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01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生贺文(??);

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主要是把这梗填了



01.


今天好像是自己的生日。


Jason从两万英尺的高空坠落时如是想。


倒不是他会特意去记这种小事,而是今天早上起来刷牙的时候看到了航空公司发的祝福短信。“亲爱的钱德勒先生”云云。这个假名是他用来掩护身份的普通人角色,当时随手就填上了自己的真实信息。所以今天说不定还真是自己的生日。


蝙蝠侠送给他骨折作为礼物没有让他愤怒,只是让人疲倦。Jason盯着短信看了三秒,然后定了飞往夏威夷的机票。


烦透啦,什么也不想管,反派翻了天也不关自己的事,不如出去散散心。


何况今天好像还是自己的生日来着。


Jason带着大墨镜,穿着夏威夷花衬衫,在休息室就开始喝香槟。就算是衬衫下面还藏着固定用的绷带,也拦不住热情的异国美女向他搭讪。他用食指顶开墨镜,脸上挂着清爽的笑容,提前进入了享受海边阳光的气氛。


当然啦,现在Jason想起来,当时要是不对美女身后那些可疑的罩袍大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好了。


于是他现在从两万英尺高的地方掉下来成了活该。


Jason只是打了个盹的功夫,还没到洛杉矶呢,几个蒙面的持枪大汉就冲进了头等舱,把所有人都惊了起来。趁着他们去揪隔壁玩VR的小伙子的时候,Jason偷偷闪身躲进了卫生间。他所有的装备都不在身上,退一步说,那些被蝙蝠侠撕掉了蝙蝠标志的装备,有他也懒得用。行李倒是两把枪,但是他怎么越过这一群人去行李舱拿武器和头罩呢?


这个问题很快就被解决了,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不小的骚动。Jason偷偷探出头去,看到有人扑向了恐怖分子,扭打在了一起。其他人大喊着安静,但是在狭窄的机舱内也不敢贸然开枪。


但是被扑倒的恐怖分子很快就踹开了那位勇士,举起了手中的56,马上要给他身上开个洞。


不好。Jason从藏身处冲出,就势取向离他最近的持枪者,夺下了对方手里的枪。只要比对方早一步射击就能救——


被他夺枪的那个小兵吓得一哆嗦,惊慌之中竟然拉开了身上的引线!


Jason不可置信地歪头瞪着他,一切仿佛都变成了慢动作。恐怖分子头目没骂完的脏话,数人调转的枪头,被子弹动能击飞的小兵,洒在空中的血花——


“趴下!!!”


在人体//炸圌弹的火花爆裂开来之前,Jason用最后的力气翻了个身,用身体护住那个逞英雄的家伙——


——轰——


飞机断成了两节,引擎处冒出火光,尖叫声不绝于耳。没有安全带的几个恐怖分子瞬间被吸出了舱外,爆发的空气鼓动着耳膜,好像恶魔在呼啸。


Jason被爆炸的冲击波波及到了部分,他头晕眼花,勉力才把身下失去知觉的普通人扣在了座位上。但是还没等他站稳,一块黑色的物体直击面门,Jason看清那是个什么的一瞬间,自己已经掉了出去。


刚刚坐在Jason隔壁的小哥在舱中茫然摸了摸头,直到VR头显脱离的现在,他才刚明白发生了什么,从丹田之处憋出的尖叫很快消逝在风中。


所以说飞机上不能用电子设备啊啊啊啊——


Jason肺叶涨的生疼,体内残留的空气似乎要冲破皮肤,全身像是四分五裂了一样疼。视线角落闪过了一个蓝色加红色的身影,捆起了那几个哇哇叫骂的恐怖分子,一手扯着飞机的一半,稳定地飞行在平流层。


Jason一声没吭。


他觉得自己已经够意思了。起码没有平民伤亡(应该吧),他打死了那个小兵,没让他在飞机中心爆炸。但要是这时候被发现,说不定会被当作反派一起押送入狱,完全就是费力不讨好。他不想经历第二次了。于是Jason捂住了自己的口鼻,高空夺取了他身上的温度,超人一时半会儿发现不了他。


事实也的确如此。飞机的左翼被冷冻,超人调转了方向,向着最近的机场飞去,骚乱的声音渐渐远离。


同时渐渐远去的还有Jason的意识,一些无关紧要的往事像走马灯一样闪过,消散在不成云的水汽中。


时间飞快地下坠,Jason所剩的不多,一切都是一瞬间的事。像手册里说得那样,找一些松软可作为缓冲的表面作为降落的地点,保护头部,有意识的话,给同伴发个信息,同伴会来救他的。


对啊,同伴一定会来救他的。所以还是别了吧。


事到如今,就应该顺其自然。Jason想过自己的结局最好也就是这样了,不是哪天被一颗莫名其妙的子弹黑了,也不是被自己的仇家逮到玩投票处决,更不是和那些道貌岸然的无能者内斗致死。起码现在的自己是做着在夏威夷享受阳光和沙滩的美梦死掉的,在可能是自己生日的日子里,最好就是这样了。


很可惜的就是他在夏威夷定的海边别墅就这么泡汤了,难得自己一人的时候这么奢侈。可是那又能怎么样,难道时间还会停止吗?


——


Jason突然发现自己的下落停止了。


他向左看看,向右看看,向上看看,自己停在一片黑暗之中。眼睛被空气吹得很痛,各式各样的暗色花纹出现在视野里,他一时什么也看不清。但是耳边的呼啸声停止了,前庭告诉他他没有再继续下坠,这更增加了他的茫然。


没有落在什么东西上的实感,就像卡通片里的角色一脚踏空,先在半空中停留再掉下去的样子,这让Jason有了不好的预感,该不会一会儿也像汤姆一样掉在地上砸成饼——


“……”


下面突然传来了什么声音,Jason向下看去,就在这一瞬间,自圌由落体又开始了。


突如其来的死缓让第二次的落体变得更加可怕,所幸时间甚短,在反应过来之前就结束了。


“啊——嗷——”


疼,太疼了,疼到世界末日来了不过也就这种程度,疼到Jason这种从来不叫痛的硬汉也不禁哀嚎了出声。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砸到了什么上面,但不管是什么肯定都被自己砸平了。身上的每一个,每一个部位和器官似乎都碎成了小块,脑子管不到身体,这就是为什么Jason不可控地发出了痛呼,声带有它自己的想法——疼。真的疼啊,疼到浑身没知觉的那种疼。


早知道掉下来是这么个疼法,Jason当时就会毙了自己。


“……”


旁边好像有人。但是Jason可没那个精力拍拍屁股就去追杰瑞,他连自己的呼吸都想停止。现在自己的样子应该挺惨的吧,或许已经变成了一滩肉泥,旁边就算有人也应该尖叫着飞奔而去了。


“你还好吗?”


Jason脑筋疼得一抽一抽的。是谁他妈发明了这么没用的句子。你还好吗——我不好!我一点也不好,你问这句话的前提肯定就看出来我不好了还问个蛋!


“真的,你到底是用不用我叫救护车?”


耳鸣逐渐好了一些,Jason听出问话人似乎年纪不大,还是未变声的少年。然后他还发现自己居然是个完整的,于是强撑着手臂让自己坐起来,过程中还止不住地哀嚎。


“你怎么叫得像个发Q的母猫似的。”


“X你。”


Jason用尽全身力气挤出了一句标准脏话,然后把视线移到对方身上。昏暗得跟没有一样的路灯下看不清什么,只看到少年一只手拿着撬棍,怀里抱着轮胎。


Jason怀疑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少年用“你是不是撞坏脑袋了”的目光看他,毕竟没人能想到居然有人是从中途被劫机的爆炸飞机中掉下来,还能不死的。


“这里是哥谭。”少年说,“兄弟,你没事的话还是早点走,看看你在的地方。”


“我知道,我……”早就被下了逐客令。


“不,我是说,你看看你现在在的地方。”


少年意有所指地抬了抬下巴,Jason茫然地低下了头。自己屁股底下的座驾异常眼熟,那流线型的外表,漆黑的外壳,被卸掉的四个轮胎,以及被自己砸得凹进去一块的车尾的蝙蝠标志。


Jason向少年看去,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肯定是被塞进降B大号里吹过了,不然怎么会看到——少年的脸从黑暗中浮现出来,那凌乱的黑发,以及熟悉又陌生的脸庞。


怎么会?!


Jason一把抓住滚起轮胎要跑路的少年,想说些什么,但是紧接着意识到跑路确实是件要紧事,一手夹着少年一手夹着轮胎撒丫子开跑恨不得脚上长出轮子来。


然而已经晚了。蝙蝠样的黑色斗篷忽地遮住了光线,将他们笼罩在阴影其下。




TBC




写文五分钟,找敏感词俩小时

又,敏感词居然是爆弾而不是恐怖分子,这我哪儿找去

评论(15)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