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三)【伞翔/CB】一叶识秋(三/end)[CBCBCBCB,前后辈,脑洞


    每次去职业选手群都会被调戏一番然后被禁言或者踢出来,孙翔表示已经习惯了。

    反正也没事干。他刷了下账号卡,发现自己甚至提不起劲打荣耀。

    烦烦烦烦烦。

    又输了。

    明明是为了胜利而来,却一次又一次摔下去,除了失败,还是失败,看不到一点希望。

    小事情讲了一堆什么赛后总结,反正他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记得败北横亘在面前。什么都烦。难道就这样困在嘉世?

    还不如退役。

    “在不在在不在?”

  • 消息蹦了出来。

    “十五缺一。”

    秋木苏......孙翔叹了口气,拎着一叶之秋就赶去了对方给的坐标。

    “好久不见掉线王。”苏沐秋打招呼道。

    “不是我掉线好不好?”孙翔说着,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大家都在猜测这是本尊还是什么,有人开始视奸他装备了。

    “啧啧,你还真有点影响力?”

    “快开快开。”孙翔急吼吼地冲到门前,后悔自己又没带脑子出门。

    十五人大本,孙翔做好了一进来就被围观称大神的准备,结果却发现频道里静悄悄的,十几人如同训练有素的大兵一样开进了幽林山谷。

    没人来八卦?二翔感到了莫大的不自在,这可是一叶之秋!难道秋木苏的朋友也都是不关注职业圈的?

    他抬头看左上角的队伍列表,看到了一串莫名其妙的名字:

    【守卫兵 库德

        三川主教 马克西拉里

        幽林谷主 休斯

        ......

      】

    他颤抖着把鼠标移动到幽林谷主资料上,99万+的血让他一阵眩晕。

队伍都开了一半了,苏沐秋看一叶之秋还在大门口,朝他扔了个手雷:

    “嘿,干嘛呢?”

    “......”

    孙翔沉默了。

    “?”苏沐秋走过去。 

    “......你和副本的Boss一起下副本啊!!!”

    “嘘——隐藏任务,凑数的。”苏沐秋连忙解释,心里却想——隐藏任务个鬼,要不是实在找不到第十五个NPC才不拉他呢——不过也只有二翔好糊弄,说是任务他肯定信。

    果不其然,二翔接下来非常安静地跟着苏沐秋打完了副本,在谷主把一把钥匙放到苏沐秋手上的时候还跟着小激动了一下,结果看到那不过是每次必定掉落的黑楠野水晶矿地的钥匙。

    “一个隐藏任务的奖励就这?还没平时随便一刷得的东西多呢。”孙翔出来无奈了。“干吗不去买,这么费事。”

    苏沐秋点了展示仓库。

    金币数几乎超出了游戏所能显示的最大金额,差一点就乱码了。

    苏土豪默默地合上仓库:“不要剥夺我唯一的乐趣。”

    他找幽林谷主凑数的时候谷主也汗了,随手摸出了一堆钥匙让他随便挑,他义正言辞地说咱们这么熟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开挂,当我是兄弟就一起下副本——这不也是开挂吗!哪有NPC掏自己老家的啊!

    孙翔扶额:“那你要这材料干什么?”

    “我打算做一把武器,概念武器。”苏沐秋眨了眨眼,“以前做了一点之后放弃了,虽然现在我用不上,不过还是想试一试可行性。”

    “概念武器?”

    “嗯,全职业可用的。”苏沐秋漫不经心地说。

    孙翔马上想起了千机伞,然后想到了叶修——然后想到了败北。他大踏步走进矿内,咆哮着干翻了一串小怪。

    关主是个血薄的小怪,孙翔上去一记伏龙翔天,落地之势冲而未乱,一叶之秋一抖却邪——

    龙抬头!

    仿佛能听到龙啸长吟,小怪瞬间被轰杀至渣。

    “我见过这招。”苏沐秋愣了愣,紧接着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下一秒却看见一叶之秋以迅雷之势调转过来,隐带龙气的却邪长舞,刺向秋木苏!

    格挡。

    秋木苏被打了个措手不及,震了出去,马上切出巴雷特,抢出一发僵直弹。

    有效闪避。

    一叶之秋急速逼近。

    毫龙破军!

    秋木苏闪过,有点奇怪:“怎么了?”

    圆舞棍!

    躲闪不及的秋木苏被一挑上天,强袭流星打接上开轮。

    落地,秋木苏一个受身,这时,澎湃斗气已冲至天际。

    伏龙翔天!

    巨大的龙头呼啸而至,气势夺人。

    龙抬头!

    秋木苏落地一滚,未加思索,条件反射躲过。

    谁知龙头一转,一口咬住秋木苏的手臂——追上了!

    龙回头!

    秋木苏化成了一缕白烟。这自然不是把他打没气了,孙翔一回头,就看见秋木苏站在他身后,手里还维持着替身结印的状态。

    孙翔挥手把鼠标推开,长叹口气:“果然你也躲得过。”

    一叶之秋收招。

    “这招不错,”苏沐秋点头,“吓我一跳,还好我反应快。”

    只把人“吓了一跳”。孙翔倒在靠椅上。轻描淡写地就躲了过去,因为“反应快”。

    就像叶修轻轻松松地就破招,反过来还问自己玩这个有意思吗。

    “你和他,都很厉害啊。”孙翔摇了摇头。

    能和苏沐秋直接交流的人都有一个条件:不会成为“桥梁”——就是说,既不会把叶修他们的消息传达进来,也不会向他们透露苏沐秋的存在。

    苏沐秋大概总结出这么一个规律。

    孙翔不会闲的没事和叶修去八卦,系统也会防止他们在聊天过程中提到叶修或者苏沐橙。

    这是被严格划分的,死者与生者的界限。

    对于已知其死亡事实的人来说,交流是禁止的。

    苏沐秋看到那个“他”的时候,直觉告诉他,这是指叶修。

    为什么,可以谈到这一点了吗?

    “我难道没有赌上全部吗?可我尝到的只有失败!失败,失败!从我进入这里开始,”孙翔狠狠捶向墙壁,“只剩挫败感。他什么都能做到,就算是被逼退役,也能东山再起,一支不像样的队伍,直接杀回了职业圈。我呢?从职业圈掉了下来......不止是他,每个人都是,轻轻松松就能击败我......凭什么......为什么啊!”

    孙翔咬着牙,从喉咙里挤出声音。

    “我没有朋友没有搭档,一切靠自己,在越云我就是这么走过来的,那又如何!可是——自己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太多了,没人能帮我......”

    没错,他很强。

    即使嘉世倒了,也有别的队伍向他伸出橄榄枝,他只要一如既往地骄傲下去就可以了。

    然而呢?

    他没有赢过。

    他的实力别人看在眼里,失败自然也被看到了。

    所说的赢——是指关键的比赛,对着那些自己不想输的队伍,不想输的人——这样的胜利,他一场也没有过。

    还能怎么办?不甘心,太不甘心了!到底差在哪里!

    “啊——”

    耳机里忽然传出一个男人懒洋洋的声音。屏幕里,秋木苏打了个哈欠的样子,抬起眼皮看着他。

    “就这?”

    “啊?”孙翔愣了一下。

    “小朋友你无不无聊,这也算个事儿,嗯?”

    “就以你这么点儿情商在这儿悲古伤今的真让人不习惯。不过不就是一两次失败吗,你这才多久?你以为你说的那个人又练了多久?他比你投入的少?他的强大是白捡的?

    “年轻人,这么一点小挫折,根本不算什么。你的机遇总会的来的,更强大的搭档,更强的队伍——坐井观天,这么一点小事儿就磨磨唧唧,你还是男人吗,像话吗?

    “朋友要自己找,路要自己走。天天装高冷谁跟你玩?少拿自己当大神啊,谁不比你强呢?遇事儿自己找找原因,别就知道找借口。”

    苏沐秋一挥手。

    “走,PVP,哥好好教教你该怎么做人。”

 

    一叶之秋又一次被一脚踹翻,荣耀两个大字展示的是对方的胜利。

    苏沐秋在他身边蹲下:“不好意思,下手重了。忘了说,哥代表的基本上是全荣耀世界最高水平,输了不丢人,别被打击到了啊。”

    孙翔揉了揉酸痛的脖子,活动下手指:

    “再来!”

    苏沐秋满意地笑了。

    可惜,太深入了。

    一开始就是,从孙翔没像别人一样忘记他,像被挑衅了一样冲上山坡抓住他PVP开始,到今天他甚至说了叶修的消息,苏沐秋已经觉出了不对劲。

    可能是系统看自己孤单得可怜,给自己一个能说说话的后辈,不过今晚大概是最后一次了。

    苏沐秋手上操作未停,再次切换了一种攻防方式,算是最后的临别礼物吧。

    这孩子也挺有前途的,只要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儿,再长点脑子......长点脑子啊笨蛋!他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被风筝得又没耐心了结果冲上来送死的二翔。

    然后是终于学会了迂回的一叶之秋。

    然后是越战越勇,冷静下来的孙翔。

    最终,一叶之秋倒在了地上没再起来。

    孙翔打着打着,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苏沐秋听到传来的轻微呼噜声,摇头笑了笑。

    再见啦小朋友。

    前辈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苏·强到没朋友·沐秋从包里抽出一把未完成的伞,撑起来,哼着小曲离开了。

    繁星满天。

 

    孙翔打了个哈欠,拿起钱包和钥匙走出了门。一熬夜就连着好几天恢复不过来。至于为什么熬夜——忘了。算了算了,不想了,肯定是败而后勇磨练技术来着吧。

 

    跨上自行车,还没骑出街口,就看见苏沐橙站在对面马路,似乎在等车的样子。

    去吃了个早饭回来,她还在。

    孙翔不得不绕了个圈:“去哪儿?用帮忙吗?”

    “谢谢,不过......”

    “大早上的这儿没出租。上来吧,不远就我带你算了。”

    苏沐橙想了一下,毫不客气地坐了上去。

 

    ......还真不近。

    苏大小姐先去买了花——亏得有这么早开门的花店,然后就去了城外的公募。骑到地方的宅男翔觉得自己都快要升天了。

    幸好平时也有锻炼。二翔摸着自己的四块腹肌欣慰地想。

    “叫我起来这么早去买花,结果他们也没到嘛。”苏沐橙边走边说。

    “看谁啊?”

    孙翔问的倒大方,苏沐橙指了指前面,一块见方墓碑。苏沐橙把天堂鸟和风信子放了上去。

    “每年都送?”

    “嗯,我和叶修每年都送。”

    “花语是什么啊?”

    苏沐橙一怔,继而笑了笑:“我还真不知道。”

    孙二翔蹲了下来,看着墓碑。

    苏沐秋。

    照片上的人笑得灿烂,看上去也没多大就去世了。

    “你哥也玩荣耀。”

    “你怎么知道?”苏沐橙歪了歪头,“我哥全枪系精通,是最强的神枪手。”

    神枪......

    “比周泽楷还强?”

    “那谁啊,没听过。”苏沐橙没回兴欣几天,垃圾话功力倒是涨了不止几倍,“我哥要是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

    孙翔哦了一声,站起身来挠挠头,正好看见叶修他们走过来。

    朝阳可算是升起来了。

 

    轮回风头正劲!能否缔造王朝?

    荣耀第一人无解!

    孙翔转会轮回,斗神加入,势不可挡!

    第一场比赛,孙翔深吸一口气,望向屏幕上的一枪穿云。

    神枪。

    孙翔刷了卡。

 

    最佳搭档! 

                                                                                                                  <END>



【拜拜了!荣耀!

评论(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