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07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07.

    时间已近傍晚,全拉上窗帘的房间就更显昏暗,只剩下数个电脑屏幕发出蓝幽幽的光。不大的公寓地上全是各种电源线与数据线,错综复杂,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整个房间一片寂静,只有规律的敲击机械键盘发出来的声音,而做这件事的人正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将自己埋在了电脑里。

少年进家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少年退了两步,走到外面,确认了一下门牌,再看看自己手里的钥匙,点点头,然后又走进门:

“Hello?”

Jason从主机堆里探出头:“Hello.”

少年把手里的快餐袋子递了过去,皱着眉看着一片狼藉:“这又是在干什么?”

“搭服务器。”Jason接过袋子,看少年小心翼翼地绕过排线,“你怎么回来这么晚?”

“有‘欢迎仪式’。”少年意有所指地耸耸肩。

“这些有钱人家的小鬼也玩这个?”Jason有点吃惊,毕竟他那时可是安然无恙没人敢碰他一根手指头。当然,他坐着豪车上学,名义上是Wayne家的养子,够胆找他麻烦的怕是不多。

“嗯哼。”少年扬起下巴,“不过他们都不经揍,没什么意思。”

Jason从袋子里拿出汉堡看向少年,少年摆手说自己吃过了。Jason后知后觉想起一件事:“我好像没给你这么多钱?”

“从小少爷手里赢过来的。”少年不以为意地凑过来看电脑。

“这就是‘欢迎仪式’的礼物?”Jason笑道。

“没什么。你这是做什么的?”少年指着蓝色屏幕上的代码。

“搭建VPN。你看这里的映射,配置完成后你就能在外网访问这台服务器。”Jason拍了拍手边的一台主机,黑色机箱里传风扇持续的嗡嗡声。“挡住蝙蝠侠的探查,以后就万无一失了。”

少年歪着头,似懂非懂。

“我从头教你。”Jason拉过键盘,开始滔滔不绝。

很多东西正如Bruce当年教给他的那样,有趣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他还要原封不动地教自己一遍。不过这些东西少年能不能用得上呢?很是个问题,大约还是要取决于他自己。

想到这里,Jason随口问道:“你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想做的?洗个澡睡觉吧。”少年打了个哈欠。一整晚都在开动脑力跟着Jason飞一样的教学进度,现在确实有些困。

“我是说,以后,未来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少年扶着下巴陷入了沉思。Jason不禁对自己感觉到好笑,这个时候的自己能想些什么,无非是想成为蝙蝠侠?而少年现在对蝙蝠侠深恶痛绝。

“以后再说吧。”Jason揉乱了少年的头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

少年跟在他身后:“说起来,我刚才就想问了,你的脑袋是怎么回事?”

“?”Jason摸了摸自己的头。

“你之前不是把头发染回去了吗?”少年指了指额前的头发,“说什么这样太显眼容易被发现,现在怎么还是白的?”

Jason对着客厅窗户上的倒影打量起自己来。那天从飞机上掉到这里之后,额前就多了一绺白发,他怕这个作为标志被人追踪,那天给少年易容的时候,同时也给自己染了发,怎么又变回去了?难道是因为卫生间没装镜子,自己的手艺退步了?

“一次性染发剂不怎么牢靠啊。”Jason嘀咕了一句,还好今天戴了帽子出门。

“居然是哥特式,恶趣味。”少年点评道。

“睡觉去。”Jason挥手赶走少年。

 

这几天白天公寓都只有Jason一人,他把电脑系统整个搬进了自己的卧室,客厅里还像之前一样空了下来。征求少年的部分意见之后,他们逛了很多超商和家具店,很快就把房子布置得像模像样。少年有时也会普通地笑起来,这在以前是看不到的。

Jason按照自己的记忆找到了他小时被Bruce收养之前待过的救助中心,收集了一些他们让儿童当罪犯的证据匿名交给了可靠的警察,这下不用靠蝙蝠侠,这个犯罪窝点也被端掉了。Jason在整顿过后的无家可归青少年救助中心找了份兼职,里面全都是不好管的小刺头,和少年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如果哪天我死了,一定是气死的。”Jason常常绝望地倒在沙发上,把《发展心理学》当做圣经盖在自己额头上。

少年表示你这是自作自受,搬开Jason的腿,在茶几上完成他每天的读书作业。

说起这个,在某次接到了证券经纪人的推销电话之后,Jason想起了一个正当累积财富的方法。Jason中学时期某次的实践作业要求他们去调查股票的运作原理,然后分析建立虚拟股市。在那次的作业中,Jason不仅得到了A+,还记住了近十年的股票交易行情。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说,那是“未来”的事。

Jason拿出一半的钱投入了股市。除了那些知识之外,韦恩集团,莱克斯企业,奎恩工业等巨头的动向他也是了如指掌,完全是动动手指就有钱入袋的典范。

不过就算是挣到了钱,他们平时也没什么日常开销,周末最多一起去泡图书馆,Jason恨不得马上把所有自己会的东西都教给少年。所幸少年像以前的自己一样吸收知识飞快,按照Jason开的书单,一本一本翻遍市立图书馆。同时Jason完全不担心会在这里碰到他不想碰到的人,韦恩庄园的藏书那么丰富,Bruce会莅临这种地方才是怪事。

“下雨了。”少年敲敲Jason的书,指了指窗外。

“在哥谭下雨还是什么稀奇事吗?”

Jason不以为意。天色昏暗下来,偶尔有闪电划过天空,街上的行人纷纷裹紧了大衣行色匆匆。Jason看了一眼时间,图书馆快要闭馆,也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考虑到青少年的身体还在成长,他合上手里的德文书,把帽子扣在少年头上:

“走吧,回家了。”

然而少年拖着Jason来到了街对面。刚刚在窗户能看到的地方,有个人正枕着酒瓶子睡在长椅上,全然不顾雨水已经打湿了他半个身体。这恐怕不是五点以后才喝酒的人能醉成的样子。

Jason叹了口气,在救助中心做久了,没办法对这种事情视而不见,他伸手去拍那人的肩膀:

“你还好吗?”

那个人一翻身,闭着眼睛挥开了Jason的手,反应速度之快让人吃惊。兜帽从他脸上滑下来,露出一头红发。

不是吧。

Jason面无表情地转身拔腿就走。

“干嘛?”少年拉住Jason。

“不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Jason回答。

“怎么不在了,好歹,算个……青少年?”少年审视着“醉汉”颇为年轻的面容。

“你看看他的衣服,全都价值不菲。他不算的是‘无家可归’。”Jason拽起红发的衣服几乎把人拎了起来。

少年非常认真地看着Jason:“这样却没有人管,不是更可怜吗?”

好吧。Jason无话可说。他要给孩子做榜样,不能铁石心肠,父母的以身作则是最重要的,书里就是这么说的。

Jason拍了拍红发青少年的脸,对方迷迷糊糊地半睁开眼。Jason算了算时间,现在他应该还没和绿箭侠决裂什么的,估计只是前期的青春期躁动而已,来哥谭是为了找……Dick?

“Dick在布鲁德海文。”于是他直接这么来了一句。

Roy努力睁开眼睛,一脸迷茫:“你谁?”

啊,完了。Jason忘了这个Roy不是那个能帮他打掩护的Roy,他们之间的交情还差着好十几条马里亚纳海沟。

“快,你那有迷药吗,吃了就失忆那种。”Jason对着少年伸出了手。

少年:“这个人是怎么得罪你了???”

说归说,Jason还是把Roy送到了救助中心。Roy醉得有点厉害,Jason费了不少力气才给他换下了湿衣服,人扔到了空出来的床位上。

少年在Jason的要求下先回了家,独自等待烘干机结束工作的时候,Jason坐在旁边叹了口气。他一直觉得拯救自己就够费力的了,但是少年表现得却出乎意料得好。看来脱离了蝙蝠侠一切都会变好的。

那么到了现在,他是不是有余裕去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了呢?

比如面对这种情况,他能做的有多少?

他现在不是Roy的搭档,朋友,或是任何,就连旧识都算不上。而再过不久,Roy就要因为绿箭侠的教育方式问题和他决裂,染上酗酒的毛病,到了就算是黑金丝雀和Dick也无法劝解的地步。

这算是Roy的必经之路吗?他因为这件事对很多事情有了不同的认识,他最后也确实改正过来,踏上了属于他自己的道路。那么就这么放着不管?还是说如果他不会酗酒的话,是不是变得更好?但是……这是能避免的事情吗?

Jason思索良久。最后,他打开Roy的手机,摁下了Dick的电话号码。


TBC

评论(30)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