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3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13.

Jason冲进了后门,在漆黑一片的地上有粘稠的液体蔓延开来。他闭着眼睛努力适应昏暗的光线,再度睁开的时候,他看清了倒在地上的人。

——是白天那个混混老大。

叔叔已经找到了坐在角落里颤抖的Abby,她手上还拿着刀。青年低声说着“没事了”,从她手里拿走了刀,伸手擦掉她脸上的血。Abby在青年怀里嚎啕大哭:

“他死了吗,他死了吗?”

Jason蹲下来探混混的鼻息,混混脸上还缠着纱布,一副惨不忍睹的样子。Jason对叔叔摇了摇头,把尸体翻了个身。左胸的伤口还在冒血。

“心脏。”Jason站起身来说道。

青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他抱紧了Abby,轻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他活该,活该!”Abby哭着大叫道,“他要伤害我,我迫不得已才……是他摔了一跤直接撞在了刀上。他该死!”

Jason用眼神询问着叔叔应该怎么办,青年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被丢出去的刀和现场的情况,眉头紧锁。

“我们能不能把他的尸体处理掉?”Jason提出。

青年还未说话,有几个人走进了小巷,在后门探头探脑。

“老大,你还没完事吗?——老大!!”

几个小混混一眼就看到了倒在地上的尸体。被翻过来的尸体脸向上,在透进来的月光下看起来格外可怕。

糟了。Jason想威胁他们不准说出来,但是在外面的小混混已经一哄而散,大叫着“打911!”。他拔腿就想追出去。

“Jason!”青年喊住了他。

Jason不可置信地回了头,却看到青年缓缓对他摇了摇头。

 

GCPD的警车很快来到现场,很久不和他们打交道Jason感觉有点陌生,他几乎是做梦一样看着警察给Abby戴上手铐塞进了警车,他大吼着“这是正当防卫!”也没有任何作用。青年还在和警察交涉,作为Abby曾经的监护人,他还在据理力争。

“我知道你的心情。”封锁现场的警官跟青年有过交情,他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她没有前科的话,很快。保释时我会通知你的。”

“谢谢。”青年看着警车远去,叹息不止。

Jason手插着兜,哼了一声:“他罪有应得,死得这么简单真实便宜他了。”

青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摇了摇头,他跨上机车:“先送你回去,我还要去警局做笔录。”

“她会没事的吧?”Jason坐在叔叔身后小声问道。

“嗯。”

Jason不确定他有没有听到青年的保证,暂且当他答应了。叔叔从各方面来讲都可以说是万能的,Jason也没见过谁能比他更厉害了。

连蝙蝠侠都不能。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Jason满脑子都是昨天晚上的事,上课也总是走神。叔叔的手机又一直关机,只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吼他去上学,之后就音信全无。

心急如焚的Jason放学之后直奔了服务中心,Abby刚被保释出来,几个人围在她身边轻声安慰。只有叔叔站在角落,叼着烟不知道在看着哪里。

Jason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叔叔身边:“事情还好吗?”

青年从嘴里抽出根本就没点燃的烟,在便携烟灰盒里碾碎,眉宇间有些烦躁。

“Abby的前科太多了,无证驾驶,入室盗窃,吸毒,抢劫。虽然都是她以前在街上游荡的时候做的,但是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未成年了,陪审团不会喜欢这样的孩子的。”

Abby刚刚满18岁,谁能想到这居然成了一件不好的事!

“可,可是,这次不一样,”Jason有些结巴,“这是正当防卫啊。”

“第二个坏消息。”青年揉碎了烟盒,手指用力到关节发白,“死的是罗马诺家族老大的独子——他还是未成年!”

Jason倒吸了一口冷气,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那个混混不就是街上普通的红头罩帮中的一员吗?他怎么可能是黑帮老大的独生子?这也太他妈奇幻了,为什么这种破事总是让他们碰上!

“据说那家伙也是离家出走,可能是被谁骗了吧,最后混到今天这样。”叔叔叹了口气,“只是个普通的小流氓而已,在哥谭这地方连底层的底层都算不上。他妈妈,那个意大利女人,在警局哭得肝肠寸断差点把屋顶都掀了。我们从后门勉强溜出来。”

“可是是他先对Abby动手的?他们怎么还敢在警察局闹事?”

“因为他们是有钱有权的黑帮。”

他们有钱有权,他们的能量有多大不言而喻,那么他们会怎么对待杀了他们的Abby呢?

Jason沉默了,他咬紧了嘴唇。身在哥谭这种地方明明应该对这样的事情很熟悉了,但是他却忘了!哥谭到底是怎么一个颠倒黑白的城市!

作为一个普通人他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时候只能指望蝙蝠侠那样的法外狂徒才能制裁犯罪吗?但是他倒是出现啊!Jason感到一阵绝望,他握紧了书包带,几乎把自己的掌心划出血。

“事情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叔叔说道,“就算是到了那时候,我们也会有办法的。”

Abby从人群的缝隙中看着他们,露出一丝苦笑。

 

Jason这一段时间都有些心神不宁,罗马诺家族的人如果打算不通过司法直接报复的话,他们根本防不住。所幸不知道叔叔在哪里有个安全屋,让Abby暂时住在了那边,平时饮食起居都有他们照顾。

“我本来没想这么麻烦你们的。”Abby有点过意不去。

Jason毫不在意地挥挥手:“算什么啊,我叔叔这样的人,你不麻烦他他都不知道做什么好了。”

Abby只是笑笑。平时那个活泼得天不怕地不怕的女孩已经不见了,她时常会坐在窗边就是平静地看着楼下的街景,好像在沉思着什么。被关在看守所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谁都没有细讲。也许之后哪一天她就觉得可以说了吧。

“总之我们就申诉无罪。”Jason抱着他借来的法典,一条一条解释给她听,“这就是正当防卫,除非有人栽赃,否则绝对没有能让你进监狱的理由。只要司法不定罪,出来之后你就离开这里,改名换姓远走高飞,到罗马诺的手臂也伸不到的地方去。”

“离开了哥谭,”Abby缓缓说道,“我又能去哪儿呢。”

一字一句都像是敲打在Jason的心上,他又何尝不是这么想呢?他们是这座泥潭里爬出来的,以为自己终于可以直立行走,奔向阳光,偶尔一回头看去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离开泥潭半步。

Jason勉强笑笑:“没关系,这事可以以后再想。”

“行啊。”Abby的笑容里多了一丝阳光,“以后再想吧。”

 

开庭时间到了。Jason坐在观众席里,旁边隔着过道大半的座位都被一群穿着西装的意大利人占领,坐在前排的女人顶着有些发福的身材穿着紫色小西裙,浓妆的脸上还有泪痕,但是却是一脸志得意满的表情。

有什么好高兴的。Jason不屑。他用家里的系统查过陪审团成员的底细,确保他们不可能都被收买。检察官也是一位很正直的人,他一定会公正地提交证据,只要陪审团确定是“无罪”,法官再怎么腐败又能做什么呢。

然而已经开庭许久,检察官和被告都没有露面。法官第三次击锤示意庭内肃静后,派庭警去查看。

“久等了。”检察官迈着方正的步子走进法庭,他身后跟着Jason叔叔以个人名义为Abby请的律师……以及低着头的Abby.

“嫌疑人已经达成了认罪协议,承认二级谋杀罪指控,最高刑期……二十五年!”


TBC

评论(19)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