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RoyJay】A Final Valentine(2/5)

【RoyJay】A Final Valentine

CP:RoyJay

 分级:PG

 

02.

尽管Jason反对,Tomas还是准备开始在下街区进行布施。神父用他那卓绝的个人魅力说服了附近的一些家庭——主要是主妇——参与进来,像是在开联合派对,他们将募捐所得换成面包与浓汤分发给附近的流浪汉。院里的孩子与家庭里的孩子一同玩耍打闹,Jason被搅得心神不宁,到处团团转。

“下次记得告诉我不要再听信神父的一时兴起。”

虽然这么说,但是Jason在收到感谢时还是有一种不形于色的开心。他尽量不去担心聚集在一起的流浪汉会惹出什么事,毕竟这是他度过的第一个如此祥和的圣诞节而他不忍心打破。去年他还是一只惊弓之鸟,转眼间就已经有了一个温暖的容身之所。在得到了这么多之后,Jason忍不住也想把幸福分享给别人。

“别来吵我。”

一个抬高了嗓门的声音吸引了Jason的注意力,孤儿院的雷蒙站在一边不知所措,似乎是他拿着食物靠近一个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流浪汉,却突然被大声训斥。

Jason走过去把雷蒙拉走,那个流浪汉刚从起床气中恢复过来,面容隐藏在乱哄哄的头发与胡子下面,看不出他是否懊悔自己刚才吼了一个孩子。看到那个人低头去拿酒瓶,打算离开这个尴尬之地,Jason连忙追了上去,当那双绿眼睛和Jason对上的一瞬间,看上去有点惊讶。

“你是……”

“是的,是我,那天——”

流浪汉对Jason未讲完的话毫无兴趣,转身离去。Jason像是爱情电影里被留在原地的主角,对着对方的背影大喊:“至少告诉我你的名字?”

“Roy.”流浪汉头也没回,只是嘟囔了一个名字。

好的,这下他真的像是被甩掉的悲惨主角了。Jason站在原地,感觉自己十分自找没趣。

“经常能看到他,一个人呆着,没人敢招惹他。”其他的流浪汉说道,

“看上去他并不缺钱,只是在把自己淹死在酒瓶里。”

也许他在惩罚自己。Jason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哥谭迎来了一个白色的平安夜。

雪下得非常大,到了傍晚天色发青,窗子上结出冰花。经过了一天的玩耍和丰盛的晚餐之后,神父将壁炉的火引燃,孩子聚集到起居室,大家难得被允许坐在地毯上,凑在一起兴奋的窃窃私语。Tomas示意Jason坐到孩子们的中间,递给Jason狄更斯的圣诞欢歌,他自己则靠在书桌旁饮起了葡萄酒。

Jason用低沉的嗓音捻起书中的词语,让它们变成空中的舞台,他时而化身为可怜的穷孩子,时而变成暴躁的吝啬鬼,孩子们兴奋地跟着三个鬼魂拜访斯克鲁奇的一生,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故事的进展。对比着斯克鲁奇,他们想起自己曾尽可能地帮助了街上的人,一种小小的自豪便油然而生。

“……虽然这里离家很远,但每个人都在祝福他们的朋友,家人,因为今天是圣诞节……”

Jason抬头望向窗外,在立着落光叶子的行道树的街角,他瞟到一个人正躺在那里,一个不合群的身影。Jason停了下来。

“嘿,小莎莉睡着了。”神父轻声说道。

 

Jason帮助嬷嬷把睡着的孩子们送回了房间,还收到了许多的吻,他匆匆与神父说了晚安,一头钻进自己的房间。Jason跑到窗边,睁大眼睛看着外面。没错,那里是有个人。红色的头发被帽子和雪挡住了一部分,依然很显眼。

他飞快的拿起一条毯子,打开窗跳了出去。冷风很快灌进了衣领,Jason只能加快脚步。但是越临近他就越有些担心——这个人还活着吗?或者即使还活着,却像上次一样把人推开,一个人撞进风雪,最后还是死在哪个阴冷的角落。

那应该叫神父一起来,不管他愿不愿意都把他拖到炉火边,不过Jason也怀疑神父能抓住他的几率,这人就像是一只有着犀利爪子和牙齿的流浪猫。

“Roy?”

Jason在离他三步远的地方先尝试着叫了对方的名字,声音消散在了风中。Jason小心翼翼地展开了毯子,一步一步的靠近在地上的人。

在他即将成功地把毯子盖在这坨还在呼吸的人形物体上时,雪地下的生物突然动了起来,一瞬间就消失在了Jason的视野中。紧接着,Jason被面朝上摔倒在地,磕得他眼冒金星,一条手臂扼住他的脖子,伴随着近乎恐吓的声音:

“谁……是你?”

嗨,似曾相识的对话。Jason被压住喉咙说不了话,只能翻个白眼表示自己的态度。

“我为什么在哪儿都能碰到你?”Roy稍稍松开了手,但眼中的怀疑未减。

“是你总出现我的附近,这是我的——我家。”Jason强调其中的差异,“我猜是哥谭太小了?”

Roy眯起了眼睛,尝试从Jason的眼中看出什么,但是徒劳。他松开钳制着Jason的手,让这孩子从地上爬起来,看着他不做声地摸着不舒服的喉咙感觉有些好笑:

“你不害怕我?”

“你觉得呢,我是哥谭人。总是见过更糟的。”Jason耸耸肩,“蝙蝠侠和小丑就在我们头上打架。”

好吧,好吧。Roy在心里投降,他摸了摸脸,坐回了刚才睡觉的位置,从怀里掏出酒瓶:“别管我的事,回你的城堡去吧,小王子。”

“那么你呢?”

“这就是我的城堡。”Roy靠在墙边,抿了一口威士忌。

Jason想了一下,挨着他坐下,“那么我也在这里好了。”

“喂,小子,别有什么误解,我不是你用来凑做救赎洗礼的份额,只有在你这个年纪才会天天做拯救世界的梦。我却没什么理由被你拯救。”

“那我就当作以后拯救世人的练习问问,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呢?”Jason抢过毯子的一半,“你看上去很厉害,并不甘于此。而且还是个好人。为什么要把自己搞得一团糟?”

Roy一时哑口无言,许久他叹了口气,“这是我应得的。”

“你伤害他人了吗?”

“某种程度上,不是我——”

“哼——”Jason用一种不赞同的语调表示不屑,“那就没有什么应得这回事,有个词叫第二次机会。”

“哦,那么你们的小丑也值得第二次机会,跟那些被她夺去的生命说去吧。”Roy没有注意Jason突然的消沉,“这个世界上有各种形式的罪恶,很多事情不是你跟上帝忏忏悔就过去了。你这种从小听福音,看见黑暗都会晕倒的乖乖小孩才不会了解……”

“第一,我直到去年才受洗。”

Jason打断他的话,曲起双腿,把下巴藏在膝盖间,“在那之前我和其他拦路抢劫的小毛孩并无不同,做的坏事只多不少。就算是最无能的黑帮,也能让很多人家破人亡。然后,我遇到了很可怕的事情……所以第二,我并不是怕黑,在那次事情之后——好笑的是小丑比稻草人更擅长将恐惧根植于他人心中——如果不是神父和修道院里的人,估计我已经死得比死更彻底了。那些躺在病床上一动也不能动的时候,我曾经做过的事一件一件浮上心头,那更让我生不如死。

“要是我什么都不了解,我今天就不会跟你说任何一句话。”Jason用一种倔强的眼神直盯着对方。

“那么……抱歉?”Roy在漫长的沉默后尝试着和解。

“好,这下子有理由了。” Jason站起来跺掉落在鞋子上的雪,向Roy伸出了手,“因为你刚才冒犯了我,所以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没得商量。”

 

TBC


////////////////////////////////////////////////////////////////////////

字数爆了……还没进入正题,我也很无奈啊

评论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