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13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13.The elder things

“你不用再害怕任何人了——给我稳定器。”

丧钟坐在屋顶组装着反器材狙击枪。他们从阿卡姆出来的第一票就干这个,虽说是有点重口,然而Jason却显得跃跃欲试。

“给——我没在害怕,只是条件反射——你为什么不用RPG轰平这栋楼?”

“在外面一切都和以前一样,谁动手,你就可以打回去——因为我的付款人也在楼里。”

“我比较想试试RPG.”

“那等金主离开。”

受的伤被妥善包扎,没有一言不合就要遭受的毒打和心理折磨;规律的一日三餐,或者说还算规律,有的时候只是街边的热狗,但那个最好;一切都在恢复,除了PTSD.

那天Jason在从内部进入大楼侦察的时候被安保拦下了,在暴躁的安保面前Jason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这让丧钟想起了以前那个敢和打了药水的贝恩正面格斗的小鸟,蹦蹦跳跳的身影成了残留在视网膜上的幻觉。

“我恨PTSD.”Jason几乎可以说是咬牙切齿。

“比斯德哥尔摩要好。”丧钟塞给他一袋子辣热狗。“你不需要害怕任何人了,你可以轻松把他们鼻子打断,像以前那样。”

想到丧钟说的那个词汇Jason打了个寒战,他通过啃咬辣热狗来把那种可怕的想象赶出脑外,把脸颊塞得鼓鼓囊囊。“我不知道你对教育还有一套,当过谁的甜心爹地吗?”

丧钟倒是很想教育教育这孩子的说话方式。

知道自己哪一部分有问题的人比不知道的要好。Jason在努力保持自己的心情平和,因为他刚开始的时候时常撕裂伤口,这不利于恢复,也不利于复仇。自从那一天起他开始有意识地远离哥谭和普通人,把过去的事情当做没发生过一样,只有当对面的大楼印着韦恩集团的广告的时候显得尤为暴躁。

如果一个人无法消化仇恨,那就给他一个确切的渠道去宣泄。那天是Jason出来后第一次动手打人。他用丧钟的备用面罩遮住了脸,沿着绳索滑下去,撂倒了三个保安。

——带着仍旧在愈合的三根肋骨,一条手臂和粉碎性骨折的右脚踝。

很可惜他们最后也没能炸掉大楼,警察来得太迅速,加上Jason的脚腕伤势不容乐观,丧钟雇佣兵史上第一次在胳膊夹着以前的死敌的状况下离开现场。

那天……

那些天大概还发生了许多别的事,很多都无关紧要,毕竟小狼狗养完伤就跑了,丧钟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短暂的时光就像父母认为孩子听话乖巧的童年,然而Jason并不听话也不乖巧,而且敏锐成熟得完全不像个孩子。他的世界里有被冷冻起来的滔天怒火。

时间曾在他被小丑囚禁的时候静止,过了好久才慢慢流动,现在他又被困在了蝙蝠侠死去的那一刻。


“我们该走了。”Jason很快固定好他受伤的手腕,大踏步跨上了台阶。丧钟踢开脚底下的弹壳,正要跟上去,却发现周围变成了一片平台,没有上去的路,更别说Jason的身影了。

“丧钟?”

丧钟回过头去,看到自杀小队的人气喘吁吁地从下面赶了上来。

“我们好不容易摆脱了幻觉过来,这台阶怎么好像没有尽头?”

“你在这儿,那AK呢?”

“这个神殿一样的东西是不是越来越高了?”

几人七嘴八舌地踏上了平台,

“这就是最终战场?”回旋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不,只是找不到上去的路。”丧钟看向原本应该是台阶的地方。

空气突然粘稠起来,从浓雾中走出了一个又一个的黑影,将他们团团包围。

“看样子我们有同伴了。”

 

“哦,你来了。”

Aaron打了一个响指,倒在一旁的Robert被触手捆了个解释,丢到了神殿的角落。然后他像是拍灰一样拍了拍手,对Jason的视线不以为然。

“没错,我的无能父亲。你说这世上怎么会有人为了一己私欲来唤醒神呢?我才不在乎他是不是受过精神创伤畏惧死亡需要啜着母亲乳汁才能睡觉的小男孩——或者说我曾经在乎。”Aaron看着自己的双手,长吸了一口气,“和神的结合越深,我的意志就越坚定,不用去理会那些琐事。我果然是对的,神可以洗清世间一切罪恶,我过去的迷茫简直不值一提。”

“迷茫才是身为人类的象征,你不是Aaron,你只是他的躯壳。”Jason看着Aaron,“你的灵魂在遇见‘它’的时候就已经没了,你只是以为自己还活着,没有了一切身为人类的东西而活着。”

“你什么都不知道!”Aaron怒吼,一股无形的力量将Jason提到半空中,又狠狠摔在了地上。

“你,他妈,什么,都,不知道!”

Jason的头被压在神位前的地面上,如同巨锤一样的重击压在他后背上,地面石板逐渐开裂。

“你忘了你追求的是什么。”

“我在追寻正义!”

“告诉我什么叫正义!”Jason 怒吼出声。

Aaron没有回答,他愤怒地握紧了双拳:“为什么你就不能臣服于父神之下!”

“你的神可以让信徒心甘情愿地赴死,但是它永远无法蛊惑已愿赴死的人。”

趁着Aaron一愣的时间,Jason借机摆脱了那股力量,他看了一眼大殿的角落,被捆住的Robert还在欣喜若狂地歌颂母神。

“Jason!”

丧钟和Harley突然冲上了大殿,Jason回头看去,其他的人也从两边走了上来。

“这个地方真难找不是?”

还没等Jason答话,一道劲风从他的脸边划过,擦出了一道血痕。死亡射手的子弹越过他打爆了袭击而来的触手。

“小心。”死射推上护目镜。

“也许你可以早点说。”Jason摸了摸脸颊的伤痕,搓了下指尖。

Aaron大笑:“很好,现在你的朋友也开始来送死了。”

“按照他的计划原来我们不用死吗?”回旋镖小声吐槽。

“我们该做什么?”黑蜘蛛把Jason从地上扶起来。

“杀了他。”

自杀小队站成了一排,阻挡在Aaron面前,只有Jason在他们身后看着。

“我最喜欢的摆pose时间,然后……是你最喜欢的四分五裂时间!”Harley端起霰弹枪,对着Aaron连开数发。触手包裹着Aaron后退数步,表层肉块被爆开的钢珠撕裂,露出了里面狼狈不堪的操纵者。

“Welcome!”Harley在他站稳的一瞬间用球棒把他整个打飞,寒冷队长冻住了地面,从冰层中刺出无数冰刀,将Aaron周围的防护完全剥离。

死亡射手和黑蜘蛛将周围的触手悉数击落,他们掌握了对付怪物的技巧,而且越发娴熟。Aaron刚要抬手纠集触手怪,回旋镖直接削断了他的手腕。

“你们这些罪犯……!”

Aaron跌跌撞撞地爬上神座,但是所有的神的肢体全都在神殿的四周。神殿在上升,离开大地,神在奋力向下爬,想要降落到地面。它们在争斗,没有时间来管Aaron的死活。

“你现在明白了吗,你的神并不是神,他只是破坏与狡猾的代表。这也不是神殿,这是关住怪物的牢笼!”Jason举起了手枪。“它不会庇护你,我们就能杀死你。”

Aaron脸上的表情由惊慌变成了诡异的笑容:“没错……我注定死在这里——”

Jason的子弹毫不留情地撕开了他的胸膛,在那其中的已经不再是内脏,而是黑色的鳗鱼一样的触手,它们没有眼睛,不知道自己重建了光明,仍在贪婪地吞噬着Aaron的内脏。

“时间足够了。这不算完,永远都没完。”Aaron大笑着,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黑色的如同钢筋一样的触手钻出他的身体攫取着生命力,将他撕咬殆尽。而没有了宿主的触手很快就萎缩成一团,在神座上缠绕在Aaron的头骨和神位上,像是枯萎的玫瑰花藤。

Jason扔掉了手里的枪,回头看着其他人,他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副多么渴望救赎的表情。

但是——

“神殿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

Harley大声叫道。现在的神殿已经上升到了一个恐怖的高度,触手们还在疯狂涌出,和神殿较量着速度。

“永远都没完……”死亡射手重复着Aaron的话,他回头走向Jason,指着四周:“Aaron只是一个棋子,杀了他也没用。我们现在能干什么!”

“出现了这种异象都没人管管?美国政府都是一群吃干饭的吗?我宁愿现在就被核弹轰炸也不想等一会儿被顶到月球上。”

“真怀念那些只要杀个人就能结束的任务。”

丧钟走向Jason:“我们现在是在哪儿?三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后?”

Jason半天才能说出话来:“仪式已经形成,信仰和灵魂的力量太伟大了……即使杀掉它的爪牙也没有任何用处,它还是会逃出来,成长到神殿无法禁锢的状态,然后毁灭世界……

恐惧又一次回到了他身上,那些没有尽头的日子又回到了他身上。无论做什么,无论怎么哀求,无论怎么抗争,无论怎么逃避,都没有尽头的日子。没有任何能停止这一切的方法。

除非有人来救他。把他拉出来,强迫他从自身跳出来审视自身,审视一切,直到——

三十年前还是三十年后?

Jason盯着Aaron的尸体,那已经没有血肉缠绕的白骨之上,只留下了衣服纤维的碎片——和之前Jason扔给他的金属铭牌。

——我注定死在这里——

“!”Jason如梦初醒,“不,还有希望!有结束一切的方法。仪式已经完成就无法停止,除非……

“除非——一开始仪式就没有启动。”


TBC

评论(3)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