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单线程游戏(一)

序章

【要开始吗?】

【……

【开始吧。

 

        你终于醒来了。

        不合时宜的睡眠总是会增加人的倦怠感,即使你好像睡了很久,睁开双眼之后,浓浓的疲惫仍然包裹着你的全身,像是刚从潜水服中解脱出来,浑身僵硬肌肉酸痛,头痛到血管都要爆开。

        这真奇怪。你没穿过潜水服,你怎么会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呢?

        你坐了起来,揉着太阳穴,慢慢回想现在是何年何月何地,但是信息却支离破碎,在脑海中不成形地孤立存在。你连自己的名字也不记得,不记得一切,不过幸好,因此而没有慌张的必要。

        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吧。

        苍白的金属围成的长方形房间,没有看到光源,但是房间里却明亮一片。光滑而无一物的墙壁周围没有任何门窗或类似出口的地方,连房间边角也没有一丝接缝,像是浑然天成的怪异空间。

        有重力。         

        你站起来踏了踏地面,行动没有违和感,与地球无异。身体没有明显的无力感,但是握紧拳头就会发现有些用不上力气,这说明你睡了一段时间,但是没长到会让你浑身懈怠。然后你摸了摸脖子,从衣服里拽出来一条项链,坠件是个有点分量的圆锥,你将项链摘下,拎着上端,推动吊坠。

        比起吊坠的周期摆动,你首先注意到自己的手很稳,非常稳,手臂上也有一定的肌肉,不是为了健美的那种肌肉,而是真正的——

        战士的身体。

        脑海中的点开始串联。

        佣兵。你是个佣兵——或者是个爱锻炼的物理学者,这也说不准,是吧。

        你一边整理着信息,一边收起了摆动偏转的吊坠。在地球上。你盯着天花板,得出了这个结论。

        在你想出确定更精确位置的方法之前,墙角的一个物体吸引了你的视线。你直接走了过去,虽然刚刚扫视整个房间的时候你并未发现它。

        一个黑色的背包。

        军用样式,充气后可充当紧急宇航服,标配5L的压缩行动气罐,压缩能量食品。

        如期望地看到了这些东西,你不禁感叹自己的知识还真不少。除了这些之外,还有一台最新式的通讯设备,是你一直想买的那一款——这一点你记得很清楚。

        恭喜你又找到了身为“自己”的证明。

        打开通讯器,识别信号是一张协议签名。

        “我自愿加入‘适应者’,为地球而战。”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

【我不知道。

 

        指纹生物识别的开机键正闪着光,和通讯器那漂亮的外形一起向你散发着致命的诱惑。

        你或许只是个钟爱器械的GEEK而已。一头雾水但毫不犹豫地摁下了按钮的你这么想着。

        随之,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全身袭来,你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和背包一同被打散成粒子——量子化超距传输?这项技术在你的认知范围内尚未成熟,这是——

        你陷入了黑暗。

 

        再次醒来,这次的疼痛比上次还要剧烈,所幸的是这次你还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而且,这一次在这比刚才房间大数十倍的地方有其他同伴——如果这一些穿着各异神色各不同的人算是同伴。

        “完整的。”低下头来俯视你的人面无表情地在通讯器上记录了什么。

        完整的是什么意思?你困惑不解地看着他。但话还没问出口你就明白了,因为你正躺在一片碎屑中,血肉和断骨的碎屑中,而这些并不是你身上的部分。

        你以最快的速度从血泊中爬了起来,还好身上穿的是无污服,只是手上沾着的黏浊血液让你一阵反胃。

        “这是怎么回事?”

        “再等一个人。”记录者——姑且这么叫他——对着你身后扬了扬下巴。你回头看去,一道光芒正在你身后汇聚成型。

        从最先聚成的头部来看是个年轻人。稚气未脱的脸上还凝聚着痛苦的神色。

        量子化再重新集结?你刚才应该也是这么来的,但是那些血是怎么回事?

        正当你怀疑地扫视着周围的人时,人群中传来一阵低低的惊呼,你把视线转回年轻人身上,却倒抽了一口冷气。

        年轻人的头如同被扭了180度,缺了一条手臂,其余的三肢也像是被造物主重新塑形后胡乱插在了身上,而他的内脏——胃,连着喉咙的食道漂浮在他体外,看那几乎被撑爆的形状,正是一只人手。

        看到这么多人,还没有搞清楚情况的年轻人先是对离得最近的你笑了一下,刚想开口打招呼,却发现大家的视线都盯着他,他想转动一下脖子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然而不用他低头,他的内脏已经飘到了他的面前。年轻人一张嘴就开始不停地呕血,内脏的碎片随着血流崩出,但是他的另一条手臂在反方向,连捂嘴都做不到,年轻人声音颤抖着,带着哭腔,含糊不清地哀嚎: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了……”

 

【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我……

【我不知道。

 

        你震惊到浑身僵硬,根本动不了,大脑连思考的余力都没有,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记录者上前,一边毫无感情地说:“传送失败。”一边举起了粒子枪。

        无声无息的光芒穿过,年轻人扭曲的身体瞬间化为了蒸汽,众人纷纷后退掩住口鼻,红色血雾扩散到一定范围,遇冷凝落,洒成满地血雨。

        你终于反应过来,回头看向不知道在通讯终端上写着些什么的记录者:“你在干什么?”

        “我在结束他的痛苦。”记录者眼睛盯着终端,漫不经心地回答。“量子化技术根本不成熟,出了一点差错就是乱序排布变成这个样子。”

        “什么?”你未能理解这话的意义。“是谁用的这项技术!外星人?恐怖分子?你们又是谁?”

        “人类。”记录者回头看向你,“这是拼几率的屠杀,而你也是我们的一员,幸存者的一员。”

        他指向一面被血糊住的墙:“你敢去看看吗?”

        你看向那面墙——从血的缝隙中透出来一丝光亮,你走过去,从背包中抽出绷带缠在手上擦出了一片干净的窗口——

        在玻璃墙外是个灯火明亮的实验室,几个身穿白大褂的人正在看数据分析,旁边一个研究员正一边盯着监视屏一边吃速食。

        人类?

        你从窗口窥探整个实验室,拼命想从这机械而冰冷的地方找到任何有价值的情报,这时看着监视器的那个研究员注意到了你,他走了过来,和你隔着窗口对上了视线,把嘴里的意面咽了下去,然后敲了敲玻璃,对你咧嘴一笑。

        在他的制服上,“地球联合研究部”的标识尤为显眼。

 

        “新殖民区华盛顿Ⅲ机械暴动确认为量子形体高级智慧生命体干扰后,人类开始追寻那更高级的生命状态。

        “但是由于科技的水平极其有限,人类最终选择了走捷径,将外星人的因子注入一部分人的身体内,成为‘适应者’,数万狂热分子,或追求力量,或被疯狂的奖励吸引而自愿成为‘适应者’;

        “而‘适应者’在展露出超越人类的特性之前,外星人就玩腻了人类,离开了地球宙域,再也找不到一丝踪影;如同‘适应者计划’反对者的预言一样,扭曲产生了。

        “无从适应的‘适应者’大部分没有展现出预期的力量,除此之外,反而有一部分人的智力开始退化,攻击性变强,出现了反常的个体进化,对人类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危害,于是还未脱离观察期的‘适应者’全员被封入休眠舱,直到找到解决办法。

        “结果人类的解决办法就是允许进行各种研究,并且研究过后,‘集中处理,全部消灭’。”

        “在他们眼里我们早就不是人了。同样,”记录者抬起头,“当我们真正获得力量的时候,他们也只是蝼蚁罢了。”

 

        “你不记得自己的事情了?”

        你身边的人问你。

        你苦笑着点头。

        不仅不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没有头绪的东西越来越多。殖民区的事情虽然知道,但自己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自愿成为适应者?你不懂事情太多。

        “能够在量子传输后维持原本状态的人,应该不会出现反常进化,最差也是维持原状。”你身边的人长出一口气,“如果能够产生正向变异,我们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这都是听那个第一个以完整形态来到这里的人说的。”

        “记录者?“

        “你叫他记录者?哈哈,有意思,他确实像个没有任何感情的纯粹记录者。”你身边的人笑笑,又低下头。

        “事到如今,我们已经无法和人类共处了。”

        你麻木地看着越来越拥挤的“牢房”和遍地的残骸,却不知道自己该作何回答。

 

【你是否要成为适应者?】

【?

【我不知道。

 

        异变,在一瞬间发生。

        从第一个人的消失与重组开始,短短几秒钟,进化如同海浪一样席卷淹没了整个牢房,刺眼的光芒吸引了正打瞌睡的值班监视员,他揉着眼睛走过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适应者敲了敲玻璃,向他咧嘴一笑,手臂越过隔墙,生生把值班员拉了牢房,丢进了狂躁的人群,他还没来的及发出惨叫已经被撕成了碎片。

        “我们已经进化到了更高的层次!”最初的适应者——并不是记录者——高呼道,“从现在开始,外面的那些人类,才是更下一级的蝼蚁!而我们,将是——”

        他突然顿住。

        “我们之中还有人类?”

        你还缩在墙角等待着“进化”发生在自己身上,也许是想成为,或者不想。但这疯狂的空间瞬间死寂,你睁开双眼,发现所有人都缓缓转头看向了你。

        不会吧。

        你的惊愕并没有持续多久,刺耳的警报声忽然响彻了整个空间,从牢房的上方灌入了大量的毒气与沙尘,空间开始合拢,四壁的激光网噼啪作响横织贯穿,粒子枪口从墙壁中钻出,齐齐开火!

        屠杀开始。

        你躲过了第一轮连射,向着牢房中间跑去。大量的粉尘遮盖了视线,也让刚刚进化的适应者无从以量子形式逃离。血肉之躯被撕碎,激烈的单方面虐杀,让你再次震惊于人类的残忍。

        在铺天盖地的光与粒子的炮火中,你看到了记录者的身影,他站在战场的最中心,第一次有了表情——他露出了笑容,狡黠的笑容,进而转眼,他就在人影交叠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终章

        五十年前的屠杀并没有解决全部的适应者,反而断送了适应者与人类最后一丝和平的希望。而五十年后,你仍然在逃亡,作为生存在夹缝中的人,或适应者。

        适应者到底适应了什么?当年的实验室已在那次屠杀的反击中化为齑粉,幸存下来的适应者躲进人群,开始缓慢的扩充自己的势力,对人类进行报复。不可调和的矛盾最终爆发,以人类为食粮的超能适应者,与掌握着尖端武器的人类,开始了时间最长,最残酷,最灭绝人性的种族战争。

        地球数十亿年传承下来的生物群急剧减少,人类出动了全部的核能与生化武器对付异族,力图保住自己;而适应者则更加残忍地进行大规模屠杀。

        中立无用,怜悯必死。

 

【人类会赢吗?适应者会赢吗?还会有幸存者吗?】

【……

【我不知道。

【那你现在有什么感觉?】

【我……

【我没有感觉!我什么都感觉不到!我不知道!

 

        不过这一切都将与你无关了。

        你从实验室逃出来的那天开始就一直在寻找着记录者。你想你知道他是谁——引发了这一切的源头,世界的扭曲点。

        而他刚刚还站在你面前。

        “你们人类,连有序都做不到,连自己与异己也区分不开,连逻辑都理解不了,为何执着于生存?”

        记录者在你启动毁灭程序前如此问道。

        宇宙中无法传声,围绕在地球宙域的殖民星,中转空间站,培养舱,冷冻实验基,包括地球,人类和适应者,以地球为起源的所有生命。

        寂静而残酷的,消失了。

        你的身体在崩坍,你看向了舷窗,一艘淡蓝色的维生舱在宇宙中静静地漂浮着,集合了人类最高智慧与资源的维生系统,上面记载了全部的人类文明,每一个人的曾经活过的证明。

        这里远离地球宙域,也是种族纷争的边界。你来到这里无非是逃亡,却无意识中救下了一位有孕在身的女性。她毫不惧怕身为适应者的你,并且无比坚定地告诉你,和平终有一天会到来。但是你找到的和平之路唯此一途,既然都是要毁灭,这颗苟延残喘的星球的寿终还是该由始作俑者自己来背负。

        然而你还是躲避开了记录者的视线,那个孩子将在那里出生,那是人类最后一丝希望。

        你盯着那个搭载着婴儿远去的舱舰,一种奇妙的感觉涌了上来——人类的未来,这是人类最后的未来……

        不是。

        人类已经没有未来。

 

        【检测到思维奇点;】

 

        你清楚的知道不是,因为你不是你,你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

        你在漫长的旅行中纵览了人类历史,你体验过无数的世界,无数的人生,但没有人告诉过你什么是善与恶,没人教你如何活下去,为何活下去,你与记录者无异——

        你就是最后一个人类。

        你看着每个人的人生,你在宇宙洪流中抓住那些留存的浪花,你从繁衍的最初,一直接近到人类的覆灭,你看着自己的出生,被流放在这无尽的孤独的宇宙;你看着人类,你进入到一个又一个人生,你体验过每一种人生;你有着无数的知识,却唯独没有常识;你学着他们生活,微笑,你不知这有何意义,但是你照着做,假装自己不那么孤单,假装自己的声音仍会被其他人类听到,被自己的同族

        世界上最后一个人类如此希望。

        如今的你来到了毁灭前夕,每一个“人生”的终点都是毁灭。

        你不知道对于地球,所有人类,适应者全部毁灭的事实该作何感想,你不知道毁灭了一切却流放了你的人到底是为什么。恨?不,你不懂什么叫恨;理解?不,你成为了所有的人,却理解不了任何的人。

        你的出生与死亡被固定在一艘船上,只剩下你,和舱外的宇宙。

        孤独的,孤独的只有你一个人,你再不会被任何人听到,世界与你来讲,不过是数据与白纸;漫长的,漫长的孤独,让你只剩唯一种情感。不能理解人类的,不只是记录者,还有你。

        面前组成空间的线条扭曲起来,在舷窗的玻璃上组成了一行字

【按照人类的寿命极限,你还能活15分钟;】

【你的选择是——】

【A体验下一个人的人生;】

【B从这一切中醒来。】

 

#结局见后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