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ddicted

说句实话现在人是已经疯了。
无心工作,只想看桶。

【Jason中心】献给你一生的花束 15

梗概:

Jason放弃未来回到了过去。

 

注意:

全年龄无CP,Jason中心向;

剧情向(?),主世界杂糅,捏造时间线,到处是私设,ooc预警。


八月的桶哥生贺连更结束啦!恢复不定期更新rzzzzzz

下次更新争取完结


////////////////////////////////////////////////////////////////////////


15.

    蝙蝠侠坐在蝙蝠洞的扶椅上,单手撑着脸旁,沉默地看着满屏幕的现场照片。

罗马诺家族的大楼被炸掉一栋,很多人进了医院。现场还有一些黑衣人全副武装地在巡逻,他们很硬气地拒绝了警察的调查要求,表示自己的敌人由自己来处理。

现在他们的敌人就躺在他身后。

蝙蝠侠微微转头,看向躺在诊疗台上的青年。青年苍白的面色说明了其失血过多的事实,他在昏迷中还皱着眉头。已经让Alfred帮他诊治过,分析出来的结果却让人大吃一惊。

青年微微动了动手腕,他的呼吸频率陡然放缓,看样子是已经醒了。蝙蝠侠走上前去查看,青年仍然一动未动。

蝙蝠侠微微低头确认青年的鼻息,就在这时,对方突然暴起,握拳就向蝙蝠侠袭击而去——

“铛啷”

青年看向束缚自己双手的铁链,“啧”了一声,认命地躺平。蝙蝠侠好整以暇地直起身,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要袭击罗马诺家族?”

“你就不能自己查吗,侦探先生。”青年用讽刺的语气回答道。

没错,蝙蝠侠并不是不知道。然而这件事的疑点却异常得多。法庭的裁决并无不妥之处,反而让人觉得罗马诺家族安分得过分了。果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青年看到蝙蝠侠神情复杂地注视着监视屏幕上的景象,他冷笑一声:“我没有对小喽啰下死手,如果有谁死了,那只能说他运气不好。你要因为这种破事把我送进阿卡姆吗?”

“不,在那之前我还有事情要问。你把整个罗马诺家族搅得天翻地覆,就是为了一个女孩吗?”

“……”青年闭上眼睛。他停顿了一下,睁开眼视野中仍是那曾经看了无数遍的蝙蝠洞顶。

“是因为小丑。”

蝙蝠侠皱起眉。

“罗马诺的儿子是个小丑狂热者,所以他会加入红头罩帮,不然以他的身份,谁能把他哄骗进去?”青年说道,“我受够了小丑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这次我要和他做个了断。”

“小丑现在可不在哥谭。你确定吗?”

“我有我的调查渠道。我不在乎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变态的情愫,但他休想再挡我的路,我可没有那么充裕的耐心。” 青年坐起身,他已经拆掉了手上的手铐,一边活动手腕一边四处张望着,“我猜想你在帮我监视那孩子吧,他跑到哪儿去了?”

蝙蝠侠从旁边调出一份记录:“他出境了。”

“什么!”青年急忙跳下诊疗台,冲到屏幕前,“我他妈的睡了多久?”

“三天。”蝙蝠侠面无表情地回答,“你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没有自觉吗……”

青年颤抖的手指向屏幕上Jason所购机票的目的地——以色列,他转头揪起蝙蝠侠的领子:“你他妈就眼睁睁看着他去这种地方?”

这是那个少年自己的选择,蝙蝠侠不知指责从何而来,只能沉默以对。

青年摇摇头,后退一步:“你从来就不在乎——无论是对于什么样子的我,这个事实从来没有变过……”

他冲出了蝙蝠洞。蝙蝠侠惊讶于青年对蝙蝠洞的熟悉程度,他刚想追出去,却听到了从通讯器传来了Alfred的声音:“确定小丑的位置了。”

 

三天的时间够一个人做很多事,这是Jason以前从未想到过的。

他现在正在埃塞俄比亚的一个城镇上。明天会有一辆卡车前往难民营,司机已经答应带着Jason一起上路。

从叔叔那里逃走之后,他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着。内心的绝望一点一点漫上来,他变得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了。一个替代品?一个,让人缅怀青春的小孩?一个监护人的附属品?

Jason搞不懂他叔叔,真的完全搞不懂他。刚开始的时候,他就像个没有感情的疯子,Jason从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比幽灵还要虚无缥缈。但是也许事实并非如此?青年给了成为孤儿的他一个家,那个家很温暖。青年变成了一个老好人,也许那是他本来的样子。他无所不知,比Jason所知道的任何人都要万能,从他身上学到的皮毛就已经够Jason做成很多事了。当叔叔去帮助别人的时候,他自己也在被帮助,他变得充满人情味,不再覆盖着面具。许许多多的孩子们敬爱他,虽然Jason自己不说,但是他确实为自己有这样的叔叔感到自豪。

但是叔叔的话却破坏了他所有美好的想法。叔叔又变回了带着面具的样子,冷漠地令人看不透。

自己是一个更好的他?他当自己是什么啊?亚洲家庭里的小孩吗?

相比之下,他之前的父母虽然说都很操蛋,但是他们是……真心爱自己的。

承认这种事情并不丢人,因为他想要的仅此而已。

Jason一路踢着石子,不知不觉地走到了他之前住的地方。他凝视着那个窗户,在他的父亲没有入狱之前,他们是有很多还算快乐的时光的。

哥谭的底层罪犯们就像不懂得人的性命有多宝贵似的,总是被眼前的事物蒙蔽双眼。就算是能赚钱,又能赚多久呢?杀了人就能解决眼前的问题,那么之后呢?

他叹息一声,坐在公寓的台阶上,看着蒙蒙亮的天空,身上是一阵一阵的寒意。

公寓大门吱呀一声打开,拎着垃圾袋出门的老妇人看到门口坐着人吓了一跳,她推了推眼镜,细看下去:

“咦,你难道是Jason Todd吗?”

Jason赶紧站起身来,他认出了对方是以前住在他隔壁的沃克太太。

“您好。”他打了个招呼。

“哎呀,从那天之后就没见过你了,怎么坐在这儿啊?快进来坐坐。”她二话不说拉着Jason走进了屋子,“正好,我有东西要给你。”

Jason从她手里拿到了自己父母的旧物。他和叔叔当时走得太狼狈,房东收回房子的时候扔了许多东西,多亏了沃克太太帮忙收着。

他回到房间,发现叔叔已经不在了。没有打斗的痕迹,也许只是自己离开了,Jason决定不去管他。接下来的事情好像顺理成章,Jason在旧物中发现了自己的出生证明,上面写着他的生母居然不是Catherine,而是一位姓名以“S”开头的女性。

Jason用叔叔的系统调查出父亲关系网中的S女士,揣上护照和现金坐上了飞机。他先是在以色列找到了一位,对方告诉他印象中Willis与名为希拉的女性相处过一段时间。

“只是那位女士——我可不敢恭维。”对方这么说道。

“我从没指望她会是个完美的人。”Jason回答。

可是,那也是他的妈妈。Jason的内心多了一丝雀跃。他很久没有感受到纯粹的,父母的爱了。如果能见到希拉,他的妈妈,他们之间该有多少说不完的话啊!

Jason躺在旅馆的床上,内心的鼓动让他难以平静。

明天,明天就能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了。

到了明天……


TBC

评论(24)

热度(138)