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02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02.

Jason后撤半步,做出备战姿态。然而蝙蝠侠却没有像往常一样上来直接动手,只是站在路灯上将自己隐藏在斗篷里,沉默地看着他。

顺着蝙蝠侠的视线,Jason慢慢低下头,看到自己怀里夹着的东西,他“啊”了一声松开了手。轮胎掉到了地上,发出沉闷的声响,另一边的小孩则是脚一落地就要开跑,被Jason抓着领子揪回来原地踏步。

上次——之前——现在——就是Jason那时遇到蝙蝠侠什么反应来着?记得是他呛蝙蝠侠在哥谭乱停车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蝙蝠侠开怀大笑,对有人敢向蝙蝠车下手感到不可思议。

确实,看到一个小毛头摆出一副在道上混的样子,公然挑战所有人都畏惧的蝙蝠侠,被抓住了还要嘴硬,确实是一件很好玩的事。然而现在呢。Jason打赌蝙蝠侠肯定笑不出来,他或许还在琢磨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这一大一小敢组团偷他的轮胎,蝙蝠车的轮胎那么好卖吗?

如果这样下去,他们三个人也许会在这种互相摸不到底的状况下僵持到天亮,Jason决定先下手为强。

“您好,先生。”Jason抬头眯起眼,佯装被根本看不见的路灯光晃了眼,“我家孩子,嗯,一不小心顺走了你的东西,我这就让他还回来。”

“谁是你家……嗷。”

少年挨了一个暴栗,他痛到飙泪,狠狠地盯着Jason。Jason则是凑到他耳边恐吓:“你想活命就听我的。”

蝙蝠侠是吃小孩的。记得有一段时间这个都市传说非常火。

少年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在莫名其妙从天而降穿花衬衫看上去哪儿都不正常的陌生人和蝙蝠侠之间,他选择花衬衫。

“谁让他敢把车停在这种地方,该庆幸我只是偷了轮胎。”少年嘀咕着。

蝙蝠侠一展披风,从路灯上跳了下来。如同蝙蝠一样的黑影在空气中流动,看上去潇洒极至。

Jason嘴巴鼓起来不让自己笑出声。

这是年轻的蝙蝠侠。能够从他下巴的轮廓上看出来。那身还未升级的装甲,紧绷着保持威严的姿势与习惯,都是Bruce年轻时的样子。Jason不得不相信他确是回到那个时候了。

“一个孩子是怎么破解蝙蝠车的安全系统的?”压得比低沉还要低八个度的声音从面罩下传了出来。

Jason:“噗。”

其他二人的视线集中在了他身上,Jason咳了一声,用手拍了一下少年的背。少年嘟囔着:

“不就是几个传感器,也没高级到哪里去。”

蝙蝠侠怀疑地看着二人,他最终面向Jason:“你是他的监护人?”

Jason脑筋飞快地转动:“对,我是他的……叔叔。”

确实,除了青年头上有一缕白毛之外,他们的脸就好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似的,说是亲生父子都有人信。蝙蝠侠收起了审视的目光。

Jason看到他肩膀松了下来,猜测大约是警报解除了。

“你才不是我叔叔!”

少年叫了起来。这么下去,要是搞定完了蝙蝠侠,他就得跟着这个陌生人走了。谁知道这个花里胡哨的家伙是不是什么拐卖儿童的,要把他卖给变态有钱人。

“不,Jason,我是。”从自己嘴里叫出自己名字真是够怪的,但Jason还是用一种让人起鸡皮疙瘩的爱怜目光看着少年:“你不认识我,但是我找了你好久。我是你父亲的兄弟,我是Willis的——弟弟。”

Jason深吸了一口气,吐出那个单词的同时宛如在对过去做道别。

“Catherine……应该还记得我,你不信可以回去问她。”

“我不相信你。”

“现在不是谈论这个的时候,过后我再慢慢解释。你只要知道一点,我找了你们很多,很多年。”Jason摸了摸少年的头,然后看向蝙蝠侠:“首要的事情是,要把轮胎还给这位……义警先生。”

少年双手插兜,在前面带路。Jason自己也记得自己把卸下来的轮胎藏到哪条巷子,但是他现在心里很乱,非常多的事情堆在他脑子里。Jason看着Bruce——蝙蝠侠接通了通讯器和谁说话——对面应该是Alfred。他会怎么形容今天的事情呢?也许不再是个笑谈了。

 蝙蝠侠没有追究下去,这是好事。Jason当然知道蝙蝠侠为什么不追究,Bruce和Dick之间的烂摊子还悬而未决。现在的Bruce可以说是成为蝙蝠侠之后最脆弱的时候之一,他心情烦躁,怀疑自我,还丢失了搭档。就算是Jason进入他的家庭之后,这种状态还持续了好一会儿。要是Jason是Dick那样的好孩子说不定就能宽慰他了吧……不,那样也许不好。蝙蝠侠需要第二个罗宾,但是Bruce不需要第二个Dick.

Jason没有多长时间可以出神,少年很快就装好了轮胎,搬开用以充当千斤顶的砖头,蝙蝠车又像新的一样了——前提是Bruce回去要修好传感器。

目送着蝙蝠车远去,少年冷不丁地对Jason开了口: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从哪里说起。”Jason伸出手,“我能握着你的手吗?”

少年表面上一脸嫌弃,但还是走近坐在台阶上的Jason,将自己沾满油污的手塞给他。

“你的父亲,你可能不信,”Jason斟酌着开了口,“虽然他是个人渣,但他是个好父亲。”

“我知道,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这个。”少年低声说道。

Jason有些意外。他记得自己是很久之后才慢慢体会到这一点的,但也许,他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是,你知道。那么我从何处说起呢。”

Jason沉默着低下了头。

少年看着低着头的Jason,放缓了语气:“也许,我是说,你想去我家吗?”

“不!”

Jason猛地否定,然后又摇了摇头,他站起身,依旧握着少年的手。

“我有一个问题……你饿吗?”

“蛤?”

三十分钟后他们在街边的24小时快餐店就座,Jason从身上摸出了钱夹,万幸他跟黑帮一样有随身带现金的习惯。深夜的服务员百无聊赖地坐在吧台玩纸牌,上完菜之后都懒得再往他们这边看一眼。

少年大口嚼着牛肉汉堡的时候Jason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不知道是否准时,但是也就这样吧。

“生日快乐。”

少年顿住,他抬起头,表情却不是感动而是狐疑。

“就算你。”少年打了个嗝,他努力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就算你这么努力地讨好我,我家也没什么东西好图谋的。更没有能给我们遗产的远房亲戚——这点你应该比我清楚。”

“我知道。”Jason拄着下巴,“要不然你怎么会去撬蝙蝠车?”

一提到这个,少年开始愤愤不平:“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把轮胎运走逃之夭夭了。”

“如果不是我,相信我,你会更惨。”Jason意有所指。

少年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自顾自陷入了假想:“如果我自己碰上他,我就给他一撬棍。这一带我很熟,逃跑不成问题。”

Jason摆出一副不赞同的模样耸着肩。

这个年纪的孩子都这样,刚刚能站稳脚跟,就以为天下无敌了。诚然,地头蛇有地头蛇的门道,但是过几年他们就该知道宁惹大毒枭不惹蝙蝠侠了。

“总之,谢谢。”

少年说道。

时间快要过12点,这是他今天收到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生日祝福,差一点就赶不上了。

早上起床的时候母亲还在睡,也许是晕着吧,谁知道。他不指望母亲能记得他的生日,但是偶尔她清醒的时候,那一天可比生日快乐多了。家里的粮食快吃完了,他得出来想办法弄点钱,如果不是之前藏在柜子上面的存款被母亲翻出来买了毒品的话……

算了,追究已经发生的事是没有意义的。少年一如既往地不去思考那些事,能多活一天就是了,街上的孩子有的是办法。去偷,去抢,去骗,为了活命,没有胡思乱想的时间。

运气不好的是,今天收获为零。风中有些不安的气息,大家都变得紧张兮兮,一不小心撞见了毒品交易,还跟他们打了一架。

最后铤而走险去撬蝙蝠车的轮胎,又被蝙蝠侠抓了个正着。要是真落在他手里——

少年打了个寒战。也许遇到这个“叔叔”不是个坏事。

“回去吧。”少年说,“时间有些晚了,但是我妈应该不会介意,你可以睡我的房间,毕竟我们没有沙发。”

Jason不想回去,他端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不要回去了,要不就这样带他离开吧。

少年奇怪地看着他,皱眉笑道:“你要住在这里吗?”

Jason看着少年那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双眼,又想:我在想什么呀?

“我们回去吧。”

一路上,Jason看着破旧街区,公寓楼道,熟悉得就像昨天才来过,却又陌生得可怕。仿佛灵魂被抽离了身体,别的什么东西钻进了躯壳,控制着他行动。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又无心阻止。

少年从身上摸出钥匙,打开了大门。今天门上没被多踹几个脚印,还算不错。

Jason站在门外,没有迈进去的打算。少年也没管他,直接进了门。

“妈,我爸的弟弟来——妈妈?!!”

伴随着一声绝望的喊叫,十二点的钟声响起,整栋大楼在沉重的金属声中震颤起来。


TBC


赶上了,大家七夕快乐啊

评论(6)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