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03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又,

稍微写多了一点,所以晚了半个小时,姑且还是算日更吧TvT


//////////////////////////////


03.

少年在浴室中发现了空针筒,翻倒的凳子,电话,散落一地的白色粉末,被扯下的浴帘。母亲倒在空的浴缸里,身体冰冷。

这不是一个小时或者两个小时的事。早上出门前少年才看到母亲爬起来,走向浴室。他想提醒燃气停掉了,不过这种事他们已经司空见惯,她也许只是去找藏在柜子里的毒品。那么母亲是什么时候死去的呢。

Jason走了进来,他用手指探在Catherine的颈部动脉的位置。如他所想,一点生的跳动都不存在。他曾经慌张地打过911,送到急诊室也不过是听医生亲自宣布死讯罢了。

“过来,Jason.”

Jason叫着自己的名字,但是少年只是跪在浴缸前低着头。

“她死了。”

少年沉默不语。

Jason用鞋子捻开地上的粉末,基本没有杂色和结块,是纯度非常高的四号。以前的Jason不了解,但是现在他知道了。Catherine不会不知道这种该用多少剂量,她怎么能……为什么她要做这种事。

“她抛弃你了,Jason。”

“这是个意外。”少年开始清理母亲身上的呕吐物。

“也许这样更好吧。”Jason耸了耸肩,“她不会再感到任何痛苦了。她也不需要用毒品来麻醉自己的神经。”

真奇怪,这像是别人的事似的。

Jason搞不懂自己为何一点触动也没有。因为这是第二次了?他隐隐察觉的东西似乎正变为现实:母亲是抛下他的。她不想再在这人世间苟延残喘,显然她的儿子拴不住她。

这样的事实对少年来说早点认清比较好吗?

“这是个意外。”少年声音低沉,有着隐含怒气的强硬。

Jason自顾自地继续说:“Willis去世后,她好好生活的希望就不存在了。之前也许不管怎么样,她还在你身边,就算是最后一点身为母亲的爱……但是她最终还是选择抛下你。你也解脱了。”

“你他妈的知道什么!”少年怒吼着,他站起身来,冲到Jason面前揪起他的领子,“你他妈知道什么!你算什么东西!”

带着愤怒的拳头砸在Jason的颧骨上。说实在的,一点都不痛。Jason刚刚经历了死亡一样的剧痛,现在这点小伤可以说是不值一提。少年没能打中第二拳,Jason很轻松地挡下了。少年的拳头砸在他的胸口,重击在被Bruce打断的肋骨上,让Jason的心隐隐作痛。

但是还好。

Jason伸手抱住了少年,少年不断挣扎着,Jason缩紧了手臂的力道,伸手轻拍少年的后背:

“好了……好了……”

少年沉重的哀号从他的胸腔中传出。像荒原上受伤的狼,对着月亮嚎叫,一声接一声,是没有尽头的悲伤和孤独。

昏暗的电灯闪烁了几下,熄灭了。

只有从天窗中透出的一点光亮,照耀在他们身上。Jason坐在地上,少年已然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蜷缩在他怀里睡得像只可怜的失恃幼猫。Jason盯着天窗看了半天,然后将视线移到Catherine身上。

Catherine枕着自己的手臂,静静躺在浴缸里,面容如睡着一样沉静,和活着时没有什么分别。

Jason像是看到什么荒唐事一样笑了。

“还活着的话,就别丢下我一个人啊。”

 


少年早上醒来的时候,看到Jason正举着一张百元大钞在看。

“你在做什么?”

Jason收起了手中的新版纸币,摇了摇头:“没什么,吃早饭吗?”

“……”

两个人围坐在桌前,默默吃着三明治,谁也没说话。Jason昨晚将Catherine搬到了床上,盖上了白色的被单。他还清点了一下手头可用的现金,有一半因为印刷年限和新版的问题不能用,满打满算也只剩下三百多美元,这还是他模仿暴发户在钱包里塞满现金的前提下。

接下来做什么。

这不是Jason的时代,他是说,没有人认识“他”。现在别说是装备了,身上甚至连一把枪都没有。没有为了各种情况预备的安全屋,没有任何朋友,连Talia也还不认识他,这样怎么白手起家呢。

“……我自己要去……”

回过神来,Jason发现少年在说话,他抬起头,疑惑地看着少年。

“我是说,我要去一趟殡仪馆。”

“哦,我打电话了。他们一会儿过来,我正打算和你商量。”Jason吞下手中最后的一块面包,“他们会带医生过来,还有处理后事。这样做你不介意吧。”

少年慢吞吞地嗯了一声。说实在的,Jason有点摸不准他在想什么。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在想什么,对于自己来说这几天像噩梦一样,但是梦醒了还要为了生活奔波,直到被Bruce塞进孤儿院。

啊,是Bruce处理了自己母亲的后事。

Jason慢慢想起来了,当时蝙蝠侠把自己送回了家,然后就看到了发生的一切……这些记忆好像被摔碎了一样,需要慢慢拼凑。那时他也像现在的少年一样伏在Bruce肩头哭泣了吗?也许是没有吧,Jason不记得自己有那么亲近他的时候。心脏像是被揪起来了一样又开始隐隐作痛,有些他强压下去的感情在躁动,他还能控制它们多久。

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谈话的时候Jason心不在焉,听到最简单的下葬仪式也需要三千美元的时候少年抓紧了他的手臂,Jason才回到现实。贫民窟的人就连死亡都不存在自由。

“我如果把房子退租,大概还能拿到一笔钱。”少年苦苦思索着。

“你觉得这种地方能值3000美金?”Jason懒洋洋地翻看着丧葬账目表。末了他把传单往桌子上一拍,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记得给Catherine供货的毒贩吗?”

 

晚上还开着警车在路上晃的家伙多半是打算赚点额外收入,Jason袭击警官的时候一点心理压力都没有,谁让他以为Jason是嫖客还打算敲一笔呢。

扮演迷途羔羊的少年眼睁睁看着Jason一拳就撂倒了和他一样壮的警察,扒下对方身上的制服飞快地套在了自己身上。Jason把皮带往里扣了两个,一个很是像那么回事的GCPD小警官当场诞生。

Jason把真警官扔进了后备箱,对少年一扬下巴:“上车!”

“我坐副驾!”

二人大摇大摆地把车开进了海港区,隐藏在集装箱的暗影中。少年昨天听到了毒贩们关于今天交易的三言两语,加上Jason对整个城市贩毒网络的情报记忆,稍加推理他们就找到了这个地方。

Jason爱惜地擦着从车里搜出来的格洛克19,检查了里面的子弹数。虽然只有15发,但是稳定不错,一枪一个应该是没问题——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但是马上就把疑虑抛诸脑后,举起手枪预备瞄准。

“你确定不会有事?”

“看情况。”Jason耸耸肩。

少年点点头:“来的人太多咱们就撤。”

“不,我是说只要碍事的不来就行。”

“你是说蝙——”

“嘘。”Jason终止了谈话,他们将注意力集中到车外。从不同方向开来了几辆车,在空地停住。先是从车上下来了几个彪形大汉,接着交易的主要人员走了下来。Jason一眼就认出了其中的毒贩老大,那是他第一次和Bruce剿灭的贩毒团体。

“这……看样子是很大的交易。”少年有些犹豫。Jason也在斟酌,不过他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双方确认了货物与现金,差不多要结束交易了。Jason确信周围没有老蝙蝠的影子,他没管少年的阻拦,猛地开响了警笛,从暗影处冲了出来。

“GCPD!不许动!”

毒贩们一惊,正要作鸟兽散,有人看到了只有一辆警车,大喊“冷静”,他们纷纷回转,又聚在了一起,打算对警察下手。

Jason冷笑,本来也没打算这么简单就能结束。他对藏在暗处的少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猛地打开车门,将卷成一团的花衬衫扔了出去。对面的枪口冒着火舌,将衣服打成了筛子。

“不对!”有人叫喊着。这时Jason早已熄灭了车前灯,趁着黑暗到了车子的另一边。

一枪。

“砰——”

最前面的彪形大汉被打穿了右肩膀,他惨叫一声,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众人又调转枪口瞄准开枪的地方。

Jason突然暴起,如同豹子一样两三步拉近了距离,一个翻滚捡起了地上的微冲,在所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阵扫射。近距离的子弹动能轻易地撕开了皮肉,Jason冲进人群,踢飞了枪,看到少年不慌不忙捡起一只,他吹了个口哨。

惨叫声响彻了整个海岸,三分钟之后,地上只剩下Jason一个人还站立着。他扔掉打空了弹夹的MP7,揉了揉耳朵。没带头罩的状态下,这些枪声可以说是震耳欲聋,让Jason有点不适应。

转了一圈后,确认没死的也都晕过去了,Jason正想叫少年过来,一转身却看到少年就在他身后,正搬开一个满身是血的人,从底下抽出了箱子。

“有密码。”他举起来给Jason看。

Jason回手一个点射,箱子的锁崩开,露出里面满满的美钞。

“回去吧。”Jason打算先把警官抽醒,然后再跑路。有了这些钱起码一段时间内有了立足的基本,毒贩们找麻烦也只能找到GCPD的头上,在站稳脚跟之前不需要吸引那么多注意力。

少年没动,他拎着箱子站在原地,看着一地的狼藉。

“他们都死了吗?”

“有没死的。”Jason看着脚下昏迷过去的保镖之一,“我打断了他的腿,他只是失血休克了。”

少年沉吟着:“他们……”

没错,是他们应得的。Jason在心里回答。但是少年的话却出乎意料。

“他们是不是也有孩子呢。”

Jason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在脑中把这句话又咀嚼了一遍,但还是感觉不可思议。他会这么想吗,那时的他还会这么想吗?他对上少年的目光,在黑暗中,他们二人都显得有些迷茫。

“……”Jason张了张嘴。

“什么样的人死了才不会有人悲伤呢?”

这句话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又像是在问Jason。每一个字都敲在他的心脏上,Jason低声笑道:“也许是我这样的人吧。”

少年也许是没听到他的话,转而看向了另一边。分装的毒品散落一地,几个袋子破了,被风吹散到海里。少年捡起其中一个,盯着里面的白色结晶。

“就为了这个。”

少年嗤笑道。

Jason把袋子扯开,尽数倾倒到海里。他看着少年,想起来也许今后自己还是得管这个。“你知道怎么辨别海洛因纯度吗?”

少年扬起眉:“知道一些。”

“很好,这种东西还是要知道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用。”Jason用手碾碎了一点,“这种颗粒的就是加了稀释剂,水合盐出来的结晶。一般这样的货里面都会掺咖啡因……有时间记住它的合成式,对追查原料来源很有用。”

“为什么我还得追查原料来源?”

Jason咳嗽了一声。少年用手捻起一点,放到了嘴里。

“呸,味道很奇怪。”

“哈哈那当然了,这又不是香料——”

他的话音戛然而止,风中传来呼啸而过的声音,Jason的笑容僵在脸上,巨大的黑影已然降临此地。

蝙蝠侠看到一地的狼藉表情沉重,进而注意到了站在栏杆旁的二人。他的视线转移到Jason手中的毒品和少年的身上,错愕很快变成了暴怒。滔天的怒火几乎在他身上化为具现,如同地狱修罗。

“你——!!”蝙蝠侠的咆哮声还未传到,他的拳头已然重重击中了Jason,将他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TBC

评论(5)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