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7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17.

他们终于到达了营地。

原本的难民营和医疗帐篷已经倒塌,变成了一片废墟。断掉的钢筋木骨直冲着天空,尖利的断口像是无言的处刑台。废墟在燃烧,黑烟遮住了天空。

青年直接冲下了陡坡,连人带摩托狠狠摔倒在荒漠上,他挣扎着站起来,踉踉跄跄地走近废墟,伸出手,又不敢做什么。

蝙蝠侠从坡上滑下,拿出生命探测仪:“还不确定Jason Todd是否死亡,这也可能只是小丑为了掩盖自己的踪迹……”

“走。”

“……”

“你去,你去追小丑。”青年嘟囔着对蝙蝠侠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小丑带着笑气……”

“你需要帮助。”蝙蝠侠抓住青年的手臂,不让他踏进火场。

“我不需要‘你的’帮助……。”青年甩开蝙蝠侠的手臂,他转头狠狠瞪着那在白天显得颇为滑稽的蝙蝠人:“我不想让你看到他,他不需要你的恸哭。你最好在我发疯之前离开这里,去追小丑,去玩你们变态的游戏——也别让我看到小丑,我发誓,我一定会在你制止之前就拧下他的头。我发誓。”

蝙蝠侠没有动。

“走!!”青年咆哮道。

他一拳挥出,被蝙蝠侠轻而易举地挡住了。那抵在掌心的拳头在发抖,比起怒气,更像是无助,此时已经不需要其他任何力量来击倒他了。蝙蝠侠叹了一口气,松开了青年,转而将卫星电话丢给他。

“保持联络。”

青年没有接住电话,他撇下目光拒绝一切交流,不去看离开的蝙蝠侠,。

他无法逃脱命运,即使那个孩子已经不是自己了,这片废墟仍变成了他的埋骨地。

支撑到现在的意义是什么。粉饰太平,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好像一切都在变好。不可能变好的,这就不是那样的一个世界。

“啊——”

青年蹲了下来,他压抑着喉中的哭声,但是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真痛啊。

他从内到外都坏掉了,疼痛在一点一点蚕食他的精神,他已经撑不住了。普通人的日子真好啊,好得他忘掉这一份钝痛,忽视那些痛苦的记忆,好到他忘记了自己的末路。

死神蒙着面罩,举起了镰刀,能看到只有此路不通。

蝙蝠侠可以阻止小丑这次的杀人计划了,他可以收缴小丑的毒气,把他打晕带回哥谭关起来,这一次不会再有别人死掉了。

那么下一次呢。

他们还准备重复这样的游戏多少次。

——犯罪者一定要死吗?——

——如果他们真心悔过的话,不能给他们这个机会吗——

——如果是真的精神病患,他们要为自己不可控的行为买单吗——

——杀了一个人和杀了很多人的罪犯有区别吗——

——那么,人命是可以被量化的东西吗——

人设计了无数的条框来归置自己,但是又不会遵守;无法被分类和解释的行为越来越多,却还抓着陈旧的法典不放墨守成规;总是在说着人权法律,但是那些你们为之捍卫人权的人根本不在乎法律。

要么担心矫枉过正而不做,要么就不顾一切地走向极端。

愚蠢,无趣,努力的人却像是白痴。

而最终被殃及的人又何其无辜。

青年跪在地上,四处火势渐息。那个他异常熟悉的仓库废墟中,有一只被压在顶檐之下的手露了出来。他可以像蝙蝠侠那样走过去,剥开废墟,将少年的尸体拥入怀中——徒劳地。用很长的时间去怀想,然后依旧重蹈覆辙。

现在他站在了蝙蝠侠的立场,如同被操纵的木偶,无论怎么挥动手脚,仍要在观众面前表演这一出闹剧。

真奇怪,他明明只得死而复生了一次,这场景却仿佛被重演了多次一样。

但至少,这一次他没有坚信着谁而死去,至少他没有穿着引以为傲的罗宾装被人凌辱,击碎信念,至少这一次……没人对他失望。

“我为你骄傲。每一分每一刻,每一时每一秒,我无时无刻不在为你而骄傲。”

青年低下了头,他握住那只手,推开顶檐,露出的是穿着白衣的女性。这是他的母亲吗?青年赶紧查看她的伤势,腹部那显眼的致命伤显示她并非是死于爆炸,在那之前已经有枪击中了她,所以这名女性没来得及说出她最后的忏悔。

未来被改变了?

青年因震惊而动弹不得,他来不及再一次为了生母的死亡而悲伤,现在他只剩下一个想法——如果少年还活着呢……?

“喂。”

身后传来了另一个人的声音。青年猛地回头,看到Jason浑身是血,捂着手臂从尚未倒塌的角落里站了起来。

“我都选择相信你了,你也对我有点信心啊。”

对方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青年睁大了眼,愣愣地看着那幻觉一样的伤痕累累的身影。

“你还打算在那里跪多久?”Jason懒懒地说,他向前迈了半步,但是膝盖根本不能支撑他的身体,他对着地面直直倒了下去。

青年一个健步冲上前,将Jason拦在了自己的怀里。

“我们不用……”Jason咽下了口中涌上的鲜血,他紧紧抓着叔叔的袖子,“我们不会再为了那种人脏了自己的手,对吗?”

他听到了青年与蝙蝠侠的对话,所以他紧紧地抓着青年:

“早晚有一天,我们不必再——”

Jason的意识沉入了黑暗。他像是断了线的人偶一样变得无比沉重,生的气息微弱得几不可闻。

少年经历了什么,Jason不需要问也知道。但是——

为什么经历了那么多之后,他的心仍然如此的坚韧……为什么,他要受到这种对待?

青年抱着这孩子的身体,他直视着眩目的天空。在这一片热砂,硝烟与血,回荡着丧钟之声。

 

蝙蝠侠刚刚把小丑丢进阿卡姆,一道黑影就降落在了他身后。没等他回头,两边的警卫已经被打倒,黑影揪起小丑的拘束衣,一拳打在小丑的面门,止住了那癫狂的笑容。

探照灯亮起,黑衣的青年如同沉默的修罗,眼中是滔天的怒意。

“我们有过约定。”蝙蝠侠抓住了青年的手臂。

“你知道他做了些什么吗?”青年的声音冷静无比。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青年冷笑,他一脚将小丑踹翻在地。“我问你,你去过小丑的受害者的家吗?我没在说你衣着光鲜到某个孤儿院去慰问,或者潇洒地签下支票让人拍照——你去直面过小丑的受害者家属吗!”

蝙蝠侠沉默了,他放开了青年的手臂。

“所以不要阻止我。”青年抽出手枪,走近小丑。

“我见过。”

“啊?”青年拔高了声调,他转过头恶狠狠盯着那尊冰冷的蝙蝠塑像——只要那张没有感情的嘴里再吐出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一个字,那么青年就要他陪葬在这里。

“我就是。”

青年后退了一步。

“你说什——”

“我虽然不是小丑的受害者,但是我是犯罪的受害者。”蝙蝠侠关掉了变声器,他听起来软化了不少。

哈,哈哈,青年在心里嘲笑自己。你在想什么,你在指望他能将你的事放在心上吗?连那个真正体会过失去之痛的人都不在乎,这个人怎么可能?

“失去亲人的滋味,我体验过一次就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但是你却放任我去死。”青年压低的声音中蕴藏着无穷的悲伤。

蝙蝠侠似乎受到了很大的振动,他眯起眼睛认真审视起面前的人。他可以确信,在他之前的人生中没有一刻是与青年共享的,但是为什么,他们却对彼此熟悉得仿佛是多年的老友。

那种真切的悲伤甚至席卷了蝙蝠侠的情感,在脏腑深处隐隐传来了钝痛,他无法直视青年的双眼。

“我的痛,哪怕让你体验一次——呵。”青年摇头,他像是在嘲笑自己。“但是我从来没有因为我自己对你发过火,一次都没有。我只是想知道,就算你不在乎我,你为什么能不在乎其他人?你去聆听过那些未亡人的话吗?我听过。我没有什么能与世隔绝的豪华庄园,我一直在这里。”

青年伸出手,指向哥谭。

“我每天都在看,失去儿子的母亲,父子分离的家庭,早上还在跟你说话谈天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好像整个世界都崩溃了。你只会看报纸上的死亡数字,看到‘悲伤’这个词而已,你还记得真正的绝望是什么吗?我是在代替那些人质问你:你为什么都忘了,你怎么能都忘了!”

青年将枪口对准小丑,几乎是声嘶力竭地怒吼着。

蝙蝠侠前进了一步。“杀人很简单,难的是即使枪握在手里,仍然不扣下扳机。”

“懦夫!”

“这才是真正的勇气!”

蝙蝠侠伸出手,握住了枪口,他看着青年的双眼,没有一丝动摇:“人命是不能放在天平上衡量的,所以没有哪个特殊,一个也不行,我们没有理由互相杀害。”

“你把这些漂亮话去对小丑说啊!你去对企鹅人,去对稻草人说!看看他们会不会听你的!”

“所以这铸就了你和他们的不同。”蝙蝠侠慢慢将枪口推下。青年的眼圈发红,他咬着牙,颤抖着蹙起眉,但是却没能说出一句话。

蝙蝠侠看着投射在乌云之上的探照灯,将所有的事情串联了起来。

“你救了那个少年,但他亦拯救了你。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不要浪费在这里了。”

“……”

“回你该回去的地方吧。”

TBC

评论(14)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