,奇与异,诞生与死亡,真实与虚无,在一瞬间演变而成。Robert眨眨眼,他甚至没注意到自己屏住了呼吸。

“我明白了母亲,您即将吞噬大地与天空,让这一切化为您的一部分,与您永生。”

Robert跪下想亲吻神座下的泥土,在神座后却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慢慢地踱到他面前,蹲了下来。

“不,父亲,罪恶不会永生,唯神永生。”


TBC

评论(6)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