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6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想写完了一起发来着。明明上次SJ的比这次间隔时间还长也没被催啊TvT

////////////////////////////////////////////////

前情提要:Jason回到了他与蝙蝠侠相遇的那一天,放弃了自己被注定的命运。

但是命运没有放过他。

16.

“你醒了?”

一个让人不悦的尖锐声音在空间中响了起来。

Jason有些懵懂地睁开眼睛,昏暗的空间中,有个人背对着窗子坐着,逆光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但是那绿色的乱发却非常显眼。

“!”Jason瞬间清醒过来,他猛地坐起,却发现自己的双手被锁在身后,连在地板的铁链上,复将他拽倒。

“我还没设想到自己会收到这么一份大礼。”小丑咧开了嘴,他靠在椅背上,神经质地笑了起来,“看看这是谁啊,啧啧,不正是我笼中的小鸟吗?都怪那个大只的,让你从我给你设计的道路上逃走了。哎,我本来都失去兴趣了,你为什么又来自投罗网呢?”

“什么……?”Jason装作震惊地问道,事实上他对这疯子的话一点兴趣也没有。叔叔曾经提到过小丑是如何使用语言操纵他人的,包括策反了给他治疗的专业心理医生什么的,所以Jason已经做好了准备——绝对不会听小丑说的任何一句话。

绝对——

但是他是怎么被抓住并关到这里的?

Jason向黑暗中缩了缩身体,微微转头打量四周。这是一间仓库,但并不是Jason停留过的城镇。从窗户中能看到外面帐篷,身着武装的雇佣兵们正在装车,时不时有难民被驱赶的惊叫声——这里是难民营。

他最后的记忆是在卡车的货物间闭目养神,然后闻到了什么东西——

看来这边的人真是一个也不能信。如果小丑在这里的话,那么他的眼线肯定也遍布四周,抓到自己这么一个白人小子不是什么难事。

“为什么要抓我……”

Jason弱弱地问道。冷静,示弱,他没有和小丑起冲突的必要。虽然不想承认,但在对方眼里自己充其量也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孩子而已。有小丑的地方就会有蝙蝠侠,自己说什么也要撑到蝙蝠侠来和小丑“约会”为止。

“嗯~看来你没有认真听我说话呢。那么不如让我猜一猜,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小丑用手指抵住下巴,佯装思考,然后大叫一声:

“哈!我想明白了,你觉得你的亲生母亲在这里对吧?”

“什么——?!”Jason这次吃了一惊。不,冷静下来,他是在唬人,就算是他从眼线那里听说了自己的来意,但是没有Jason手里的线索,他怎么能知道……

“Dr. Haywood,我猜你没有认错你的儿子?”

Jason猛地抬起头来,他看到自己的母亲开门走了进来,金发女医生的视线没有对上他的,而是投向了角落。

“没错,如果他就是Catherine和Willis的养子,那他毫无疑问是我的……儿子。”

少年怔怔地看着握住自己的手臂,表情痛苦的女士,那双眼睛,与叔叔,与自己,如出一辙。

这就是他的亲生母亲吗。

“……我明白了。”

Jason满不在乎地从地上坐起。他的表情恢复如常,找不到一丝刚刚惊惧万分的模样。

 

“我早就听说小丑是多么善于操纵人心,但是还是要和你亲自对峙过才知道。”

“哦~?”小丑的眼中放出光彩。

“我得承认,我确实很失望。”Jason耸耸肩,他直直看向小丑,一字一句地从口中吐出话语,“原来你也就这种程度而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丑狂笑不止,异常开心地拍着手。

“知道我在找我的生母,正好又撞到你的枪口上,就替我找到她拿来刺激我?”Jason从手表带的边缘摸出了开锁针,小丑没搜他的身真是个错误的决定。“让我以为我的亲生母亲出卖了我,看我痛苦并以此为乐?很抱歉,我就不是什么含着蜜糖长大的小天使,比这更糟心的事我一天能碰见三回。退一万步讲,这名女士是不是我的生母都不一定——”

“砰!”

小丑回手一枪,直接击中了希拉医生。红色的血花在白衣上绽放,希拉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的腹部,触手只是一片血红。

“不!!!”Jason双目欲裂,他瞬间挣开了铁链,冲到了母亲身边。希拉已然说不出话,她颤抖着沾满鲜血的手,覆上Jason的脸庞,眼中盈满了泪水。

她终于在看他了。

血的气味钻进了Jason的大脑里,他一片空白的大脑被红色所占据,只剩下了肃然的杀意。

“我要杀了你!!”Jason猛地冲向小丑,他掏出了一直带在身边的格洛克,因愤怒而战栗的双手让他举起了这把枪。他一定会扣下扳机,一定会!从出生以来,他第一次对别人有了滔天的杀意。无法原谅,无法原谅,小丑必须要死——为什么他直到现在还活着,为什么放任他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

这种事必须要终止,没有人动手的话,就由他来动手。自己的性命,一切都无所谓,他一定要杀了小丑!

Abby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角落里,她像是上法庭那天一样,从未站得如此笔直过。在她的双眼中,那充满了冷静的悔意,几乎将Jason冻伤。

——为什么啊——

Jason的眼中盈满了泪水。

——都这种时候了,你又出来做什么——

他只一分神的功夫,小丑已经走近他,举起了撬棍,直接将他抽飞!

Jason的额头被划开,血流进了眼睛里。他靠在墙上,勉强站起来,大脑开始嗡嗡作响。Abby还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他。

Jason举起手枪,小丑还在嘲笑他不敢扣下扳机,但是他已经听不到了。四周的环境好像都消失了,时间被拉得无比漫长,他和Abby互相看着。

——你在后悔什么——

——你是在后悔那天被我们看到了吗——

——还是——

——你当初就不该动手呢——

可是要不然我们又能怎么办呢?我们能把希望寄托在谁身上,检察官,法官,还是蝙蝠侠?

在悲惨的事情发生之后,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能让时间倒流吗?让死者复生,让伤痕消失,让心灵重新沐浴阳光。谁能啊,谁能啊!

我们拿起武器来保护自己,到底错在了哪里!去施暴,或者被施暴,只有这些选项而已。最终会受到惩罚的,只有自己而已。

“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Jason抽动肩膀笑了起来,他放下了手,血滴在地上,砸起了尘埃。

小丑也跟着笑了起来。这与他计划中安排的盛大落幕有些差异,但是什么能比一个被逼到发疯的小鸟更好呢——没有。发疯的小鸟比死掉的还要好。

“我选择——”

Jason举起了枪。

 

“砰——”

蝙蝠侠捕捉到了这次枪响。第一次为他们提供了大致方向,第二次则更加确定。青年说这个波形即是那把丢失的警用枪,经过了距离衰减,在这几乎空无一人的荒漠中,蝙蝠侠的装置依然可以分辨出来。

“砰——”

格洛克的第二枪。

“砰——”

第三枪。

他们已经到了可以用耳朵分辨声音的距离。

“如果他出了任何差错,我们的协议就作废。”青年直视着前方,“小丑要死,你也要死在这里,我要每个反派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

“那不可能发生。”

蝙蝠侠的声音已经被青年远远甩在身后。机车呼啸着,热风夹杂着沙子击到脸上,干燥地令人无法思考。

能赶上吗,这次能赶上吗。

焦躁让青年不停地拧动油门,给蝙蝠侠吃了一嘴沙子。平时这都是罗宾的待遇,他们难得调换了位置。

或许就是没办法改变,无论做了什么,该发生的永远会发生。

但是……他的人生,不能结束在这里。

换过来吧。

让我代替他去死。

蝙蝠侠看着面前的背影。从知道小丑越狱开始,青年就像疯了一样,对自己的伤不管不顾,一意冲向中东。正常人的身体变成那样早就不能动了,他比蝙蝠侠自己所受的伤还要多还要严重,大部分都没有经过良好的治疗,伤上加伤,骨头和内脏像是打了40年地下黑拳的人一样千疮百孔。

他到底在追求什么。

蝙蝠侠沉默地盯着青年。青年好像知道一切,没有一丝犹豫地直奔目的地,仿佛那是他宿命的归处,那显眼的白发在鬓边飘扬,和阳光融为了一体,似乎下一秒就要消失了。

拐过这个山路,应该就能到小丑的营地了。涉及到那个疯子,蝙蝠侠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但是小丑真的有必要针对那个孩子吗?如果说有什么理由,那只能是因为在戈登一家被袭击的那个雨夜,少年来给自己通风报信罢了。

又或者,是因为少年与自己有联系,而小丑痛恨着自己。

蝙蝠侠想要加快油门追上青年,但是还没等他有动作,震耳欲聋的爆炸声突然从不远处传来,整个大地都因此而震颤。蝙蝠侠躲开山上的落石,抬头看到青年咆哮着冲了出去。

“不!!!!!”


TBC


评论(23)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