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4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明明爆肝了却刷新不出来……大家在主页能看得到吗?

////////////////////////////////////


14.


Jason愣愣地看着检圌察官,他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是幻觉吗?他看向叔叔,叔叔只是坐在一旁,沉默着,双手交叠。

怎么会这样?还没有说一句话就结束了这场战争?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

一股无名的怒火窜入心底,几乎将他焚烧殆尽,他冲到了前面,对着Abby大声吼着:

“你怎么能签!你怎么能签认罪协议!!”

Jason几乎是喊破了喉咙,他的眼中蓄满了泪水:“那可是二十年!二十年之后你会变成什么样子!人生有几个二十年!你在做什么啊!!!”

没等法警过来把他抓住,叔叔已经把他拽了下去。旁边的意大利女人优雅地用手帕擦了擦眼角:

“你放心,不用二十年,在牢里她活不过一个星期的。”

Jason睁大了眼睛,他颤抖着,回头用哀求的目光看着叔叔:“你听到了吧?你听她在说什么啊……”

叔叔没有回应他的目光,只是皱着眉看向别处。

“你们听到了吧……?”Jason转向其他人,“他们就这么威胁人,就没有人能管他们吗?……你们就这么让他们做这种事吗?”

他看向法庭上的法官:“你们是听不到吗!法律是能让你视作儿戏的东西吗?”

没有人回答他。

大家只是站在自己的自己的位置上,目不斜视,好像带上了一层假面。Jason突然之间分辨不出他们的脸了。这是怎么了,一个18岁的女孩要把自己最好的青春搭在监狱里,这跟本不是她的错!还有人威胁要杀了她,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把她的生死当回事!

你们都是什么啊!!!

你们都没有心吗!!

为什么啊!为什么啊……Jason挣扎着,几乎要哭出来,为什么……自己无论年纪增长了多少,学到了多少知识,无论自己已经成为了什么样的人,为什么这样的事还是会发生!我都在努力改变了,我好好上学,我结交朋友,我不去做坏事,我一点一点地在改变了啊,我变成一个你们期望的好孩子了!为什么还是会有这样的事发生!

让人痛苦的事情就没有尽头吗,无能为力的事实就不能被改变吗。

人只要生为蝼蚁,终生都只是被碾碎的对象吗?

我该怎么办啊……

Jason看着Abby被带走,她对着Jason露出了一个艰难的微笑。Jason已经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她怎么还能笑出来呢?为什么要认这么荒唐的罪,难道你认为还有和黑圌帮协商的余地?他们只是要你死啊!

死了之后就什么都没了。死亡什么意义也没有,死亡就是死亡。

 


“我们回去了,Jason。”

叔叔在背后叫他。

Jason站起来,迈开沉重的步子。痛苦的情感撕咬着他的内心,他无处可躲。

人怎么可能会改变自己的命运呢?

他还记得Abby刚刚被叔叔带回来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一个完全的街头野丫头,父母不知所踪,在很小的时候就要依靠自己活下去,去偷去骗去抢,在秃鹫脚下啄食着遗漏的面包屑。要么被皮条客抓去当妓女,要么染上毒圌瘾为了搞到钱出卖一切,要么在哪次街头械斗中死于非圌命。

她这样的人,不知道什么是善恶,不知道什么是正义,不知道什么才是“正常的生活轨迹”。她以后会变成罪犯,稀里糊涂生下小孩,让小孩也变成罪犯,她们终其一生都不能脱离开这个怪圈,却还要被人嘲笑为底层,“天生的罪犯”,“无可救药”,“让他们都去死好了,没生在这个世界上就好了”。

这就是她们的现实,一点也没夸张。

叔叔一次又一次把逃跑的她揪回来,看着她坐在教室里听老师讲课,和那些同样十几岁的孩子做朋友。不准他们吸毒,不准他们喝酒,到处乱跑不务正业。叔叔会认真听他们的话,还帮他们找工作。那段时间不是很长,后来有一次Jason去帮他们上语法课,虽然大家都叫他小不点老师,但还是会帮他擦掉黑板最上面的板书。

Abby有一只眼睛视力不好,小的时候被人打伤过。所以她总是眯着眼睛,看起来好像在生气,其实只是为了辨认出那些整齐的英文字。

她后来变得开朗又有趣,不再满嘴脏话,也学会了帮助别人。她去打工,上课,还在准备GED考试。

但是她还是要死在监狱里了。

只要一点小的导火索,事情就会翻天覆地。

叔叔到底在做什么呢?

Jason茫然地盯着大厅的穹顶,来来回圌回的人们成了他眼里的倒影。

可他又在做什么呢?

有人挡住了他的视线,递给他一瓶水。叔叔回来了,他坐在了Jason的旁边。

“是我的错。”Jason低声说道。

“不,这不是你的错。”青年把手放在他肩膀上。

“这就是我的错。”Jason甩开叔叔的手,面对着他。“如果不是那天我故意挑衅他们,他们就不会去找Abby……都是我的错,母亲也是,全都是我的错,我从来就做不好任何事。”

“Jason!”青年握住他的肩膀,“你钻牛角尖了,这绝对不是你的错。回去睡一觉,好吗,把事情交给我就行了。”

“是啊!反正你是万能的,而我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Jason大吼,他站起来,向着大门外冲去。路上他撞到了一个黑衣人,那人摘下墨镜,凶狠的双眼瞪着Jason离去的方向。

 


Jason在家把房间所有的东西都砸了个遍,他的愤怒无处可去,只能伤害自己。拳头指节的地方有了淤青,他看着自己只觉得好笑。他甚至不敢去想Abby还有几天被转移进监狱。黑门监狱那么多的亡命徒,不会有人在乎一个无辜女孩子的死活。

他累了之后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Jason睁开眼睛,时钟指向凌晨三圌点。是叔叔回来了吗?他这么晚去干什么?

一股血腥味。Jason非常熟悉这种味道,他从床上翻身爬起,冲到了浴室。

青年带着浑身的血,正在洗手池边缓慢地擦去脸上的血污。

难道?Jason带了一点希望,他是去救Abby了?那么Abby人在哪里?

Jason跑出去四处张望,但是空荡荡的客厅里一个人都没有。

“你这是怎么了?”Jason又跑回去看着青年,“蝙蝠侠?”

“不,是罗马诺。”青年往水池里啐了一口血水,很快被冲洗干净。

“你受伤了吗 ?”Jason想去看看青年的状况,但是对方很明显地躲开了他。

“没事,都不是我的血。”

青年把那把格洛克扔在了茶几上。他脱下外套,一脸疲惫地坐倒在沙发上:“我去找的他们。能沟通之前稍微费了点事,不过最后还是上了谈判桌。”

Jason皱起眉:“你跟他们有什么好谈的,你指望他们撤诉吗?”

“那不太可能,毕竟Abby还是杀了人。主要是关于这件事的幕后黑手……”

“Abby是无辜的!”Jason大声反驳。

青年看了他一眼,叹气道:“你没听检圌察官说的案件情况吗?”

“他已经被收买了,有什么好听的。”Jason怒道,“无非是栽赃陷害,我肯定不会成为……”

“Jason,”叔叔打断了他,“在最开始的时候这件事就有很多疑点,只是你没有注意到罢了。”

“有什么——”Jason停下了质询。他想起了那过于干净的一刀致命的伤口。

“心脏在肋骨之间,很难一刀命中,而不伤到任何地方。”青年看上去很累,他用手撑着头继续说下去。

“可能只是她……偶然……”

“凶器是厨师的一把带有血槽的长匕圌首,而不是普通的厨刀。厨师本来一直是带在身上的,他反映那天的晚间时候他发现匕圌首不见了。”

“就不能是一不小心丢在哪里了,Abby捡到想还给他吗?”

“第三圌点。”叔叔说道,“那天晚上,是Abby打电话叫Cristiano F Ramano——就是那个混混到餐厅去的,我也查到了通话记录。”

Jason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他的手在颤抖,Abby是蓄意谋杀——不可能,她怎么可能会做那么愚蠢的事情。如果她打算杀了罗马诺,怎么可能会留下那么多破绽?

“她要C F Ramano‘单独前去’。”青年倒在沙发靠背上,“如果那天晚上我们和那几个手下都不去的话……”

“不会的!她最多是……想教训他一下,警告对方不要对别人——不要对我下手,之类的,最后起了争执才——她绝对不会想杀人的!”

“谁知道呢。”青年闭上眼睛,“我们都不在现场,除了Abby告诉我们的之外,我们对一切都是一无所知。”

“不会的!”Jason摇头,“你不相信自己的朋友吗!”

“我就是相信她!因为我知道很多人根本不把别人当一回事,而Abby恰好又是那种敢动手的人!”

青年猛咳起来,Jason的怒火刚要烧起,却发现他不断地咳出圌血来。

“你这明明就是受伤了!我们去医院!”Jason跪在他面前看着他,心急如焚。

“不去医院。”青年捂着嘴,“小伤而已,睡一觉就好了。”

“你他圌妈是有多恨医院!”Jason骂道,“为了你我都会做外科手术了!但你现在这肯定是伤到了内脏,你会死的。我们去找黑市医生好不好?”

“不行。”青年断然回绝,“罗马诺家族的人现在还没有冷静下来,肯定正满世界找我,现在去看医生就是自投罗网。”

他擦掉嘴边的血迹:“只是胃出圌血,死不了人。”

“你到底去做什么了啊!”

“我告诉他们不准动Abby.”青年在Jason的帮助下在沙发上躺下,“费了一番‘手脚’,加上用他们大佬的命做威胁。这件事背后有人在搞鬼,不然不会到这种地步……我可以提供线索。他们冷静下来之后就会接受的,他们不可能会放过伤害他们儿子的人。”

这句话提醒了Jason别的事情。他在那一夜之前也狠狠揍过那个罗马诺,他们家族的人竟然会忽略他?

“……你也是为了我才去只身犯险的吧。”Jason说道。

青年没说话,他揪过一个靠枕摁在自己脸上,压着自己的咳嗽。

“你为什么就只知道一个人出头,把我丢在后面安稳地享受着一切。”Jason哽咽着,各种复杂的感情让他痛苦得不能呼吸,“然后你再来嘲笑我吗?什么都不知道,无能,渺小,什么都做不到,只会发脾气!”

“我什么时候……”青年有些不耐烦。

“我就只有帮你通知蝙蝠侠这么点作用!”

“因为他妈的蝙蝠侠不杀人,这些黑圌帮会杀人!”青年几乎是吼了出来,“这也敢想跟着我?你他妈想死吗?”

“那么第一次的那些毒贩呢!他们不算吗?”

“你以为我没有为那次的鲁莽后悔吗!”青年一拳砸在沙发上,“每一天!我每一天都在为那一天的行为而后悔!万一你那个时候被流弹集中,或者有哪个没晕过去的毒贩给你补一枪!为什么很久之后我才发现你他妈不是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听不出来吗?你他妈如果是现在的我自己,我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因为死啊活的我他妈不在乎!我就该死在随便哪个地方!但是……你不是我,你不是那个我!你有着新的人生,你还知道关心别人,你有普通人的感情——那是我在之后的几年中完全抹杀掉的。你的身上有着新的可能性,你不是一个破破烂烂的我!你不是受了伤还无动于衷的我!所以我才教你那么多东西,让你去过富足的生活,远离一切能伤害你的东西。”

Jason只觉得浑身冰凉,叔叔话里面的意义让他无从捉摸,但最后几句话就足已让他沉入海底。

“我一直以为……”Jason慌乱地笑了起来,他站起身,“原来你是这么认为的,我是第二个你,是你的第二人生。我不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是你的附庸,只要按照你的想法成长就够了是吗?我只要过好生活,做好孩子,你就能看到你不曾企及的未来——”

“——原来我是这样的作用。”

他一步一步后退,脸上的笑容消弭无踪。他转身穿过敞开的大门,跑进了浓厚的夜色中去。

“Jason!……”青年想起身去追,但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他咳出一大口血,昏倒在了客厅中间。

一个沉默的黑影站在阳台之上,遮住了高悬的月光。


TBC


评论(16)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