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2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12.

Jason睁开眼睛。睡得太沉,身上有种无力感,几秒后大脑才开始运转,他眨了眨眼。

“起床了?”

来人端着托盘,上面是薄煎饼和炼乳,旁边还有一杯橙汁。他把托盘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俯下身来用脸颊试了试Jason的体温。

“退烧了,还好,今天还要休息吗?”

    Jason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不了,再不做法学课作业我小组的同学会杀了我的。”

    青年笑了出来:“那你快起床吧。”

Jason安静地坐在床上吃着薄煎饼,从敞开的房门中能看到叔叔在厨房看早报,像个七八十年代的大叔一样,拿着铅笔在做填字游戏。

今年是升上中学第二年,开了选修课之后陡然忙了起来,尤其是选了拉丁语和法学课之后,他连和叔叔学搏击的时间都没有了,加上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感冒,想想那些堆积的事情他就打怵。

学习是件好事,能知道点新东西总归是快乐的,但是日复一日沉浸进去却不知道自己想干嘛,心底无端生出一点恐慌来:难道就这么随波逐流了吗?

门门功课都拿A,在学校名列前茅,参加社区服务,锻炼身体,四处旅行,增长见识,变得像是中产阶级家的小孩一样,好像他见过的哥谭的阴暗面不复存在。这事情真的奇怪,他一直觉得怎么会有人那么不食人间烟火,总把人往好了想,但是如果他从小也是那种生活轨迹,估计也不会精明多少。

——但偶尔窥见的黑暗总是让他觉得窒息,他逃不出去的,而他也不想逃。

叔叔把Jason送到了他和同学相约做作业的家庭餐厅,几个青少年一脸羡慕地看着青年穿着一身拉风的皮夹克,戴着帅气的摩托车头盔,骑着机车张扬过市。

“你们好,孩子们。”青年笑容满面地对着他们打招呼,瞬间收获了一堆星星眼。。

Jason老大不乐意地在背后捅了捅青年:“走啦!”

几个孩子目送着青年骑摩托离去,没等Jason坐稳就七嘴八舌议论起来。

“他太帅了!”索菲捧着脸几乎尖叫出来。“我可以死在他的眼睛里。”

“说真的,你叔叔真是我见过最酷的叔叔,”男孩希里亚煞有介事地说道,“他是家长委员会的红人!”

艾尔轻咳一声,拿捏起嗓子:“这事到底怎么办呢?我们还是问一问托德先生吧。”

几人哄堂大笑,Jason瘫在座位上生无可恋:这回我可真像是个中产阶级家里的小孩啦。

旁边有几个无所事事的家伙打量着四人组,Jason注意到了他们。家庭餐厅也许不是个好主意,也许他们该去冰淇淋店什么的,但是这里他们更能敞开讨论问题,因为有熟人。

“你们到齐了,准备好点什么了吗?”Abby走过来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

“Hello,Abby.”Jason站起来和她拥抱了一下,旁边的视线更刺人了。Jason瞥了一眼对方,得到了一个具有挑衅意味的眼神。

“我叔叔刚走。”Jason说道。

“我知道,我又不是只为了他。”Abby撇撇嘴,

说话间其他三个人已经选好了点单,Jason要了往常的套餐,Abby收走了菜单去后厨下单。

“我父母现在还不让我吃垃圾食品。”泄愤似的点了一堆炸鸡的艾尔说道。

Jason戳着可乐,稍微偏头,刚才那个对他示威的青年用拇指在脖子上一划,然后点点Jason。这挑衅可真是太低级了,Jason连白眼都懒得翻。

在店里的时候风平浪静,他们每个人都给了相当可观的小费,作为占用桌子的补偿。Jason给服务中心的人打包了一些,和同学道了别。他单肩背着包,哼着歌拐进了小巷。

有人刚从巷口露头,等候多时的Jason一拳砸了上去,那人大叫一声捂着鼻子摔了个四脚朝天。

“你!”刚刚在餐厅里为首的青年看着脚下翻滚的手下,大骂起来。

“你什么你,你们找我麻烦还不准我还击吗?”Jason手插着兜耸肩。

对方冷笑,一挥手,几个人把Jason围在了中间。他们看上去比Jason高一头,满脸凶狠,捏着拳头靠近。

“你个富家小少爷打过架吗?不知道天高地厚。”为首的人轻蔑地看着他。

这句话把Jason惹毛了,他沉下了脸,把包扔在一边,俯下身子猛冲过去,揪住对方的衣领,一个头槌撞断了他的鼻子。

“一对多肯定是吃亏的,所以一定要先把老大撬了。”这是Jason他叔叔的教诲。

青年痛到嚎叫起来,喊着其他人让他们把Jason拉开,但是Jason就是揪着他的领子,每一拳都把他往死里揍,直到他大声求饶为止。

“别再去纠缠Abby,听见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对方连连答应。

Jason威吓似的举起拳头,混混吓得一缩。Jason哼了一声,放开了他;“不敢找我叔叔来找我?只敢欺负弱小,就你这样的也想追女孩?”

他从青年身上站起来,捡起地上的背包,在众人面前潇洒地离去。刚转过拐角,Jason就哎呦一声捂住了后腰,掀起衣服看看,果然青了一大片。

刚刚那几人有拿钢管的,Jason挨了好几下。不过总归是对方老大伤得比较重,这么一比还是赚的。

红头罩帮。一群无所事事的小混混组成的街头帮派,简直是最低级的犯罪体系,就算是当初叔叔不在他的面前出现,他也绝对不会成为红头罩,这群乌合之众中的一员。本来以为他们已经销声匿迹了,但现在看来他们还是聚在一起,像哥谭永远切割不掉的肿瘤顽疾。

 

Jason到了服务中心,看到叔叔正好在,他把打包的快餐分给工作人员,拿着一杯奶昔递给叔叔。

“洒了一点,不过还好。”

叔叔接过去,看了一眼Jason:“打架了?”

Jason摸摸自己的脸:“伤到这儿了吗?”

“你塞进裤子里的衬衫下摆被你扯出来了。”叔叔戳了他后腰一下,Jason尖叫一声跳开。“这次又是因为什么?”

“路上遇到群聚的帮派,被跟上了。”

“嗯哼。”叔叔喝着奶昔摇头。

Jason只得讲真话:“……Abby姐啦,我替她教训教训那帮什么红头罩混蛋。”

青年猛地呛到喷出奶昔,他咳嗽起来,抽出纸巾擦了擦脸。

“你怎么了?”Jason好奇地问。

“没事,没事。”青年摆摆手,“你伤得怎样?”

Jason兴奋起来,坐到桌子上:“我用了你说的方法,先对着老大一顿狠揍,把他打到快绝望之后……”

Jason坐在叔叔的位子上一边做作业一边看着电话,叔叔有时间去了趟收容所。事情办完之后天已经很晚了,办公室里没有人,Jason打开电脑玩了会儿游戏。一会儿叔叔赶回来锁门,跨上摩托车,招呼Jason:“走了。”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Abby.”Jason在风中喊着,“也提醒她一下。”

“不用担心她可是个硬角色啊。”叔叔答道。

话虽如此,他们还是绕道去了Abby工作的餐厅一趟,上最后一班的店员会从后门出来倒垃圾然后锁门,两个人就在后巷等她。时间已经到了九点过一刻,Jason手拢在漆黑的窗户上向内张望:“她是不是已经走了?”

突然里面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响,像是架子和厨具什么的噼里啪啦倒了一地,Jason慌张地看了叔叔一眼,叔叔从摩托上下来,一脚踢开了后门!

“啊——!!!!!”

一声高亢的尖叫冲破了夜空!


TBC

评论(28)

热度(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