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A Final Valentine (1/5)

【RoyJay】A Final Valentine

 

CP:RoyJay

 

分级:PG

 

梗概:相遇,然后分开,直到再度相遇。

 

注意:闪点大背景,私设暗改,年龄操作;还未成为神父时的桶哥。ooc是我的锅。

 

01.

哥谭的冬天没有一点慈悲之心。

怀抱着采购而来的节日用品的Jason如是想到。他是和神父一起来的,修道院距离城中心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大家决定要提早把要买的买回去,免得临近圣诞,人人都无心工作。

这座城市连候鸟都不愿路过。Jason努力抬起头从围巾中挣扎出鼻子来,对着阴冷无趣的青灰色天空呼了一口白气。过多的愤怒与悲伤在黑暗中发酵,正义与罪恶在城市中流窜着相互竞争,尚存的美好奄奄一息。不过即使是哥谭,在圣诞前夕也是要休息一下的,中心区闪烁起了白色与金色的霓虹,像往年一样,圣诞树早早地树立起来,商场装饰成了绵延的城堡,橱窗里堆满了琳琅满目的商品。

Tomas神父看着路边的流浪者显得忧心忡忡,他是个爱操心的老好人,除此之外毫无缺点且魅力十足。神父回头看着Jason:

“你觉得我们是不是应该做些什么?”

“做些什么?!”

Jason反问道,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些凶巴巴,虽然他不是故意的。Jason缓和了语气:“好心人会叫来警察把他们送去收容所的,要是政府都无能为力,我们更帮助不了这么多人。”

现在是流浪者一年中最难熬的时候。平时只需要担心成为犯罪目击者或者饿肚子,现在还加上了刺骨的寒冷。他们努力用报纸挟裹着身躯,躺在能挡住一面寒风的椅子上,就连混混也不会找他们勒索。Jason回想起在街头流浪的日子,呼朋引伴的帮派少年,只负责巡逻的治安官,偶尔掠过头上的蝙蝠影子,总是在追逐着——

——伴随着小丑尖利的笑声。

“Jason?”

神父的声音将Jason拉回了现实,他站在一家餐馆门口,示意二人应该先去吃个晚饭。等他们出来时天已经黑透了,冬天的坏处显露无遗。要开回修道院就要近一个小时,在那之前他们还需要穿过一些小路去取车。

“要是我们多准备一些礼物,孩子们会很高兴的,是不是?”

“我来准备。”虽然在孤儿院待的时间不长,但目标是成为见习神父的Jason照顾其他人已经成了习惯,“我记得他们说过想要什么,奥莉莎喜欢的胸针,雷蒙一直想要骗徒的面具……”

“那么你想要什么呢?”Tomas神父问道。

“没什么特别的,只要还能让我进您的书房就好了。”Jason耸了耸肩,“我很喜欢上次您借我的书。”

二人顺着Jason的读书品味这个话题讨论下去,直到有人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嘿,瞧瞧这是谁,侍奉上帝的人!”伴随着一群少年人夸张的笑声。

Brother Blood,这些奇装异服的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会消失。曾是其中一员的Jason认出了他们,皱着眉头地向前迈了一步,虽然他挡不住神父那比他高大的身躯。

“别担心。”Jason回头小声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担心一下比较好,小子。”为首的那个呲了呲牙,挥舞着弹出刀刃的匕首,“我猜你们身上有值钱的东西,在我们动手之前你最好乖乖交出来。”

在Jason和神父可以说些什么之前,这些街头少年的身后响起了另一个低沉而懒洋洋的声音:

“嘿,放开这两个傻瓜吧。”


 

最开始Roy是被两个人的谈话吵醒的。

“……本以为你会喜欢海明威。”

“我只是碰巧对上一本书表示了感谢,并不代表我钟情于简奥斯汀。”

第二个人争辩的声音在墙壁间回荡着传到了角落里,在那里躺着的Roy掀开了脸上的报纸,露出了胡须丛生的脸。他睁开一只眼,看到的是抱着很多袋子的少年与一位长袍神职者。少年穿着略有些大的外衣,额头有着被捂出来的薄汗。他仰起头看向神父:

“不止是书,我想说的是,谢谢,对于每件事。谢谢你,Tomas…”

Roy看到少年的舌尖在齿列间一闪而过。

“…Father。”

虽然少年马上就把脸藏进了围巾,但是Roy还是能看到他耳朵上的红晕,即使是在这个光照度下。

该死的优良视力。

Roy嘀咕着,把报纸盖回脸上,想继续之前的美梦。可惜他失败了,有些不怀好意的家伙越过他,将这两个像是从理想电影中走出来的人拦住,说一些电影里的勒索台词。Roy一巴掌拍到自己的鼻子上,抓烂报纸丢在一旁,从酒瓶堆里站了起来。

“放开这两个傻瓜。”

他又说了一遍,挥了挥手里的酒瓶,将敲掉了酒瓶底之后的锋利部分朝向这些毛都没长齐的家伙。

“怎么,你想出头吗!”

“怎么,你想试试看吗。”Roy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他用手里的半截酒瓶用力刺向墙壁,当他松开手后,只有酒瓶的长颈露在外面,其他部分深深地嵌入了墙壁。

这几个少年似乎也暂时被吓到了,他们只想随便找些看上去不会动手的家伙敲一笔,原本的计划可不包括跟一个看上去就神经不正常又强壮的流浪汉对打,作为还没被承认的帮派底层人员,保命也许在维护荣誉之前。

正当他们犹豫不决的时候,这一片的灯忽然熄灭,紧接着传来了一阵扭曲且刺耳的笑声,在其后的是比黑暗还要浓郁的蝙蝠影子从高楼飞下。

“蝙蝠侠!”

这一片的小罪犯们瞬间作鸟兽散。虽然有小丑在前,蝙蝠侠一时还管不到他们,但是谁也不想留在两个疯子的战场上,成为他们的牺牲品,毕竟这两个人谁都不会在乎人命。

“看样子我们暂时安全了。Jason……”没有得到回应,Tomas的声音由松了一口气重新变为紧张,“Jason?”他接住忽然倒下的Jason。

Jason从断电开始就发起抖来,捂着耳朵像是在逃避什么,手里的东西掉落一地。

“我居然忘了这一点。”Tomas自责地把Jason抱在怀里。

Roy看了看二人,没有打算提供什么更多的帮助,他踢飞脚边的瓶子,沿着墙壁走向外面。他还要找一个今天晚上睡觉的地方,最好没有小混混,也在蝙蝠侠的狩猎区之外。

“等等,谢谢你的帮助。”Tomas叫住了Roy,表达着谢意“我们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作为感谢,可以请你到我们修道院留宿吗?”

“管好你自己的事吧。”Roy头也没回。


TBC


////////////////////////////////////////////////////////////////////

那一天,我终于回想起了自己的密码。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