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戒断症状(four of four/完)

 

Title:戒断症状

 

CP:RoyJay

 

分级:NC-17

 

04. 稽延

暴风雨。

深海压迫着他的心脏和肺,榨干了他最后一点空气。他茫然地看着遥远的光线和打在水面上混淆波纹的雨,似乎那是一个遥远的梦,直到有人粗暴地把他拉出水面。

他浑身疼痛,耳鼻流血,头晕目眩,似乎每一根血管每一条神经都炸开了,蜷缩在没有遮蔽物的甲板角落,雨水还在下,这次落在了他的身上,感觉更糟糕了。但是怎么办呢,这个救他出来的混蛋只有这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船,他们都自顾不暇。

在这场旷绝持久的暴风雨中,他们都站在悬崖边上。

“…Roy…”

弓箭手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醒觉过来。四周一片狼藉,比起他和Jason打了一架那时还要乱,如果有紫光灯,Roy敢打赌他们两个身上要比屋子的状况还可怕。他之前怎么不知道做爱可以这么狂野和刺激,虽然是自己开的头,但毫无疑问Jason和他一样,没准是更疯。Jason根本不适合当个安慰者。

第二声的“Roy”也是Jason发出的。气温骤降的后半夜,Jason在梦中皱着眉,披着自己的衣服侧躺着蜷成一团,除此之外只有绷带覆身。

Roy抖开自己的毯子走向怕冷的小鸟,伸出了手,但刚刚触到Jason的肩膀就收了回来,转而挠了挠自己的下巴。

也许……

  小鸟翻了个身,似乎是被声音吵醒了,他在嘴里嘟囔着:“……你就是个混蛋。”

“好吧。但你就是爱我。”

Roy也躺下来,隔着毯子把半梦半醒的杰鸟裹在怀里,直到沉沉入睡。

 //////////////////////////////////////////////////////////////////////////////////////

“早上好杰鸟!来迎接新的一天吧~”

“不好。走开,Roy。”

Jason把头埋进毯子里,手伸出来对着声源比了中指。一大早就被吵醒着实不是什么好体验,尤其是震耳欲聋的招呼和刺眼的阳光同时袭来,让他简直想把Roy塞到马桶里去。

等等,阳光?

Jason从沙发上翻身起来,发现屋子里最大的一面墙向四周打开,露出后面的显示屏,上面有大海,棕榈树,沙滩,和高悬于空的太阳。望过去非常刺眼,恍若真实。

“我修好了我的智能家居系统,你看,地下室也是需要阳光的,不要都像蝙蝠洞那么阴森嘛。”Roy扛着扳手,抬了抬帽檐,“反正我也睡不着,所以干脆把外面修理了一下,整理癖间歇性发作一次还是很有用的。”

Jason长久凝视着那几乎以假乱真的画面,然后转过身去,在Roy期盼夸奖的闪闪发光的眼神中揉着眉心:“你最好别把这个东西留到我们认识之后。”

“杰鸟!”

无视Roy的抗议,Jason从地上抓起自己的衣服套在身上,然后一路走向浴室一路捡被丢得七零八落的装备。

“你要保持一个开放的心态,杰鸟,总是这么阴沉对身体不好,你不觉得在一场大战之后我们特别需要阳光沙滩和美女吗——嗯也许不用美女?”见Jason还是不说话,Roy耸了耸肩,“嗯哼,难怪你会在自己的头罩装炸弹,自虐狂。”

“头罩里……什么?”

Jason一个大转身,清楚地看到了Roy手里拿的是从他头罩里拆下来的微型雷管,以及其他七七八八的小型装备。Jason冲过去也只来得及解救下前额部分,好极了,他要是带上这个就更像钢铁侠了。

“我保证我可以原样装回去,可以吗?这是我第二次拆了,你知道,毕竟我很无聊,头痛加上失眠。God,自从上次上床之后我就没睡过,虽然之前那次我确实是好好睡了一觉……”

Jason深吸了一口气打断他:“这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你指啰里啰唆还是拆了你的装备?多说点话有助于理清我的思路和防止我无聊爆炸,而拆了你的头罩,”Roy挑眉耸肩,“额,我改进了一下红外仪,防止你以后隔墙开枪真的打到人?”

“不了,没打到你我已经很遗憾了。”Jason丢掉手里头罩的残骸,“我出去买点吃的……不要跟着我。”

Roy欲言又止。

“什么?”

“我还找到了为什么你在这里的原因,你不想听听吗?”Roy摆出自己最真诚的目光。

 

“超大份黑椒牛排汉堡肉价炸鸡套餐一份,多加芝士。”

“再来一份蔬菜沙拉。”

“你吃?”Roy扫了一眼Jason。

“不,你吃。”Jason拄着下巴看着对面一脸不可置信的人,插起一片叶子塞进他嘴里,“只靠药片是活不下去的,你最好按时吃饭。”

“唔嗯嗯啊。”Roy咔嚓咔嚓地嚼着生菜,一手打开显示屏:“我打算在垃圾桶里过夜的那天,这个纬度上出了一个奇异点,你看。虽然这个奇点小到没有任何人发现,但显然,dah dah,一个反社会分子被送到了星城。你还记得那天有什么异常吗?”

“你是说你身上挂了一串花花绿绿的当地纪念品,并且一定要拉我去寺庙转转?”

“听上去像是我会做的事……咳咳,既然你已经确认了这不是什么平行世界,那应该就是一个简单的时间跳跃,好消息,我们不用去哪里偷个母盒回来了。看这个衰退趋势,一天之后这里的电磁场就能恢复正常,然后迎来最后一个峰值。我们去你过来的地方转转看,回想一下你当初做了什么,这样就可以了。”

“而且如果只剩下一天,你应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

Roy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塞下一大片汉堡肉,看向窗外,自己的倒影看上去特别不好。该死的,好酸,他们浇了柠檬汁吗。

“没必要。”

“你……死而复生了,我相信你应该有一两个想见的人——我是说在这个时间——也许你可以告诉他们不用那么难过,或者……我也不知道,你或许不想以这种形式回来?你还可以教训一下害你死掉的人……”

“那些都过去了。”

“如果你是顾虑我……”

“不是。”

Jason缓慢地摇了摇头,他直视进Roy的双眼:“那些真的都过去了,我现在有自己的生活,自己决定自己要做什么。现在,我是说以后,有你——你们,就够了。”

他说完这话感觉无比的别扭,低下头去盯着自己交握的双手。

Roy咽下嘴里的肉排,眨了眨眼,歪头看着Jason:“我知道这句话问的有点不合时宜,但我还是想知道­——你平时就这么坦率吗?”

“闭嘴,Roy。”

“从你说这句话的熟练度来看,哦,不是。”

Jason一脚踹上Roy的椅子,看着他慌慌张张扶住桌子才开心起来。

 

“有没有想起什么来?”

傍晚后的星城放晴,连日来如同哥谭一样的天气终于散开,底色由青转橙。他们已经在星城逛了一个下午,四处寻找着可能成为“门”的地方,并且看Jason能不能回忆起他当时做了什么。

“没。”Jason耸肩。

“也许只是一个很小的契机,你再好好想想,像是你喝了什么当地的圣水,或者说了什么特定的话……”

Jason转了个180度的身,他确实想到了什么。

“我说了。我在寺庙里说了一些话,我经常感谢你们在我身边的陪伴——在我迷失的时候,我想为你做点什么。”那段记忆清晰地浮现出来,虽然那样子很蠢,但是那时的Jason真的这么说了。

Roy用一种近乎慈爱的目光看着他:“说真的,如果你当面对那时的我说出这些话会比你对佛像忏悔让我欣慰得多。”

“我没有对着什么佛像忏悔。”Jason咬牙,“而且我现在和你差不了多大,别用那种对小孩儿的语气跟我说话。”

“嗯,蹦蹦跳跳的罗宾鸟给我印象太深了嘛。”

“说起罗宾,”Jason迟疑了一会儿,开了口,“我的事情,就没必要和蝙蝠侠那边的人说了,你知道……”

“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Jason看了他一会儿,然后低头踢走脚边的石子。

“接下来是关于你的问题,如果你还想活着成为更好的人……”

“如果我还想保证自己的每一个零件就能好用的话,那么就戒掉一切形式的嗑药,我知道。现在我已经好很多了,虽然还有一场持久战要打。”下面这句话他说的又轻又快,“……只是我有段时间大概会非常想你。”

看到对方低下了头,Roy握紧拳头放在嘴边假装咳了一声:

“不过我知道该怎么做,别担心了,你会给我足够信任的,不是吗?”

Jason抬起头,蹙了蹙眉,然后凑上去咬Roy的嘴唇:“你他妈才不知道我有多信任你。”

路边有人看过来。管他的,反正一会儿留在这里丢人的是Roy。Jason这么想着,就不禁加深了这个吻,而Roy积极努力地迎合着他,以至于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有点气喘吁吁。

“我知道不管是多糟糕的困境,你总会挺过来的。”

Roy挠挠头,露出一种介于不好意思和欣然接受之间的笑容,这大概是他许久以来第一次发自内心的笑,陌生到他忘了怎么牵动嘴角。他张了张嘴,然后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看了一眼表。

“你说你是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来着?”

“4点15分。”Jason当时看了时间。

Roy抬起手腕,时针指向4点20分,磁场反应完全消退。

“呃,即使你回不去了,我们还是可以做搭档的,所以可以不用这么紧张?”Roy努力给消沉下去的小鸟打气,“从别的方面考虑,万一因为你改变了现在,未来我们遇不到了怎么办?不如就从现在重新开始?”

“闭嘴,Roy。”

“又来了。啊,往好了想,也许只是你记错时间了呢?不管怎么样,我会把你弄回去的,大不了再去一次尼泊尔。”

Jason没有说话。

“嘿,杰鸟,你记得吗,Ollie的胡子,”Roy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快走两步指着贴在橱窗旁的海报,“我们以前说过……杰鸟?”

没人回应。

Roy推开帽檐,先是左右看,然后原地转了一圈。刚刚还不情不愿跟在他后面踢着水洼的Jason不知道哪里去了,行人依旧匆匆,路口传来抢行绿灯失败的刹车声。

他耸耸肩,扣上帽子。

“那未来见啦。”Roy背对着Oliver的街头海报,吹着口哨大踏步走过三岔路。

///////////////////////////////////////////////////////////////////////////////

“你再说一遍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的搭档就是在你这里失踪的,不关你的事难道他是被外星人抓走了?”

“我连你的搭档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绑架他?”

“你们都没听说过红头罩?!”

“听说过啊,但是你是……你是军火库?”

“又来了啊啊啊啊。”Roy蹲在满地都是被他打翻的黑道分子的车库中抱头惨叫,“你们就不能好好的记住我,而不是‘红头罩身边那个用箭的’吗?射箭在你们看来就那么滑稽?信不信我随便用一支箭就能抹消你在地球上存在过的所有痕迹?”

Roy举起手里的箭,被绑在椅子上的黑道老大连连点头表示“我信!”。毕竟Roy现在是个名副其实的“军火库”,他全身挂满了各式各样的武器,其中包括最新投入使用各式多功能箭头,至少五把用得最顺手的弓和足够炸穿奎恩集团大楼的高爆箭矢,而当他说炸穿,那就是真的能从一楼轰到Oliver的办公室。

可这是尼泊尔他能找到的最后一个犯罪集团了,接下来只能打到雪山之上碰碰运气。他开始无比怀念他们那橙皮肤的美丽小公主,起码她可以毫不费力地凌驾于珠峰之上,轻易就能用那热情过头的火焰逼问出Jason的下落。

另一个声音突然响起来。

“Roy?”

“别烦我……Jason?”Roy从抬起头来,他面前这个凭空出现,一脸惊愕,没带头罩的家伙不是失踪了整整六天的Jason又是谁。

“你回来了?!”Roy从地上站起来扑了过去想来个大大的拥抱。

Jason连忙推开扑过来的武器展示柜防止被那外装甲捅个对穿,他后退了两步,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什么情况?现在是哪一年?”

“2016年,军火库在肃清尼泊尔的罪恶集团。”Roy抱起手臂,“你说呢?我难道是在请他们喝茶?当然是在找你!你失踪了一个星期!”

Jason看到了黑道老大绝望的表情,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没错,头罩丢在那个Roy那里了。所以他捅捅军火库:“他看见我的脸了。”而这是不必要的。

“我知道。”Roy从身后抽出一支箭,“而他刚刚还讽刺我没有知名度(我没有!老大喊冤。)所以我猜,抹掉他三天的记忆?”

他们走到车库门口附近,然后弓箭手精准无误地把箭钉在了绑人的椅子上,释放的瓦斯覆盖了中心区域,所有还没被打晕过去的人这下也无法幸免了。

Jason接下了搭档递给他的眼罩,然后想起了一件事:

“失踪案呢?你就这么丢下了?”

Roy不可置信地睁大了双眼:“我的搭档消失了,不知道哪里去了,翻遍整个地球开启了所有的定位都找不到他,你居然认为我还会在乎那个什么失踪案?Gosh,我就知道。你还记得吗,我说过我是咱们三个人——现在是两个人中最有良心的那一个,我可不会对生死未卜的搭档漠不关心!”

当然,他是没期望Jason会有哪怕一点点内疚的意思啦,那个家伙只会一边往外走一边挥手“闭嘴Roy你吵得我头疼”。但是这次,什么都没有。Jason只是在用一种古怪到让他起鸡皮疙瘩的眼神盯着他看。

“我居然开始怀念你这种说话方式了。”

“你想听更多吗?那你就好好坐下来告诉我你这几天到哪儿去和谁一起都干嘛了。”Roy挑眉道。

这下Jason如梦初醒地恢复了原有的态度,他一边挥手一边往外走:“已经够了Roy,我想起来我有多害怕你的逼问了。”

“嘿。”Roy跟过来,“我就知道你又没打算分享你的‘有趣’经历!并且你连唯一且忠诚的搭档的一句话都不想听!”

“好吧,那就一句。”Jason转过身。

“欢迎回来。”

Roy凑上去,亲吻Jason那张永远不能坦率说出自己想法的嘴。

 

END

////////////////////////////////////////////////////////////////////////////////

 

完结了。希望RJ以后也好好的吃饭打怪谈恋爱

(脑补了明知道自己会被抓还得乖乖去中东送人头,不然就见不到桶哥了的Roy23333

评论(11)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