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SladeJay】The Carol of The Old Ones 14

CP:SladeJay

Rating:NC-17

Attention:阿卡姆骑士世界,时间在游戏结局之后;微Bru←Jay暗示;自杀小队Jason AU;存在一定恐怖/猎奇场景;需要分级的要素基本全有;Hurt(有)/Comfort(可能有);ooc预警。


14.The End of The Carol


Jason将被捆住扔在阴影里的Robert拎出来:“还记得那条炸出来的裂缝吗?还有Aaron的尸体!他就是解决方案。”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他,没有人动。只有Robert本人痴迷地望着天空,念着一些不知名的祈祷词。

“1985年7月22号,痴迷于神秘和奇迹的Robert发现了神殿的遗址,在‘它’的蛊惑下开启了古老的禁忌,献出了自己的身为人类的一切。‘它’也渐渐苏醒,开始了解现代社会;

“7月23日前来查看异常的军舰由于‘它’的干扰而失踪,吸收了更多力量的‘它’开始酝酿自己的重生;

“8月31日‘它’引起了台风袭击,将整个小岛的人化为自己的食粮;

“在之后的三十年间里,‘它’虽然无法离开这里,却可以用Robert作为媒介,吸引其他的人进入小岛,成为‘它’的一部分。随后,‘它’又发现了另一个可以用的棋子,那就是Aaron.

“各种各样的渊源使Aaron无法逃离这个诱人的漩涡,他也被别的理由而蛊惑留下了。Aaron有着更好的人脉和头脑,‘它’很快凑齐了血祭需要的一切,我们本来也会被当作食粮。然后到了现在,复苏仪式的启动已经避无可避。”

“我们……明白了?”回旋镖皱了皱脸,“形式确实很严峻。”

“你不明白,我们杀了这个时候的他,仪式从一开始就不会存在,就不会有任何人死,不会有任何问题,事情就解决了。”

“当初你也是这么说Aaron的。”回旋镖耸耸肩。

“这个人就是个废人,他还不如Aaron起的作用大。”死亡射手摇着头,“神殿已经开启了,你把钥匙丢掉又有什么用呢?”

“你们开始在乎人命?你们这是发什么疯?”Jason不可置信地挥着手里的枪。

“我们也想问你这个问题。”寒冷队长举起冷冻枪对准Jason,“我们倒是不介意杀了他,但是你能保证杀了他之后不会像杀了Aaron一样,让情况变得更严重,比如怪物一瞬间就逃出去了?”

“小鸟你疯了吧?”哈莉也不赞同地皱起了眉。

“Jason.”丧钟突然出现在Jason身后,握住了他的手臂。“我们并没有说你不可以杀了他,但是最重要的一点,他现在是无辜的。”

Jason迅速转头看了一眼自杀小队们,又看了一眼丧钟。

“我知道你杀了无辜的人之后的精神压力,你会崩溃而且绝望。现在杀一两个人并没有任何作用,一切都已经是既定事实,让我们想别的办法,我们会有别的办法。”

Jason慢慢放下了枪。

“没错,就是这样,你应该让他走( You should let him go)。”

丧钟拉着Jason走向自杀小队,然而Jason没有迈开步子,他一枪直接打爆了丧钟的头,面罩橘色的一半瞬间鲜血淋漓。

“你不是丧钟,Slade永远不会告诉我‘应该怎么做’。”

其他人大叫起来,纷纷把武器指向Jason:“放下你的枪!你也不正常了!”

“你要是能杀了我的话,就动手吧。你用尽方法保护的Robert就是关键。”Jason面对着Aaron的尸体。“你可以拟态出很多东西,那些黑衣调查员,我父母的幻觉,我刚刚在下面杀掉的那些人。没想到你死了之后还是能做到——不,这其中已经不是你了。”

Jason通过尸体那空洞的眼窝,直直看向躲在其中的提线人:“古神杀不了你,你永远不会死。但是我也不会让你活着,旧日支配者(The Old One)!”

“这像是一场长梦,现在我们该醒了。”Jason将枪口调转指向Robert,“我会因为杀戮下地狱?可我本来就是地狱中人。”

在奔腾的触手本体即将触碰到地面的一瞬间,大殿之上呼啸而出的子弹仿佛打破了玻璃,四周的景象出现了裂痕,刚刚还拿着武器指着他的小队成员凝固在空气中,然后从真实情境中剥离开来,消失不见。唯一没有变化的只有Jason脚下的尸体,Robert面无表情地倒在地上,神殿的增长和触手的活动都停止了。

真正的自杀小队就在距离顶端只有一阶的地方,他们周围的敌人也消失了,一下子就能看到在最高处的Jason。

“小鸟!!”Harley第一个跳了上来,看到地上的尸体哇了一声,“你杀了他们?”

“嗯。”

“干得好!”Harley一掌拍在他后腰上,“还有别的人要打吗?”

Jason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没”字还没说出口,整座神殿突然摇晃了一下,然后飞快地开始下降。四周刚刚还在逃窜的触手被重新收回了墙里,只剩那些破土而出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跳到地面上去!”死亡射手一声令下,他们在被神殿带到地下之前抓住了大裂缝的边缘,勉强爬到了地上。

随着神殿的下陷,隆隆声也逐渐远去,几人心有余悸地坐在裂缝边缘。

“我们……这就完事了?”

回旋镖趴在边缘向下看着,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他揉了揉眼睛,忍着内心对怪物的恐惧仔细查看,突然,一根一人粗的触手闪电般从地底钻出,张开了血盆大口对着他的脑袋就咬了下去。

丧钟飞身而起,举起手中的长刀,用力刺下,将这个漏网之鱼钉在了地上。

还有很多的怪物残肢没有被一同带入地下,它们肆意挥舞着,在树林中大搞破坏,唯一能禁锢住它们的就是围住整个岛的空间循环障壁。

“离结束还远着。神殿恢复到没被打开的状态之前它们会一直在。就算Robert死了,我们也无法保证它还不会蛊惑别的人类。”Jason从地上捡起他一直随身携带的铝制铁箱。

“我们该做什么?”Harley看着他。

“神殿关好怪物,我关好神殿。”他打开那个箱子,在复杂的减震装置中间,有一个纯黑色闪着诡异金属光泽的球状晶体,“一时兴起带过来的外星产物,没想到真能派上用场。”

“我知道这个。”黑蜘蛛沉声道,“我用的爆缩炸弹就是使用这种晶体。它能压缩物体密度,形成质量黑洞。这么大一块足够压缩整个小岛了。”

“没错。”Jason合上盖子,“把网和鱼包裹在一起,把这里变成真正的死亡之地,也防止以后再有一些无所事事的人玩克苏鲁的复活。”

“我们也在这个小岛上,我们会一起被撕碎了压缩进去的。”

“所以我会等保护罩消散的那一瞬间引爆它,你们趁这个机会逃出去。”

“那么你呢?”

“我自有办法。”Jason指了指自己的脖子,“我已经是没有炸弹的自由人了,不需要再对政府摇尾乞怜。”

“我陪你去。”Harley突然走到Jason身边,“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们可以一起做这件事。”

Jason:“我不需要——”

Harley抬手环上了Jason的脖子,瞥了一眼他脸颊上“J”的烙印,拉下他的头亲吻上了Jason的嘴唇。

所有人齐齐地转头看丧钟。

丧钟抱着手臂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Jason并没有躲避这个吻。他回抱住Harley,手紧紧地握着她的肩膀,在她耳边低语:

“我们都是他的受害人。”

他举起了手中的镇静针剂,将里面的药悉数注入Harley的身体里。Harley睁大了眼睛,一直盯着Jason直到自己昏过去。

“带上她。”Jason将Harley交给死亡射手,“不管你们逃没逃出去,保护罩一消失,我就会引爆。抓紧时间。”

寒冷队长第一个坐上驾驶位发动了车子,大家都挤了上去,最后一个是丧钟。

YOU KNOW MY QUESTION.

Jason无声地摇了摇头,他慢慢后退,直到深渊的边缘。

YOU KNOW MY ANSWER.

吉普很快消失在森林中,Jason最后望了一眼天空,张开双手倒了下去。

 

“我们出不去!!”

Taylor Jones疯狂地大喊,一脚把油门轰到了底。雇佣兵们挨家挨户的搜索了所有幸存居民把他们全部送出了小镇,但是本应一起跨过大桥的他们却一次又一次从小岛的边缘掉了下去,醒过来时又回到了出发点,可怕的触手包围着他们,像撬罐头一样想把他们从吉普里拖出来。

“接着尝试!”

雇佣兵队长大叫着,他一脚踹飞早就千疮百孔的车前盖,抓起加特林对着攻击来的肉块倾泻出所有子弹。破坏力极大的动能没能撕裂怪物,但是成功将怪物活生生打退了数米。

“换弹!”

队长吼了一句,但是拿着补给的人满脸绝望地看着他摇了摇头。

车子还在飞速逃离,但是每接近桥头一点,他们的心也就沉下去一点。他们过不去了。即使他们救了那么多人,他们自己也逃不出去。上帝没能展现出他的仁慈,他们只能在绝望的深渊中痛苦挣扎。而这一次,再被扔回去的话,他们就会葬身在无边的利齿撕扯之中。

“没油了!”Taylor大骂一句,不停地用脚踹着油门,好像能把油箱里最后一点榨出来一样。车子因为惯性还在疾驶,但是速度已经越来越慢。

最终他们停在了距大桥仅几步之遥的地方,就与此同时,如同海浪一样的怪物触手也已经到了他们的面前,张开了血盆大口。

。雇佣兵队长握住胸前装着家人照片的吊坠,低下头画了个十字。

“咻——”

一个巨型回旋镖飞过来,在千钧一发之际卡住了怪物的嘴,然后一颗手榴弹被扔进它嘴里,一声闷响过后,触手被炸得血肉飞溅。

“别忙着祈祷,离结束还远着呢。”

自杀小队的成员站在雇佣兵的车上,各自握着自己的武器,如同拯救世人的天神降临。

雇佣兵——不,提希丰们从震惊中慢慢恢复过来,其中一人指着大桥:“我们跨不过去,我们只能回到原点……”

“这次可以。”死射看向逐渐稀薄的保护罩。

“可我们——”

这些人的伤势一目了然,每个人都伤了三处以上的地方,他们还能好好喘气已经是个奇迹。汽车也没油了,在爆炸来临之前通过桥面?没有那个时间。

“足够了。”

寒冷队长举起自己的枪,迅速地将桥面冰冻,死亡射手将黑蜘蛛剩下的爆缩弹头全部系在RPG上,面向后方做好准备。他看了一眼计时器,将火箭筒安在车上。

这一瞬间,仿佛周围的一切都不存在了,所有人的耳边只剩下了倒计时的数字。

“3.”

“2.”

“1.”

火箭推进榴弹发射,巨大的后坐力使车子如同子弹一样在光滑的桥面上飞了出去。

“轰!”

随着震天动地的一声巨响,神殿中闪出了刺目的黑光,周围的空间开始向岛中心内部收缩,更多的触手想从那里逃离,但只能向电影中那个被太空吸走的异形一样徒劳无功。车子越过障壁的一瞬间,一切都像是被放了慢动作,小岛碎成一块一块,然后变成沙石,最后连声音都被吸入了漩涡。

最后留在众人眼中的,只剩下被浓雾包裹的,崩落散乱,什么都不剩的废墟——赫莱亚(Herlyr).

车子在种种的暴力摧残下几乎是一落地就碎成了渣,几人摔在只剩半截的大桥上,身心俱疲地就这么躺在地上。

“没人能从这种威力的爆炸下生还。”回旋镖队长压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你看到了吗,再晚一秒,再晚一秒咱们也被撕得四分五裂了。”

“那就是无人生还了。”

“哎,至少我们现在还活着。等等,我们不会在做梦吧?……啊嗷不要拿冰冻枪射我!”

他们躺在地上看着天上恢复正常的星辰排列,劫后余生的放松感席卷了身体。

雇佣兵队长从腰间摸出手机,上面显示的信号也已经恢复,他颤抖着用手输入了那个他记忆中再没有播过的号码,漫长的忙音之后,有人接起了电话,一个女人的声音透过层层电波传过来:

“你好,这里是格林家……Hallo?谁在那边?Shawn?是你吗?爸妈很担心你你知道吗?Hallo?……”

他慢慢把电话贴在胸口,那细微的震动是跨越了三十年的救赎。远处传来直升机飞近的声音,他咧开嘴难看地笑了起来,整个身体颤抖着,笑渐渐变成哭,他开始嚎啕大哭,冬日的空气中弥漫着热泪蒸腾而起的白雾。

 

END


大约还剩一个尾声

评论(3)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